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水域(长诗) (阅读4193次)



                       水  域

                                            

序诗:仪式

(悬崖。崖上有一棵松树。巫师坐在洞前的岩石上。修罕停在树上。天空飘雪)

巫师:黎明以前推开寒冷的石门。前面是太阳升起的宫殿。后面是太阳陷落的深渊。东方的朝敦还远在路途。没有放射出它暖和的光线。黎明以前我和手中的神杖一起醒来。我盘坐盘石上,手中的木仗与我一同醒来。天上飘起了大雪。大地白茫茫一片,仿佛肮脏的一切都在大雪下被冻结。

修罕:雪在天上凝结,雪从我欲飞的长翅中飘落。一切都在大雪的覆盖下。远处传来潮水爆涨山崩地裂的声音。

巫师:无数年来我住在这暗无天日的山洞,终日与这棵松树相对。太阳无数次从树桠上升起又无数次沉落。群鸟一次次远道来聚集又一次次飞离。我坐在盘石的中央抠着干瘪的手指。内心空虚而不安。黑夜中黑暗的一切都给了我足够的预兆。

修罕:天空与大地黑暗而寂静。自远而近的呐喊又自近而远。所有的树根都向上。向上……向上……像一只只向天攫取的手。

巫师:我俯瞰这古老的大地,看见过发生的一切。河流经历过爆涨也经历过干涸。人们经历了生育也经历了死亡。王们的城墙经历了建筑,也经历了焚毁。古老的王国经历了兴盛也经历了衰败。

修罕:大雪中,不同方向的火焰正朝这里走来。他们是被时间禁锢的力量?有的身披血腥,有的心存哀怨?有的举铁自戕,有的负隅而哭?

巫师:他们是失魂的火焰,曾在时间的监狱里占山为王。世界源于罪恶,也终结于罪恶。他们在生死往来中看到了黑暗的本质。他们是黑暗的父亲和女儿。


第一章:鸣条

一天中最冗长的时刻,巫师从树丛走出
目睹一场无法遏止的暴雨降下,有毒的咒语降下
模糊的铜镜使大地显得模糊

两个人间的鬼魑跳上屋脊,俯视即将发生的一切
首先是歌女滑下马背,舞出愤怒的姿势:
而且天湖已干涸,雷母将灾难之手伸进庭院
面北的星宿倾斜,给了我足够的暗示,大火将烧燔鸣条

一万支涌动的利矛,冲上初夏的田野
庄稼们,在鲜血中疯狂地生长……

之后,我们将进入一个极短的光明
产出坚硬的麦籽。历史的摆渡者很快将忘记
宫殿上诸神窥视的双眼。黑漆漆的村落,只在
我们唱歌的那个夜晚,看见过一丝短暂的光亮


第二章:牧野

巫师发话了,将所有语言放下,让旌旗停在风中
火焰从地幔向上升腾,大地显得更加深沉
像一个流产的妇女,无助地看着下肢漫延的血水

呐喊之声发自玄重的生铁,空中长出一千张
血盆大口,这飞舞的巨石。这是什么季节?
战歌进入膨涨,双手进入炽热?

明天醒来,大风停止了奔走,牧野的
上空秃鹫盘旋,大地伸出无数招魂的大手

最后的时刻,罪恶者抛下手中的杯盏
你脚下的鹿台,裂成烈焰环绕的碎花
纣,你的躯体,是这碎花中的一瓣……

你绝望的呼吸中,众神隐退,巫师赶着
他的石群,走向另一个城头。太阳从来没陷落过
陷落的是你黑暗的头颅陷落的,是一座石头城


第三章:对话01

(镐京。烽火正烈。殿宇摇晃。褒姒与幽王各执金杯一盏)

女:最后的餐点,放于金器之上
像一首绝望的歌,总在最后上演
昨夜的梦中,巨蟒攀上殿梁,北冥之水漫上石基
看得见一场灾难,正降入每个人的内心

空气中充满盐份,那是风干的血液?
我的嘴唇停在空中,像一颗
渴求爆裂的果核
又像耳内充斥的火红的欲望
我听过最美的声音,金戈交鸣、万马复践。
我见过最残暴的场面,我妍艳的笑靥,竟成了带刺的毒箭

