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空手 (组诗) (阅读2953次)








常青藤终于爬过了墙

常青藤在院子南面的墙壁
缓慢地延伸。像在春天的脊背上扩张
绿色的领地。它用生命里的歌声
占据世界。用不易察觉的韧性和毅力
宣告一个高度的失败
一场风雨过后。阳光重又洒照
院里的每个角落,蝴蝶翩然起舞
流水的声响和绿叶的清香不断交杂
常青藤终于爬过了墙
它望见远处的青山
对啊,在这一片大地。我飞不了
也应试着爬过一些什么
                      2005.06.27

一群羊已走远

在山道上遇见一群羊
我以为自己飘在了半空中
一朵云在脚边擦过。洁白的,纯净的
几乎就要失声喊出
这是我多次写过的流云和浮云啊
多么幸福的牧羊人,他哪来的资格
和阳光下可爱的精灵在一起
这是我的事,一个城里来的诗人的事
我的意思——
该俯下身子摸摸脊背,闻一闻
羊清淡的体香
最好能带它们周游世界
——可是,我真的伸出了手
一群羊已走远。像一朵云
飘过了山岗
而我的腰,一直弯着
                2005.06.28
空手

我到田里转了一圈
——麦子成熟了。父亲们在劳作
几个孩子在湿地里捕捉蛙鸣
爽朗的下午时光
滑落在父亲的一颗汗滴里
灶台旁,母亲举起炊烟这支笔
轻轻书写黄昏
当一场农活结束
麦子握紧了穗。父亲握紧了镰刀
我的手——却一直——空着
2005.06.22

明白

在喧嚣中
一定还有宁静的地方
黄昏的家园
床前带霜的月光
浪迹多年的游子身上
那宁静的,是一遍又一遍在心底
升起的母亲的呼唤

我明白,春天最后一场雨里
还有不曾开放的花
不曾灿烂摇曳
风就要带它去面对
山岗后的秋天
可是我明白,不能做花和果实
就做简单的一粒种子
藏入大地
拥有下一个春天

我明白无人的山岗上
嘹亮的歌声里
还有忧伤的旋律
天涯的孤旅者
也有幸福的瞬间回味
阳光微洒的黎明啊
还有过暮色、夜晚和梦境......
                 2005.03.15

经为桥

微澜。斜阳。一座经为桥
佛语早已从岁月的上游
流经此处——树叶。草茎。下天湖
甚至几个漫散的游人
欲登彼岸。须
心直。神定。超凡。脱俗

即使曲折就在一旁
即使天色暗下,把一切抱住
                      2005.06.15

造船厂

现在,它必须下水了
它的一副钢铁身板有了用武之地
曾经的烈日,狂雨。以及
岸边衣衫脏乱的工人
远远地望着下水的船
远远地,望着那一片辽阔的海
茫茫中的未来有多少风浪啊
——在造船厂,我带回了一副身板
和一片生活的海,未知的浪
                      2005.06.21

雨后

雨后的荒野一片寂静
水洼地倒映出破碎的天空
林子里空荡荡
野蘑菇的梦想——
是想趁小路上没人,到远方闯一闯
多么简单的事
世界为此用一场雨清扫了喧嚣
秋在到来。起风了
凉凉的
               2005.07.13

一片树叶离开枝头

一片树叶离开枝头。像一个孩子
离开妈妈的怀抱
它离开温暖和安宁
从高点落到低点,从一个世界
跑到另一个世界。是追求还是遗落
啊,我多想猜透其中的秘密
把一片树叶摇晃的身姿看作激动或暴弃
当一阵风,当一阵冰冷无情的风
吹翻又吹远
它不能在大地上落下,只能
在苍茫的空中飘
像寻找方向的种粒一样飘。像无助的
暮色一样飘。作一次艰难的旅途
在这春末,在这夜晚来临之际
我替一片树叶深深的哀痛
即使在黑暗中隐没
一直——
都不肯落在我心里
                        2005.07.13




秋天里

请不要怀疑一只蚂蚁扛走秋天的激情
它要像扛走食物一样。把秋天
扛过冬天。在春天停下,喘口气
当秋天里一切成熟的庄稼都已饱满
我的身体里涌出使不完的劲
我要在那些羡慕眼神的注视下
把歌唱完。把诗写尽
把赤裸的胸膛当作黑色的大地
谁,都不要嫉妒我秋天般的情怀
请学学一只小小的虫的善良
在秋天里,躲在火火歌谣的后面
默默祈祷和祝福
                      2005.07.19

骑在电线上的麻雀

几只骑在电线上的麻雀
不安地垛着腿
如果放学的孩子用石块抛掷
我一定会赶跑他们
晚风里,那几只麻雀虽然像五线谱里的音符
我已不敢抒情地比喻
——这一首暮色中孤独的歌
本该在树林传出
                2005.07.20

我种过一棵草

闲得无聊时候,我突发奇想
要放弃阳台上十几盆花的管理
去种一棵草。找一个阳光
最充沛的角落。风不会刮到
雨不会淋着。我把那些美丽的花都冷落了
像精心呵护着一个孩子
当我把这棵草从野外栽来的一刻起
就要它放弃晨风和夜露
告别冷月和繁星。不再孤零零着
无人过问。我把它种在花盆
重新投入另一个温暖舒适的世界
我要它摆脱阴暗的底层生活
沾染高贵的习气
像娇媚的鲜花在人前绚烂
让多少人用一颗虚荣的心爱上它
让黄昏和城市爱上它。让过路人
用一种说不清的眼神羡慕它
多少个夜晚,哎,多少个夜晚悄悄地过去
我种的这棵草渐渐枯萎了
耷着叶子。风一吹,不再摇摆
几天后,我从外地回来,看见花盆空着
那棵草不知被妻子扔到哪里
我早也丧失当初种下它的兴致
但几天后,我在围墙外的湿地
发现了一棵招摇的草
在那阳光照不到的黑暗处
我确信——它就是我当初种过的那棵
它抖擞叶片的样子,和当初
我在野外见到时一模一样
                       2005.07.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