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十里店 (阅读2815次)



     序

两只褐色的桌子在较劲
扭打并尖叫,她们
较量进入一个时期的艰难
是潮湿还是干燥
抑郁还是疯狂
还要察觉一只树杈上
苍茫的两端
在自行车划定的圈子里
鹿过门庭,鞭炮
扭头退入旧时间的壁橱中
        
      1

合唱开始了,在针扎火烤中
我成了蓝森森的海豚,
我还成了,言不由衷的劣质儿童
拍错巴掌,死死揪住
女同学水汪汪的衣襟

你让孩子变成了蝙蝠
宿舍盛满群架
朗读的声音
顺着鱼腥和砖块
刺入一个下午

要知道教师怎样横飞,眼镜怎样破碎
夜半响起了女鬼的歌声
就是在迷乱的车锁和游戏中
未成年者,
已经拥有一枚愤怒的阴茎

        2

大师傅肯定无法丢掉一些什么
大师傅用饭勺刮掉表面的苍蝇
传遍大地的,鲜美的面片汤

你无法卸掉一点什么
犹如一场大梦
我在晨光中发现
平房教室都已不在
你们这些疯子,疯子,将精力
用在了错误的方向
在时尚和龙虾的夹击下
我的狡诈和怯懦
无法幸免

但流血事件同样无法避免
象黑色或黄色
或者其他颜色
(我指的是现场的颜色)
你,或者女孩子使用了脚丫和裙摆
在冲突的高潮中
年龄并不是手中的底牌
犹如中学生迸出的眼珠
反复进入虚构

一只香烟蹲在角落里,幻想着
成为教师子女
  
                                  3
    
   鲁迅说:“月光如水照缁衣“,这在今天不会成为一句咒语。但还原仍能进行,月光曾经游荡整整六年,我说的是,在一个封闭的环形器具里。在熟睡时我听到了朗诵,女孩子远离写作的尖叫。在家俱内部,总是藏着沉默的小矮人,他捂着脸低笑,或偷偷抽泣。我让手电筒进入了我的生活,超现实主义,或她光滑的手臂。在底楼,王凡的音乐制造了一场混乱。
    你还是需要,需要让故事不断地开始,或轮回。而我,或许要抱住一只公鸡,挺过不合脚的鞋子,还魂的下午,充满肌肉的下午。拥抱一个男孩,或者女孩并不重要。从来没有学会的,是在地板上划出一个大大的S。想一想哪,我举起酒杯时会判定,她,能否构成绝美的抒情对象。
    想要青春飞逝不难,想要塑造一场电玩中的大火。我们翻墙或是沿河奔跑,看着青色桃子,在数年之后香透了电脑。
                  
        4

在小巷里游荡的疯婆子
你要告诉人们什么
是预言,是行军
一场场肢离破碎的恋爱

夕阳西下,
口琴摇动了柳条
许多人便自慰
便在习题一侧写下了
“美丽”
鞋并不会穿反
正如双杠上吊起缕楼清香

一只雪膏只能带来短暂的忘却
一只雪膏并不能抹去危险的刺痛
忘却和诗歌同为救命稻草
象三、四楼的女宿舍
同样并不可靠

有三条命,在锅炉房
搭建了一条青春
    
        5

站在四个身体里,你年华飘飘
年华
飘飘
一束,就让楼房疯长
    
        6

一名尖刻的婴儿要生长
他需要经历作业,粉碎性骨折
还对环境构成压力
他预先跌倒在未来时代
就在过去寻找
色情的补偿

但一条大道还是不足以
让心肠陷落,粉末在
适当的时候腾空而起
一条大道在高唱,
同时带来危险
让你看见那些需要依次打开
让我们的秘密,在房间里不断拉直
拉直,抽走底色,还拉走看守庙门的人
锤炼,并让事件
进入手中,和书中
就是那些一次次难忘的答卷
构成莫名的经历,铺展起
女孩子轻飘飘的击打
直至再也分不出麻木还是坚强
再也发不出另一种声音
另一种逃脱术般的
腔调
但十里店,十里店还会沐浴
纸上的光辉

                      2003.2.15-2.17




注:十里店是兰州市安宁区的一个地点、一片地域,西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位于此地,有人曾在那里度过从儿童到青春的六年时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