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传说(组诗) (阅读3714次)



传  说(组诗)

第一首:兰若寺

大雨降下邪恶之火,大雨降下,饥寒交迫
闪电中的兰若寺,铜钟不再交鸣;我只听见你
游丝般的哀叹,绕过屋梁上的浮尘;只感到你
冰川般的冷笑越过脊背。你是谁?枯井中栖住的一股蓝气

我们仿佛曾相识,在二十四年前的一只陶瓶中
在宿命之河滚动的牛皮筏上;我们曾举着众人的啼哭
触及闪电和雨水,触及满目污血的爱情……

今夜,风雨中的兰若寺,鬼魅的传说使人心变得坚硬
砍下青蛙、草蛇、毒蝎……的血,巫师将咒语

植入进交融的污血,狂风中砂石俱下……
空气中聚散无常的幻影,那就是你吗?我手中的花枝俏
已无法再将你的容颜勾勒,宣纸上停满了热泪……



第二首:终南山

在一枚落叶中与秋天相遇,我的嘴唇从此受孕
生出无数动听的曲子和虚无的幻觉;我像一个
心口隐隐作痛的诗人,站在山巅,顾影自怜
在我多愁善感的眼底,终南山成了红色的玫瑰花园

我甚至能看见桉树内部的孤独,像生锈的诗句
缠满它全身;能感到我青春的热血,像骚动的乌云
涌上欲望的悬崖……站在热血的边缘

我在等一个命运中的白衣女人。我甚至忘了自己是个道士
带着沉重的罪孽穿过她的胴体,触及玫瑰的利刺……。

我死于我的爱情。当众剑穿过我的心窝,鲜血
也染红了我怀里的诗集。人生若有来世的话
我决不再去做道士,只做一名忧伤的诗人


第三首:扬沥岩

阴历八月十五,郁月翻过白墙,一队鱼
穿过我的腹部,伴着古怪的碎响,穿过我居住的岩洞。
我在此刻醒来,骇人的梦仍挂在手指上
像一滴黏浊的热血,向山坡漫延……

我等待的人在山坡那一边,她沿途采撷
蓝色的花瓣,织成一个适合远眺的秋千……另一个我

手中铜剑发出冷光,企图在磐石内部
寻找到将爱情浇灌的词汇……月色如大雨降下
蓝色的花瓣,蓝色的火焰将我的岩洞照亮

我手中的铜剑再也无法安稳入睡,像一盘驿动的
树根,将整个扬沥岩缠绕,直到绕过山坡的
那一边,触及你暗黑的裙裾……                              


第四首:蓝色之泪

闭上眼,一段温润的歌曲爬上我的老脸,像一只
水蛭,黏附在我疼痛的内壁,掏空有关爱情的回忆
我手中所剩时光已不多,沙漏将掉尽最后一粒尘土
火焰逼近,手中的烟已燃到了尽头……

我还能说什么?在一段传说中久久盘恒……你
一滴蓝色的语言,一块横过时光的石碑
刻着七对情侣上浮下沉的的哀怨……

我们在这哀怨中相遇,让幸福的爱情继续在
痛苦中轮回……你是否还能看清我前世的容颜

额头上披着蓝色的泪?你是否会再一次将我掬起
嵌入你的手心,目睹我进入你的呼吸
进入岁月的光晕,不留下踪迹……    
  


第五首:陈肖遇见海

这是八月,天体倾斜群星下堕,祭司的幡旗
望西而飞;第四次,他掬起你细碎的呼吸,抛向黑夜
从更远的天际卷来了粼光起伏的声势
鱼群高唳,像一千支天籁之声

浸入苍穹之耳……时光的漫游者,黑色灌醉的陈肖
放下手的诗集,让狂风梳理着十指、嘴唇、四肢……
你听到远来的召唤,垂直的灵魂

悬挂于乌云的下方;你听到来自身后的呐喊
像森林中浮游的刀片,在这滩涂,在内心的

深谷,作战前的聚集……我甚至能预视身后的一切
大地深远,无法逃遁。大水隐退的沙滩,堆积溺死的贝类
多像我青筋暴露布满血丝的脸……  
    


第六首:黑铁时代

青蛇醒了,恶毒的口舌咬断通往丰腴土地的道路
你手中的绿叶已丢失,群鸟集聚在
黎明之前不祥的树上,剪去身上的翅羽……
你的命运坠向火山口,进入万刧不复的深渊

这个夜,巫师盘恒山顶,目睹一场灾难之雨降下
火光反照中你的庄园、村舍被击碎, 河流上
漂浮家禽的死尸,你跑遍大地,失声呐喊

双手触及冰冷的玄铁……河流的另一边
荷马关闭所有绝望的光明,感受有毒的大风

穿心而过, 记录下一座覆灭之城失语的哀歌
记录下诸神失落的经卷、坍陷的庙宇……
黑铁湿冷,天使将长眠于乱石之下……


第七首:绿  茶

暗淡的灯光下,声音逐渐低沉,你在想什么?
窗外来来往往的人,举着惊恐的脸,阳光射入一个人的胸膛
她在人群中倒下,怀里的镜片破碎
她再也无法看见自己变换不定的脸谱……

一切仍在进行,绿色的精灵也无法将你的
黑暗涤尽,你行走于钢丝之上,把疼痛分成两份
“一半是海水,而另一半是火焰”……

但你仍无法忘记,空中漂荡的白色手套,它像一个
插入内心的恶梦,恐惧的锈斑已爬上你的额头

一杯绿茶映照着两张各怀鬼胎的表情;你能看清
每个人内心积存的污垢,却不能把自己猜透
在你的身后,有一只悄无声息向你伸来的大手……



第八首:蔡伯喈或蕉尾琴

冥冥之中,是何物将你牵引至此?是桐木
倾倒的轰鸣?是炊妇手中柴物的裂响?还是发自我
内心的呻吟?尘世中,我已充满了绝望,甚至不愿回头
看看我曾为之付出无限关爱的人群……我将自己

投入通往永恒的裂焰中,内心依然如此欢快的
嘶鸣;火舌舔尽我世俗镀满的锈迹,我生平第一次
如此干净……可是伯喈,你复将我抱入怜悯之怀

用血泪把我浸泡,精心将我的痛苦打磨,我
已失去了高歌的咽喉,手心只有沉沉的

哀怨;七根马尾弦间,我昼夜将一个朝代的瓦解
三段爱情的分裂,反复地低吟……那些抚摸过我的人
都已远走,而我的疼痛却在历史的长河中,永远的陈列……      



第九首:曹子建

起床来,一束阴凉的风将你淋湿;抬头看太阳
天花板的石棉正在龟裂,像你的手,伸向她的途中
便已碎裂,此后,我将是一个看不见阳光的人
在石块堆垒的作坊里,渡过余生……

进入深秋,湖水已经干涸,厚实的泥浆露出来
打马远驱的人啊,籍着你的孤独,籍着迷茫的内心
你可别在这里下陷,淤泥恣肆的湖心,是大地的

胸膛,是人生的旋涡,鱼类在这里生死轮回
铁桨在这里生锈下沉,可是你,可是你的马

来到这湖边,为何就显得如此的疲累,你的洛神
像一株凄美的水草,远在洛水的那边,你要走得更远
更远……可是子建,你为何在这里长久地停憩?         


2003/9/9--22·海外花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