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凤凰城 (阅读3015次)



我愿意从钢筋开始,咬住以往的愤怒
忽视房间和房间的相互啜泣
让创造力象一只白羊,迷茫在
塑料餐布和落日的
缝隙之间,当巫术
和影碟共占一个下午
一个空荡荡的下午,从前的
姑娘头裹绷带,鱼贯而出
和那些手艺者之间互致豹
一般的敬礼,眼看着货币变灰
变黑又发亮,一局联众上的
围棋断线后重又开启,吹拂着
褪色的业主
迷醉的保安
花坛在秋风和脸庞的夹击
之下,破碎又重组
这时候我把瓷罐轻轻放置在
装修后的墙壁之间
要相信,她的能力和味道
一场无法放弃的迷藏
和天才一样绕着的树木
要相信那些垃圾工人
骑三轮车的  褐色老头
而且要相信并放弃
沉醉着的门铃和
粉红的冬季
是的,这不过是一场谈话
距离第一次梦遗长达十六年
“哦,孩子,我被迫不再发出声音”
象靠墙的水壶
飘浮的暖器
满天飞舞的银色晨练
总有一种青葱让人低头
这不是  重新发明热带鱼
的时刻

一名少妇沿着街道走过
“你好,是去取牛奶吧”
微风在这个时候恰当地扫来
报纸蒙上了班车的芳香
所有的房产,所有的好日子,
以及秘密通道,在空中
悬浮
但一名少妇并不是一种修辞
裙摆下,配套的幼儿园变得
沉重而离奇
这不是一个让故事发生的时刻
就象一个属虎的人,碰到一个属马的
一次, 就足以彻夜奔腾
让摄像机在电梯里摇摆吧
和弦在雪中缠绵不休
啊再次降临烈日
整整十三条短裤
所记载的沉重街道
也许秘密的荷花  和伦理
刺探私情的过程
从未结束
还需要挑动着有限的木桶
这不是故事开始的
恰当时刻

那么我愿意做迷途不返的人
在会议里消磨青春
当凤凰在城中翱翔
所有的人们,攥紧领带,在谋划
下一代的国外教育
奶粉和立柜迎头痛击
谁还能说,这不是一次
凶猛地豪赌
并不是阳台在泛滥
空调要造反
并不是限期一年的迫近婚姻
浮士德般的房车计划
环绕着物业轻唱,低语,
迷惑,偷情,出卖,求职
厌弃,密谋,滥交
把老虎带进城中时的疯狂
和一个女孩子在包间里
无望地游泳
这同等期待后的共有冥想
无法倾诉或漂白
要注意那些咖啡馆就象酸倒的牙齿
在冷风里缓慢地踱步
在这样的一天,只对所有的同事实行催眠
或皮带的交割
黄昏时代让年轻人过去
过去并围拢,举起火机
在期货纷繁的下午
沉醉并彻底潜入水泥
一瞬间,当所有的电视剧浮出水面
垃圾分类,并丢掉了怨恨
是的,这是结构深处开始
的胡须和针刺
做过一次的细碎俯身
和检讨,
只有一个速度加快的人
蒸蒸日上
被施以体制之毒的
无可救药的
虚弱之子
才会找不到
金黄的藏身之处
当一座城,拔地而起
毁掉多年的菜市场
破旧的西服和足球
让远方的夕阳静止,静止
或灰尘迷乱,或老少不分
此时天色已晚
不用再担待
这过重的一刻

                  2003.2.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