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吟唱故乡的歌(组诗) (阅读3295次)



吟唱故乡的歌(组诗)

故乡

我可以把你叫做野草莓。或者
在一束阳光照耀后
叫你为陶、瓦和盐
我是被你酿成的一坛酒
你的源头流远的一条河

可以取出你春天般羞涩的名字
——挂在耕牛的颈下碰撞
青草爬上月光的阶梯
你是满坡生长的声音
田野间空旷的寂静
井台边溢满心事的少女
柴门外的犬吠

我的乡下口音
泛黄残损的线装家谱里的名字
沿河奔跑的童年
掉落在邻村阿花发隙的忧伤
屋檐下和雨水一起滴落的母亲的呼唤
院子里和父亲的一次争吵......
这,就是我的故乡啊

我的故乡,一直在梦里飞翔——
是遗落在后山的一颗野桑葚
秋天里的一次收割
无人峡谷里响起的一首山歌
夕光带来的一缕暮色
微明天空下的一柱炊烟
——还可以说成
奔跑,谎言,善良,恐惧
朦胧,心跳,悸动,炽热......

我是故乡衬衣上遗落的一粒纽扣
走在城市街头
思念的领口怎么都合拢不上
我以为抱住夜色,就抱住了故乡
——天亮才发现
只抱住了一阵风,一场雨,一个梦
抱住霓虹,黯淡,恍惚和灰色
——而故乡的蓝
一直以来,只在我心底蓝——
不是深蓝,是涩涩的蓝
                   2005.01.13
故乡的小

故乡比一座村庄小
比有着陈旧木窗的日杂店小
比庭院里阳光照着的三寸金莲小
多少地方的灯火啊
都比故乡亮
故乡只能,小到月亮的光,一盏煤油灯的光
旷野间一只莹火虫的光
我懦弱的故乡,从不敢大声
宣扬刹车声、打桩声、斥喝声
它低低讲述恒久岁月的流逝
小到奶奶的耳语,苇间的蛙鸣
万籁俱寂时,草叶
撕破夜空的划痕声
我小小的故乡,藏在眼里
指纹可以比划它的路径
多年后,我怕故乡变得针尖一样小
那小小的针尖啊
扎得我心痛
                    2005.05.25
我爱故乡的一棵草

我爱故乡的一棵草
爱它冬天枯黄春天里生长
爱它的生生灭灭,爱它一辈子啊
一辈子,就当它是邻居
出门点个头,回家打声招呼
走到哪,我的双脚都有青草气息
或者,作我的情人
它像故乡一样天真单纯
山野中,裸露身躯和情怀
当我抱它,你们,不要用猥亵的目光
看着寒风中两颗心的碰撞
要惊讶,对,还要宽容
——我爱上了草芥女子
就让我随它姓,从此叫做草民
                 2004.12.27
在乡间

在乡间,磨刀人带来暮秋
古石板路上,紧紧夹着破长凳
恐惧来自那一阵阵的“嚯嚯”声
从手中传出。在背后
像隐藏着一场巨大的出征
当我从晒谷场回来
手里还提着刚刚父亲喝过的水壶
那声音一直向我靠近,还杂有
磨刀人用劲时的“嗯、嗯”声
他是踩着那条小道上的卵石进村的。我知道
他已磨光了村里西边人家的刀
还是黄昏呢,磨刀人的影子压着地面
一直,我不敢看他眼角的荒凉
看远处的一棵树,一只鸟,一阵风
我相信令人悲恸的声音
会在那里消失
像黑,在夜里消失。像我
在磨刀人来回的动作里消失
2005.04.13
我眺望收割后的田野

我眺望收割后的田野
我眺望躺在稻田享受阳光的成熟庄稼
一茬一茬,闪烁金黄火焰的稻田
一堆一堆,散发秋天光芒的田野
我眺望,风雨中默默承受的万物
朗爽的流云压过父亲的身影
遗落劳累和歇息的田野
遗落着祖国的月光和春秋冬夏
我眺望田野中有什么被点燃或熄灭
我眺望田野中有什么正在繁忙或悠闲
在鸟雀栖落的地头。小河流淌的村尾
风声寒冽的高山顶。俗尘喧嚣的城市街头
眺望远处的一片暮色
父亲背着收割后的田野,步入深秋
                          2005.04.25
我的一生

