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油灯(外十二首) (阅读4456次)



⊙晚唱

是猩红的毡毯铺展在戈壁上
客人就要光临
是野牛血,等待一把匕首评品
是一首歌谣中的胭脂
是追忆,是告诫,是绝望
是匈奴人的伤,由红转为青紫

晚霞与乌鸦齐飞
其实,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晚霞只是秋风中想改变颜色的声音:
呱——呱

2001.6.16
      6.23改

⊙雁石坪


大雁叫碎的灯火
一个漆黑镇子的红色青稞

今夜,有多少人饱受饥饿
一个人饱受着思念的折磨

雁石坪以南
雪山,是吐蕃王默立的身影
他巨大耳环上的一点点银子
来自霜天雁唳

2001.9.2
      9.4删改


⊙河西走廊的风

   我的趣味
   是在历史经线与现实纬线相交的无数个点上
   确认自己的一滴热血
              ——题记




草尖上翻飞着蝴蝶
草根下必定有吹羌笛的白骨
吹露为花    吹石成沙

向西,向西——
我只借风的好力气
咣铛撞开玉门,一脚踏进盛唐



人有自己的霜
野花的血已经变凉

风刮落的果实是遍野的星星
风告诉你的肯定是它的经历

野花留下根
好像我的隐私得以保留

一朵磷火之后
不再有一声鸡叫

不要说破一切
不要跟风



风吹牛角弯
吹跑一口刀上的积雪
风呵,迟早会吹灭镶嵌在哥舒刀把上的北斗七星

风吹绿了我的怀抱
吹醒了你身体里的光和水
此刻,风若带来云,记忆就带来遗忘的嫁妆

历史不愿遗忘



溪水中的白石头
穷得干净
穷人的女儿扫过的地也很干净

风踏断她家门槛
风呀,无理的打柴人
来了又去了

花儿自草尖刮落
风刮掉帽子,自己追赶


雨后
一株有毒的花蘑菇
恍若彩色插图

经文,那是逃离风口的经文
鸣叫的飞禽带着天空逃向大地的边缘

2001.9.9
      9.16
      10.1中秋 删改

⊙祷告


神呵,睁开眼吧
让闪电回到白草手上
让缰绳抖动
铁马回到过去
霜雪回到刀剑
火回到
火,让我从这冬天的裂缝里
重新找见我以血涂红的脸庞

黄河如羊,贺兰如圈
我是用草木灰垫圈的西夏之王
让我把盛在髑髅中的血酒
浇遍日出到日落的地方
——让我的祷辞
是一缕垂挂在羊毛上的星光

1998.3.29 银川
2001.10.2改

⊙井


井底一粒金子
井口一颗小星
寂寞、寒冷的小星
汲水后离去的孀妇

黎明饮水的马
打着响亮喷鼻的热气腾腾的马
从一只结满冰的石槽上
抬起头来

且不说那井壁青苔,是平常日子里平常的花
且不说那花后面,或许隐藏着冬眠青蛙的美梦

2001.10.7—8

⊙雪景


积雪的山坡上
依次出现一只蜘蛛、一只彩蝶
在蜘蛛与彩蝶之间
在你我之间
用疼爱分发热量的太阳没有偏心

让那只蜘蛛追赶黑夜去吧
振翅的彩蝶是夏天投递的一封情书
经过秋天、你和我
将被山阴的雪收藏

此刻,只有我们的心跳
为寂静读秒
——哦,不要有风
如果有一点风声
我们的心立刻像两只脱兔
绕过眼前那丛蓬乱的荒草
跑向山顶离太阳最近的雪
跑进离黄金最近的白银

2001.10.30自马牙雪山归来后写

⊙十一月的法雨寺




黄河如线
自十一月的廊檐下
飞出的一只鸟
是显慧引线穿针的手

拿针尖在额头上探取
深藏于皱纹里的霜
然后,然后继续缝补一袭袈裟



法雨寺的钟声里
一棵树
通过它影子的小径
秘密回到一尾闭着眼睛念诵的木鱼那里



寺院里
一株和比丘尼同样清矍的黄花
正和西风交谈

放弃遍地黄金
放弃一切
阳光是黄花的舍利
阳光是她留给火与水的遗言

2001.11.16

⊙悲秋
            
            万里悲秋常作客
            百年多病独登台
                       ——杜甫

在这个无处下脚的秋天
每一片落叶
都将踩着一张熟睡的脸

黄河拐弯的地方
一前一后越出水面的鲤鱼
多像是醉酒的人斜倚在河床上时踢掉的鞋子

而水在流
而我还要走完剩余的路程

高高低低的落叶
我捉不住的脚步
我踩着你们了
——素面朝天的灵魂
我不想惊扰谁
但我来到这个世界
好像只是为了一路上向你们道歉

是的,我一直在不停地道歉

2001.11.17.黄河南岸

⊙土地


缓缓爬向海洋的土地
胆怯又新鲜
像伸长头颈观察周围的幼小的乌龟

在这幼龟爬过的土地上
有人用耆草占卜天象
有人在龟甲上刻写彗星扫过天庭的时间
有人咳嗽时变成了灰尘,还有古代死去的人
头顶野花重新回到尘世

这是既不增加也不减少重量的土地
我头顶烈日
走过祈雨的人群
灾害之年云集的乌鸦或者明天丰收的村庄
驱使这土地——这好奇的幼龟
爬向星月出没的海洋

2001.11.24
      12.8
      12.25删改

⊙油灯

我有一把
黄金的铁锹
在我泪水的阴影里
我彻夜挖掘

我寻找一粒豆子
它如何忘了发芽
我诅咒一粒蓖麻
它偷走了我红色的毒药

我把这
黄金的铁锹
深深踩进黑暗的土壤里

我要翻出点什么
我要在我弯腰劳作的灰烬中
发现一两粒哪怕是星星的
早已冷却了的遗骸

2001.11.25

⊙镜子

水银棺材里
有一个淹死的美男子

黑暗的堤岸上
有一颗趴着呕吐的金星

呕吐一个名字
像在叫魄——

水仙
水仙

银子一样
根不能扎破
水无处流淌
心无处去

水仙
水仙

有一颗叫魄的金星

2001.12.9

⊙童年的树

鸟和星星
那遥远的树冠
被歌声覆盖

杏花开,杏花白
杏花有一只雪花膏的空盒
让搬豌豆的蚂蚁看见
而仰望,增加着沙枣树的高度

榆钱多小,落日多大
落日呵
把在柳树的涝池饮水的牲口赶回家去
却将我一个人留在如此深重的暮色里

我的暮色
遮蔽幸福与苦难 遮蔽天空
我看不见过去的一切了
但我听见鸟的尖叫
叫那些青葱依旧的树,还是

叫我,一声又一声

2001.12.12
12.23删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