男:从春天到深秋,从草场到镐京
我把自己,送上了历史的刑台
我把自己,抱上了母亲昨夜的睡床……

火焰从骊山直泻下来,一座坍陷之城
只剩下空望的城门,向北望啊,向北望……

而你,是我始终无法放下的鸠液
一半用于自戕
一半用于迷惑臣民
我与你的手,都染上了血的颜色


第四章:荆轲

寒风在城郭上无声地来回,烧燔后的大地
满堆灰烬。打马远行的骑士啊,你的热血
在时间的维度上燃烧
寒气滚动的易水,我的心为何却如此热烫

桉树伫立在孤独的园中,像一把指向苍穹的利剑
无数个夜里,它饱含愤恨向隅而泣

必将由一个人或一群人,走上祭坛
怀着寒重的利器,走向风口
于月黑风高的殿前,用鲜血涤尽战旗的耻辱

(鼓声像热焰中的蚂蚁,四处奔走。执戈的舞踏者,听见空气中金戈折断的声音。鼓手倒在鼓旁,鸦雀四散……)

微风中的落日渐渐消瘦,入冬后的大地承受了
过多生死轮回的信息
我为你戴上王冠,我又为你摘下王冠
你是谁,手中的图腾怎么日渐失去原本的颜色?


第五章:涉江

就这样,我站在一扇门的开启与关闭之间
看见两个对立的面,它们被时光打磨着立起来
向我逼近。随即,殿闱之上扬起一场夏季的寒雪

王的理智之身,沦丧于骚乱的脸谱之间
昨晚,我梦见持火者,劈开夜的血肉之体
梦见流离失所的土地,向海洋飘去

也梦见自己的手,被划开一条深痕
像花朵一样瑰丽。闪电通向我的头颅,像操斧
之鬼神,强行进入我的躯体

巫师啊,我把所有的幽愤都向你倾诉
把我的沼泽、水、气息、天空和大地
全交给你。刹那间我竟已失语,我的灵魂竟已失语

五月,伐檀之声淹没双耳
我怀抱绝望的岩石,关闭真理的嘴唇
走出肮脏之境。这汨罗河边,几乎听得见
三十年后,南方的宅院之门重重地塌裂。


第六章:对话02

(天空黑暗。大地的红向四面八方漫延。阿房宫的房顶。一场发生在子夜的晚会)

歌队:这大风若无形之火,逼向无语的上苍
时间的广场,谁在高唱?
谁攀上大地的极顶?
谁招风呼雨,扭转乾坤旋动的规律?
谁触及火的灵魂,披上无上的金冠?

男:颂歌狂热地吹送,激起我感官上的冲动
抚摸着自己的躯体,我诧异于它已
成了这大地的轴心,成了子民的居室,成了四脚的方鼎

亘古的大地向我礼拜,草木百兽
纷纷朝向咸阳——这个太阳升起的地方

我们相遇在时间的另一个方向,我看见你
闪光的利斧,斫开时黑暗与光明,我看见你
站在天地的源头,而我
成了大地的终结者

歌队:水和泥沙,都流向这边
将上行的阶梯层层迭高,站在塔顶上的人啊
你是否看见身后的来路
是否看得见未来的途程

第七章:向火

月将至西,但众火皆烈,初秋的火焰
在此作短暂的聚合,火们张开喉舌,宛若岩层下
向上的紫气汇合作利器这预示着什么?

一只手提着自己的头颅,从山巅走下来

我振声大喊,山谷报以锋利的回音,多么
响亮的大地,佛闪电鞭及咸阳的屋脊,瓦砾断裂……
这是燔耕的季节,泥土之下陈朽的麦秸蕴生出暗火
众神再不能孰视无睹,不能面背骨肉铺设的大地

一场注定的雨雪降下,雨雪中万手交触
将战争的场面,反复排演和咏诵
大火将烧毁殿门……(嘘!这是刻入鱼腹的秘密)

火焰生长在火焰之上,它们相互喂食
相互颂唱,也相互交恶,相互吞噬……
时光的摆渡者
修复好舟楹上的刻痕,他将重新安排时间中的剧本


第八章:对话03

(大水向源头洄流。万马俱焚。红色,还是红色。悲弱的对话被流沙淹灭)

