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在乡间 (组诗) (阅读2984次)



在乡间 (组诗)


在乡间

在乡间,磨刀人带来暮秋
古石板路上,紧紧夹着破长凳
恐惧来自那一阵阵的“嚯嚯”声
从手中传出。在背后
像隐藏着一场巨大的出征
当我从晒谷场回来
手里还提着刚刚父亲喝过的水壶
那声音一直向我靠近,还杂有
磨刀人用劲时的“嗯、嗯”声
他是踩着那条小道上的卵石进村的。我知道
他已磨光了村里西边人家的刀
还是黄昏呢,磨刀人的影子压着地面
一直,我不敢看他眼角的荒凉
看远处的一棵树,一只鸟,一阵风
我相信令人悲恸的声音
会在那里消失
像黑,在夜里消失。像我
在磨刀人来回的动作里消失
2005.04.13
桃渚

心跳比这场雨来得快
这里,不是长安、卞州和大理
驼背老人
古城门口卸下清晨砍回的柴
手指的方向,是当年
炮击倭寇最佳的弧线

终于在城墙脚下听到
隐约的冲锋声
一阵风,沉寂在多云的午后
一只鸟斜斜地被历史拉住了半截翅膀
一个在一堆废墟前失语的人
被时光绊倒
                   2005.01.23

倚在北门桥头看暮色流逝

有几次,暮色一直滑到缓缓的江面
车子迅即驶过的速度
让桥栏颤粟。工业的尾气无声无息
把一个读书人孤单的背影笼罩
黑乎乎的群鸟飞来
趁着江水的凉意还未潮湿,往南
夏日,暮色盖住流云和晚霞
盖不住工业文明带来的喧嚣和不安
江上船只的马达,像一个人,哭出了声
我的心如此平静——
暮色,随永宁江水流逝
当我转身
不再有写诗的念头
              2005.05.05
野菊

秋末,花已开尽
野菊拦劫春天最终的执着
蹲在乡间,唱一首动听而倔强的歌
金黄的音乐一路往南,谱写九月
我那来自乡下的朋友
在冷霜,扑打黄昏脸面的傍晚
送我一朵娇艳的野菊
花瓣上,残留迎风的孤傲
我猜想它在某一条天涯的小道上
有过放弃的念头,它的心被路旁的枯草
淹没过。我多想和它说话
多想让全天下的野菊都开在身旁
拥有狂放和隐秘的光芒
在那一刻啊,我就生出了欲望
熏染上冷寂,执傲,宁静。死去......
2005.03.23
行走山间

我不记得有这样的风声
在身后响,转过一个坡,又落到前方
在那儿,倾斜着流水,孤独和春天
我想把杂草和灌木拨开
它们一直延向山顶
一眼渗出的冷泉,深绿的青苔布满周围
我记得冰凉的手感
把那个下午触摸成春天失落的婴孩
风掀翻衣衫,声音一直不落
在深深,幽幽的山间回荡
我忽然想起早已下山的砍柴人
在院落卸下宁静的三月和枯樟木
爱他的女人递上一碗水
夕阳隐退,风声大起
黄昏寂寥的气息弥散山间
我该回去了
                2005.05.04
一座旧窑

和老李去了沙埠的那个下午——
阴云逐渐消散,风止在林子
光亮给旧窑上了一层色
暗淡,冷灰。在山脚的腹地

每一片瓷上冷却的体温
陈旧得近乎可怕......那里,隐匿着时间
经久不散的浅蓝色花纹
意想中,瞬间的破裂之声

踩过瓷堆。一脚一脚
沉陷细碎的骨骼中。小小的,有血液的踹动
来自五百年前的光和影
沾染泥土的尘砾

制陶人还在哪个阴郁的角落,偷窥
他的身影就是这座旧窑
我多想把度过的下午打制成一件瓷器
多想在久远的某个时刻,随手,碰碎......
               2005.04.05
无名墓碑

那个人,要把阳光一寸一寸拉回
在他早已忘却言语和欢笑后的某个午后
长久的沉默和骚动
这时,远山流逝出寂静
脚下的草,左右摇晃
似那个人轻轻地出来转了一圈
苔藓仍踩着墓碑的肩膀
到天上去
我已无力回答生与死的问题
无力拨回时光的针脚
那锐利的针尖啊
刺破往返时
空寂的脚步声
        2005.01.28
我眺望收割后的田野

我眺望收割后的田野
我眺望躺在稻田享受阳光的成熟庄稼
一茬一茬,闪烁金黄火焰的稻田
一堆一堆,散发秋天光芒的田野
我眺望,风雨中默默承受的万物
朗爽的流云压过父亲的身影
遗落劳累和歇息的田野
遗落着祖国的月光和春秋冬夏
我眺望田野中有什么被点燃或熄灭
我眺望田野中有什么正在繁忙或悠闲
在鸟雀栖落的地头。小河流淌的村尾
风声寒冽的高山顶。俗尘喧嚣的城市街头
眺望远处的一片暮色
父亲背着收割后的田野,步入深秋
                          2005.04.25

我记得

我记得五月的田野有麦子摇晃的声音
我记得麦子摇着摇着
就跨过六月、七月
我记得母亲来到城里的十年
像麦子一样摇着
摇着摇着,她就摇过了五十五

我记得在村里时她年轻的模样
是山崖上的马兰花
风吹弯她的腰
像一条溪水改变了方向
我记得故乡,方圆十里都是羡慕的眼光

我记得我是怎样一天天长大
一点点夺走她的容貌
我记得多少次她提出搬回老家
我记得多少次她在梦里喊着母亲的名字
梦搁在,醒来后湿漉的枕边

而我还记得故乡的麦子一亩一亩地随风起伏
母亲在城市街头,孤单的背影
随着拥挤的人潮摇晃
我也记得
                       2005.02.03
我常常在风中站立

暮秋的黄昏
我常常在风中站立
看流水、草木和一些飞鸟渐渐离去
摇曳的树林和透澈的天空
像作了一些暗示,故意隐藏
我不会过分挽留
即使看见远行人,在风声里犹豫
清冷的河边。斜阳洒下的山坡
我怎么可以忘却秋天的喧哗和颤粟呢
风中,孤独的放牧者更加孤独
灯火次第亮起的时候
一个世界渐渐离去。清凉的秋日傍晚
暗下——而心痛,要一直忍着
在呼呼吹过山岚的大风中
我站立着,双眼微湿
心依然平静
看一些事物的离去
                2005.04.27



空手

我到田里转了一圈
——麦子成熟了。父亲们在劳作
几个孩子在湿地里捕捉蛙鸣
爽朗的下午时光
滑落在父亲的一颗汗滴里
灶台旁,母亲举起炊烟这支笔
轻轻书写黄昏
当一场农活结束
麦子握紧了穗。父亲握紧了镰刀
我的手——却一直——空着
                     2005.06.22
骑在电线上的麻雀

几只骑在电线上的麻雀
不安地垛着腿
如果放学的孩子用石块抛掷
我一定会赶跑他们
晚风里,那几只麻雀虽然像五线谱里的音符
我已不敢抒情地比喻
——这一首暮色中孤独的歌
本该在树林传出
                2005.07.20
雨里

那么,要下多少场雨
才能盖过屋檐下的读书声
要不停地下,狠狠地下
会让我的心像一条
流淌的河水渐渐涨满
向远方奔得更远
向两岸的青草询问更多春天的信息
多少人在雨里,会想到
日子的绵延和世界的辽阔
那落下快的或慢的雨滴
那地上积聚的水洼
象是人生的一些事件和回忆
当我跑过,雨里
尽是水的气息
               2005.08.0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