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岩石上的那个人 (阅读2590次)



                        岩石上的那个人*

                有多久了--风吹着风,空气
                像一匹丝绸喘息,抖动。岩石里
不安的水 已被阳光取走
一杯水的命运,越来越淡的爱情
有多久了——那个人的手,指向大地
对被他颠倒的时间,说:一地的乌鸦
                救了我的命。六月里干草桔黄
                天气默许了谁的冥想。我趟过
              
诗句里的水洼,像一场欢喜
                
有多久了--岩石上的那个人
                将消失在鸡啼时分。他脚心上的红痣
                排出一列北斗。在夜的凉气里
北方的神话降回到地面,小镇的土路上
                这里那里的碎片。这首刚写出的诗中
                被丢掉又拾回的语言

                我这个后来的人,该向哪里看呵?
                我用什么样的句式开始?
                起伏的乡村,催眠者的咒符
                我跟不上引路的少女。当撑开的雨伞下
                跑出孩子,歌手那侧向一边的脸
                被雾气打湿。我的凝视跌落
                在这里、在那里,这么多的面孔杳无音信

                睡着的小镇,有一个微醉的腹
                那凹陷的地方,储存着人们的命运
                还有我的命运呵!多么微弱、渺小
                多么不足以道,场院里那经霜的谷粒
                已经晒好。节气在头顶集结:这是我们的命
                牲畜在厩栏里反刍:这是我们的命
              
  当河水泛出新鲜的腥气,河边的蒿草中
                纷飞出蝇子,这是镇上的孩子们 出生的征兆。在家中、在土炕上
                生育的女人正合上手掌,命运有如祈祷
                
                路左边的工业、路右边的农耕
                两种融合的背景,加深了小镇的意义
                在河道上方深蓝色的天幕上
                丝绒已被偷偷置换
                平纹布的天幕、亚麻的天幕
                是今年夏天的街景。我丢了我的词
                那个女孩儿曾将她抄袭一空
              
那词里的树篱有一种小镇的气质
                多么疏懒,多么漫不经心。一种嗜睡的菌
                繁殖在我的腑脏。不在那里生活的人
                得不到这种滋润。她拿走了我的哈欠
                留下了我的瞌睡:一件密闻就此结束
                人们的脚趾间含着松针和砂粒
                一种奇怪的步距,量过巫术和咒语
                在那边,在岩石上

                那个人收起色子--我看见村庄消失
                一世的火穿透了铜环,灵者转世
                二世的火穿透了内心。哪里有观众?
                我看见那个人有一双温顺的马眼
                我没有看。我听见来自上古的风
                我没有听。我的梦和其他人的梦一起堆积
                我还没有睡去。我溶解在
                小镇的磁场里。我离开磁场本身

注*传说努尔哈赤少年时在明总兵李成梁门下当书僮,因脚掌心有7颗红痣而被总兵
派人追杀。在某处山上,追兵因见他倒卧岩石上而放弃追捕。

(朋友们好!林雪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m/lx110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