男:天空,太阳的红滔滔不绝的铺开
我总是作为大地的核心,将这悲伤的热量接收
我经过的地方,马蹄和骨头嘶嘶作响
暴雨倾降,雷声盖过头顶……
  
但是虞姬,锋利的群星,正向我疾飞而来
大风和水将我的头颅扭曲,一把枷铐与我对峙
我成了,悲伤的王
垓下的歌声像泥土下升起的戈
刺透箭袋……我成了悲伤的王……

女:黑夜的王,石头的丈夫
在我们相拥的乌江边,江水漫上膝头,蝼蚁骤聚
铁器生出可恶的光芒和笑脸
它们饮断我的血,饮断我的生育

我的胸膛却仍然灼热,期待降临一场
轰轰烈烈的坍塌
乌骓的嘶鸣中,我听见巫师
捧着我们的灰烬,平静地走过,乌江
从来没有这么平静过。


第九章:大风

站在山顶,我感到了大地的饥渴,疾风如刀
砍断马头。我感到大地的暗火,像早年注定的闪电
击中天穹的苍鹰。我是那操斧之人,站在山顶

火焰自脚下漫开,我情不自禁地唱起歌:
我是另一只鹰,平原之上,两河之上,我口叼
巨虎之肉。一万条路在我体内交错,我是路上的
行猎者,行走在过去和未来

我是操斧之人,生存的关健是斫倒一片树林
我是欲望的火舌,弑兄为衣
我是黑夜里的黑夜,感到了独燃的孤寂

今夜,回到了出生的地方,旧庙池中筑起殿堂
我是路野的苍狼,代木为渡,遇肉为食
但你看见,我的身体在时间中,溃败,溃败……
成了哄抢一空的粮仓


第十章:黄天

温润之月,鬼魅横行,恶毒的雾气使大地、山峦
失去平衡,一切都尚在完美的酝酿中
火山的鼻息与他们的呐喊相呼应,这呐喊鞭及之处

宫銮失去重心。他们借助巫师夜半的呓语
借助鸡鸣之势,向上、向上,野草漫上城头
水的本质正在倾斜,山巅的雪正在溃散
必须以熊熊之火,将这贫瘠之地再次燔烧

种下十二种预言,安排好十二种假设
长夜里,火焰的气息和语言高于一切
乌云骤然聚集……

昼夜耕作的男女,口含烈汁,热血流泻的青肋
比树根更为繁茂:我抱着大地的尸骨
抱着父母的尸骨

这饥渴的肉体,长出欲飞的鸟翅
体发之父的大地,给了足够的暗示
黄幔覆盖苍天,剧雪之后,万物焕生

子夜时分,将身体磨成锃亮的利器
在雷雨之神的交幻中,揭开序幕,四面的水火
涌向洛阳,举行盛大的歌会,上苍的诘语中
我听见万马复践、砖崩瓦裂之声……


第十一章:司马懿

你看日光,它以无形之迹降于西山,回头之际
大江东流,他们像一艘艘木伐,最终匿迹于
天地相接处,在这消匿的背后——

一个老谋深算的人,面壁十年后步上城郭
将一扇扇城门关上,取出各种道具和酝酿已久的密咒
他遍体通红:谁不曾看见一片喧哗之后
久久伏垫的火焰,拭亮了凶弑之光?

巫师路过,目睹了流血的事实
倾城之火中,洛阳的石头城焚烧一尽
“你要走得更远,这是必经之路。

这是喑哑的季节,天生异像,星体倾斜
他如秋后之鬼手持利器,行走于麦田之间
至高至圣者,就这样于黑铁时代的嚣叫中诞生


第十二章:广陵散

午时将近,烈日映照下的洛阳城,鼓角与蛇鸣
雨点般骤响。一队人拥着两顶黑纱轿,在这
骤响中勿忙前行。你们要去何方?洛阳城啊
日落后的广场将是如何一番景象?而我

注定只能生活在你的背面,生活在翠竹丛中
怀中的重剑层层包藏?注定要以烈酒烧断喉舌
关闭幽愤燃烧的语言?

