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欧韦的麦田 或 重生(诗歌) (阅读3936次)




欧韦的麦田或重生

1890年7月27日,又是一个星期天,欧韦的阳光像往常一样
照得村口黄泥路闪闪发亮。文森特·凡·高睡着了。
你经过梦里长长的小道,来到一片麦田。显然因为你的到来
麦田里的乌鸦骤然飞起,散向四面八方。

今天早上,你过早的醒来。推开微亮的清晨的门
天空那不安和不祥的浓云经过一个夜晚的酝酿显得更加阴霾
你深深地吸了口气。远处教堂的牧师正走向井边取水
他弯下腰的那刻身后响起了礼拜天的第一响钟声

你突然想起一件未完的事,匆匆走出家门时未忘给
陶瓶里的向日葵推开窗。那时太阳升到了屋顶,拉特瓦夫妇的咖店
漂来一阵浓郁的苦香。欧韦的早晨是宁静的,加歇的儿子
正牵着他父亲的小山羊向村口去,头上戴着破旧的草帽。

在昨晚写给提奥的信中你说道:“我现在感到比去年安宁多了。”
你甚至试图沉浸在这广阔平原上的景物而忘了身体的病痛
但命运把你引向了太阳。太阳把你引向了燃烧。生命中
微弱的光亮遭遇了比想像中更沉重的扑灭。

文森特你要上哪里去?欧韦上空的阳光因你浓重的叹息而熄灭
大地显深重和黑暗。惨淡天宇下的麦田却那么沉重地金黄。
那条痛苦地延伸而去的小道令人触目惊心,你曾在上面来回走过
足印里带斑斑血痕。文森特你要上哪里去?

你想起了津德尔特你的故乡。想起红色的屋顶,淡褐色的土墙。
想起南方的丝柏,那么诗意地忧郁。想起小山旁大片大片的麦田。
想着想着你就睡着了。走向梦中的路上遇见三个你曾爱过的姑娘
和一把转轮手枪。你睡着了,七月的草垛向你张开它安静的翅膀。

欧韦的麦田的像狂乱而骚动的大海,黑压压的鸦群
从黑压压的天宇冥然而至。在给提奥的信中你写道:
“我已经历过幸福和悲伤......那片地已经犁过,播了种
我正沉浸在一种几乎过于平静的心情中。”

2005年12月8日晚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