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春节十四行 (阅读2997次)



                
         一

一次,你象一匹突然惊醒的小马
使我想要探究时间怎样开始,在黑洞洞的
魔法空间里,沿着现实的火光滑行

现在是春节,第二个春节
想一想春节怎样开始
在光鲜的六楼,暧昧的房子里
两种假想的舞步的怎样开始

春节怎样开始,怎样结束,现在你的
嘴唇上还支不支不得起,离奇的故事
在我们越来越清亮的时候

我早已不再相信,十二点有光芒来临
时间是冷酷的,无论怎样开始
在世界和时间的冷酷里我看着你慢慢变美
穿过春节的路口,我们如此空虚

        二

那时候你确实是一支风中之烛
那时候我很苍白,很干巴
如今我们依然如此,在冷风里仰望
一些车灯轻轻地走过,坠地

我说要告诉你这世界的真相
真相中充满了争辨和斗争,也有温情
超过我们在肉体中所到达的

在肉体的想象里我们仔细地拥有,紧张的
是虚幻的,犹如每早戴上手腕的表
毁灭的日子依然遥远,但会来的
这使我凝望你发紧的身体

内部的,扭结着的事实和过程你还不懂
是我要指给你不存在的黑旗
当一些人在远处越来越远的时候

         三

但愿还能描绘一下过程
怎样开始,指向哪些丛林
爱情的火,或妄想的水,年代
虚荣过半,地铁穿过了公共汽车

你是风中之烛,但不熄灭
你感到罪恶,但不放弃
你洋溢着温柔,但没有扭曲的软弱
你绝望,但总在舞蹈

是你教会了我怎样哭泣
一只温柔的回旋曲缓缓掉落
我们的拥抱是最秘密的拥抱

我们的拥抱是最完美的拥抱,是一场风暴
我们的拥抱是最凄凉最孤寂最沉稳的拥抱
我们的拥抱是最耀眼的拥抱,但不是最后的

      四

世界上从来没有纯洁的东西
只有不纯洁中才包含着纯洁

想一想我们的钥匙
开门的方式,和种种挺进

其实总有两扇关闭的门,不容忘记
打开的,是无可怀疑的小雨和潮湿

在最冷酷的时候,有更大的放松
洗劫了面孔飞扬的办公室

让我象你一样,象一个普通的人
在亮堂堂的下午,清点人和事

让你象我一样,象个怪人,有着奇特的
情感,胸中溢满滚烫的花,怪异的火,迫不得已的原则

让我们象两个儍子,两个忘情的人
在马路中央筑起街垒

       五

黄色头发。麦当劳。牙齿
身体侧面。马路,肩膀
拥抱,躲闪。身后的观望

坏印象。放纵。改变的渴望
商店,鞋。电话,越洋电话。
走过大街的许多人,可疑的人。
红桥市场。出租车。吻。

动荡。家庭暴力。黄村。
梦幻和飘浮,暴雨。
异国的幻觉和牵挂
紧张。危险。无法确认的温情

共同的小小心愿。需要。长途跋涉的偷情
作爱,紧闭的,无法面对的双眼
渴望和温柔,一个残缺的温暖怀抱

       六

不用再拒绝,夏天共同的沦落
抹不掉两个深渊的人
但松鼠们学会了跳舞

松鼠学会了跳舞,学会了
脚面上的负重
眼泪汪汪的少爷,体验
拥有家庭主妇的清香

一只水沟边的窝棚
一声惊恐的狮吼
一场物超所值的远足

在冬天里落叶飘零,偶然的
晨练远离方寸,果汁在
缓缓滑行,我们慢慢地
逃脱班车和美容店

        七

在日常的情感中,堆积小小的风暴
犹如两口深井,半空中
操场在旋转,放置烟叶
很轻的,飘洒着雪花的漫长走廊

共同拥有的孩子,共同的
无人可比的知晓,一些会议之外
共同的音乐和饭桌

要摸到我的狂喜还有障碍
那贴近土地的颤抖成就
所谓的青春和老迈
和慌里慌张的欲望

我和你一起想象一块白石
我想着怎样雕刻
你想着,怎样生长,和怎样美丽

      八

一起放鞭炮吧
一起炸开金色的花朵
一起跳跃,在黑暗中的楼上

一起堆个雪人,让他握住
仅有的弧线,也是一个冬天
一个有着黑斑的雪人
现在春节来了,还未结束

诗歌中充满着黑暗,这是我的命运
你的使命是成为自己
我的命运,是探究汉语的秘密
和人的状况,在文字中终老一生

诗歌中充满着黑暗,和光明
现在春节来了,让我们望一望
那些黄纸,那些铜雕,那些我们之间的奇迹

                        2002年2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