“我醉了……看着城墙上,砖块张开裂痕
像我裂开的身体,我醉了……所有乐调在此聚集
它们指向幽暗的深处。”

时间,从来没有如此的锋利,但此刻,红日西移
像我喷洒的血,染红了大地的刑场。夕光中的洛阳城
正随着我的身体和散曲,慢慢地下陷……


第十三章:十六国

我进入时间之阙,看见水气聚散无常
水气中,飓风捕树影,乌雀四散。我原是这
天地间的一秋叶,目睹了战争相互繁衍
我的脸孔随大地龟裂

关闭内心的意念,太阳关闭行走的灵魂
在疯狂的红色中,他们万马逐鹿,相互成就
用血红的帷幕蒙着世人的双眼

来自十六个方向的呐喊
潜入圣城的腹地,静宓的后花园在激战中失火

我的泪水下垂,触及冰山之石
焚城的火星飞过营帐。
宇宙像一首诗,承负了过重的凌辱, 在喧嚣中溃烂

这溃烂中我看见自己的前生,看见战争的惊怵
我原是一苦修的僧侣,俗尘杂念穿心而过
可今夜,来自大地的疼痛,在我内心生出许多恶梦

第十四章:南北朝

诸神都已沉睡,驾驭战马的人却醒来
来自不同村庄的人们,跨上骠骑,手持铜剑
身披铜甲的王站在高处,酣睡中的大地势必在战火中惊觉

黎明之前,将不同部族的战士的心集合起来
他们的嗷叫之声,盖过佛光之喉,他们推开
敌人的城堡之门,在血光相交中见证战争的愚昧
见证久经骚乱的家园,再次进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作为神的使者,我来到现场,我已厌恶这
久乱未安的局面,但历史的演绎无法逃逸这一节

我能预示,当两河度过汛期后
兵勇们连同刀斧归于尘土,金铸的王杖也染上锈迹
我将他们拾起放入时光之盒
在诸神观看的剧目中,这只是一个过场


第十五章:缢杀

我是反复开合的蚌类,开合中增殖出
绝美的梦,我是残暴的天神
以对抗者的身份,恣意铺张自己的意愿
我是一对貌合神离的荒谬之火
将大地的痛苦形容得诩诩如生

从长安到洛阳,从南方到北方,从沙漠到大海
点起连绵于天地的烽火
我是一个疯巅的王,我是众妙之门
生出万火相焚的图像,我是众魑魅之首唳笑间
众少女化身为白骨

我,是注定的屠戮之光,将仅存的良知
还给母亲,我是宫坻崩塌的神氏
流离失所,走向丧失殆尽的末路

我感到了时光的迅驰,也感到了业报轮回的恒久
我感到了平原的广袤,也感到了来自雷电的摧残
----我感到了歌女的颂唱,是如此短暂


第十六章:盛世

他见过旧城被弃,水漫宅院的情景
他见过骨肉相弑,历史的诘问不可规避
他深谙水、舟相载相覆之理

王忽然笑了,放下手中的青铜剑和盾牌
割断缰绳,马驹四散
兵勇们相别言欢,走上回乡的路
他们将冶盔甲为犁铧,阡陌上围火起舞

从嫩草贴地之势,从歌队的颂唱之声,王忽然笑了
大河两岸站满歌咏者,我听见紫气东来
风云来这是里相聚,土地温润之际,牛羊跑出草丛
迎向朝暾的光辉,峰峦举着脸与大海的气息相呼应