我愿在一座寺院里出生
嘹亮的哭声注进长明灯脚助燃
小和尚敲寂寞清脆的木鱼
啊,就在夜雨、宝殿和佛祖的视线里
开始澄静、苦恼和艰辛的一生

童年呵,是野外的一堆篝火
我要拿起无忧的草鞭
抽打河流、村庄和天空
让缓慢的时光和郁闷的南方受伤
一步一步离开雨水、森林和野兽

年轻时要学会在冷风口说话
拥有石匠或铁匠的坚强
学会劳作,在秋天收获蔬菜和果实
出一趟海,月光下的海暗藏汹涌
我要懂得生活波澜不惊的背后
会突然跳出勇猛的怪物

长大了,不要钱财、权力和美女
我要娶一个简简单单的民女
她只会淘米、洗衣,照顾年迈的双亲
白天里辛勤工作。夜晚
我要学会,啊,我要学会写诗
给家人、朋友、爱情和祖国

渐渐地,我懂得了舍弃和收敛
懂得春天过后秋和冬的真切涵义
深夜一个人披衣,听后院芭蕉的滴雨声
出门,但不远,带上爱人和孩子
领略晚霞铺满的野外,阳光的缓慢
深思人生、老去、疾病和死亡

当我真的老了
向年轻人讲讲经验和阅历
只爱过一个女人。但我们幸福
颤颤地在多风的江堤漫步
死了,老骨头挂在山顶照着
茫茫尘世,还有黑暗和利诱啊
                 2005.01.05
两个月前

大概两个月前
沿环山公路开车。突然想到回老家
拐过一个弯,水库映出蓝天
风把白云吹乱
已经有点微暖了。长潭水库的水
有着刚熄火的车引擎的热量
那还是冬末
我最终去了一趟老家
带回一棵青草复苏的体温
一粒种籽返回大地的固执。及
村里老人去世的讯息
那还是两个月前
不到早春
              2005.03.11
去乡下看望二伯

有一天我去乡下看望他
二伯稀落的头发和胡子
黝黑的色系,涂在
皱褶起伏的眼睑周围

在靠近山腰的几分土地
他种了五十年庄稼
如今裸露着,像他那样
只系着一条绳腰带,穿着

前后两个破洞的解放鞋
他伸出一双手
突起的青筋像缠在岩石上的
老藤。虫子般的裂纹爬在

十个手指上。他用劣质烟的味道
谈起,那一年他种的几垄小麦
他浇水,除草。施村长卖的化肥
想着秋后,麦子们会像

不怎么整齐的牙齿那样泛黄
但那个秋天,麦子在田里
蔫着头。像他在村口
遇上了村长

他怀疑自己老了,要从
这一片土地退休了
第二年村长卖给他的种子,逼退了
他的沮丧。他兴奋地说

这可是好种子啊,在地里
他俯下了整个身子,不断地用锄头
唠叨这块地,一直到秋天
还是没唠叨出结果来

我感受到了什么,这位
老实巴交的农民元生,我的二伯父
猛吸一口烟。村长昨日
被抓走了,不知为什么
他自言自语,像在
婉惜
          2002/04/15
那里有一块地

阳光下的泥土在翻滚。翻滚着
种下了一束阳光
在田埂,一个老农喘息的姿势
像是黄昏的致意......
在明天的光亮再次铺满那一块地之前
他该回到村里
度过黑夜和孤单
然后才有第二天的成长......
             2005.03.08
一块田多像一张考卷

出题的一定是位智者或隐者
批卷人,不是仁者就是大师
这张都是填空题的考卷
内容枯燥,形式单一
父亲从天头一直做到地尾
每次都仔细作答
生怕漏过一个微小的注脚
一年两个学期,期中考和期末考
没人在一旁监视
他是个自觉的学生
从不作弊。还为预习和复习
多花了一些时间
几十年考下来
似乎有点眉目了
这块生活发给他的一张考卷
答案是他养大的儿女
              2005.06.24
秋天里

请不要怀疑一只蚂蚁扛走秋天的激情
它要像扛走食物一样。把秋天
扛过冬天。在春天停下,喘口气
当秋天里一切成熟的庄稼都已饱满
我的身体里涌出使不完的劲
我要在那些羡慕眼神的注视下
把歌唱完。把诗写尽
把赤裸的胸膛当作黑色的大地
谁,都不要嫉妒我秋天般的情怀
请学学一只小小的虫的善良
在秋天里,躲在火火歌谣的后面
默默祈祷和祝福
                      2005.07.19
空手

我到田里转了一圈
——麦子成熟了。父亲们在劳作
几个孩子在湿地里捕捉蛙鸣
爽朗的下午时光
滑落在父亲的一颗汗滴里
灶台旁,母亲举起炊烟这支笔
轻轻书写黄昏
当一场农活结束
麦子握紧了穗。父亲握紧了镰刀
我的手——却一直——空着
                     2005.06.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