我听过最美的声音,那就是战斧的宁静
我见过最感人的情景,少女们坐在河边安宁地梳洗


第十七章:阎浮提主

大河之水翩然而下,天穹发生异像
巫师说起天堂和地狱。让你以女性的姿态
进入天堂的帝王之列
让你以暴戾者的身份,与魑魅合住地狱

这是凶猛的季节,神们心怀诡异在殿宇里纵饮
他们将重新安置性别的顺序,重新安排花开的时令

潜伏者终于露出水面,她不是归巢之鸟
不是采花的巫女,她把雄性的天穹关闭
将大地之门开启

她是面壁者,孑然一身深入密林,左怀念珠
右持利刃,将一个朝代的轮回毁灭

她是阎浮提主,在众神的卜爻中诞生
她在大地上疾走大声疾呼,经过了众多陷阱和唾骂
也承受过,无数闪烁其词的颂扬


第十八章:破东风

在致命的鸠毒中,我感到时间的有限
有限的时间里,我听到时间的诘问
那些闪烁其辞的经卷
像浅薄的杯盏,它盛承我一生的荒诞与荣辱

我本非帝王之身,历史的荒诞成就了我的荒诞
我更像一个探寻者,恍惚中窥视少女居住的洞穴
我更像一个诗人,顿坐花园内大声疾呼
目睹大水覆城,天庭毁于谈笑间

我从激流走上祭台,投身时代的凶杀之光我
复走下祭台,放下理智的刀柄,住入欲望之中

满腹经纶者,在欲望的鸠酒浸泡中,放下经卷
蜕变成温驯的狮子,你说我愁苦的笑靥如花
你说昨夜疾风吹破窗纸,你说山河垂泣朱颜改


第十九章:贺兰山

密语者把手伸入内心,触及青铜盾和利箭
那是数年前生锈的战事,殇死的兵勇的唳叫
停在嫩草上,与时间的交谈中,完成了顿悟

贺兰山下,两匹草原上的狼
急于把痛苦,种入对方的头颅,一时间血肉相熔
牛羊被火焰之王啜饮而尽
利箭的叫嚣相互支撑中,大地出现伤痕

大地沉默不语,老人们面朝上苍,撕破衣裳
再次目睹洪水漫过屋檐的情景

好像是时间中的一出戏,人们忙于畜牧
王们忙于战事,当祭坛之火薪尽烟绝
骇人听闻的传说,像秋叶,飘落得消无声息


第二十章:出河店

之冬,那么多声音在破碎,而大地沉寂
纷落的枯叶中,我看到了大地暗藏血的颜色
它映照着我的脸,和内心酝酿已久的秘密

之冬,诸神的车辇辗过我的草原
巫师静坐在水边
牛羊的嗷叫中,我领会了神们的暗示----

风吹草动之下,蕴藏着一场暴动,黑铁大戈的嘶叫中
众箭飞矢,万马朝向出河店之谷

务必慎择良辰,将神们的预示呈现:
黑色腊月,大风骤起﹐尘埃蔽天﹐纵兵进击
我能看见——

战火横贯苍茫,鸭子河之畔,敌对的堡垒
陷毁于万石疾飞。我能看见,你走上王者的高台
内心又在酝酿着另一个更大的秘密


第二十一章:徽宗

最后看一眼临安城内的奇花异石
你曾在它们中间,看到我的倒影,多像一株
灵异的花,生命在绚烂中虚度、自我消耗

再看一眼我亲手投筑的道宫,那些连绵的镶金屋顶
覆盖着大地的荒凉,我的国度在这覆盖下面目全非
我曾施法于此,像一个荒淫无度的道义者、沉冥者

此刻,我竟成了灾难的核心,感到了大地的悲恸
大地的悲恸来源于我的内心,像一颗覆灭之火
让我的子民承担了亡国者、殉难者的耻辱

我再不能大声地呼吸,再不能翻阅那些记载着
我荒淫的一生的画卷。向北、向北,这不是逃遁
历史的诘问者,无可逃避,站满在时间的每个阶梯

向北,向北的大雁落下悔恨的眼泪,仿佛天庭裂开
夕光中太阳陨落,星辰已经燃尽最后的光茫,我像
疯癫后痊愈的王,内心只剩下平静和麻木
在五国城,这荒凉之所,保留着一颗耻辱的头额


第二十二章:贾似道

我知道,额头上的过错再无法洗涤
历史的裂缝再无法修补,我像人间的魑魈
若干年后,看清了自己丑陋的嘴脸

我十指浸入黄河,染黑了大地;我将火石
投入自家的庭院,走向自我断送的道路
我知道,八月之后,闪电鞭及云鬓
万人引弓的场面朝向我,我和手中的金丝鸟朝向死亡

在唾骂中死去,我感到了罪孽的深重
大地裂开收容之门,我加入了炼狱者的行列

众人用时间修造了长长的仇恨
歌女们用喉舌编织了咒唱,我像一只老蟾蜍
将一个朝代引向潮湿的洞穴,引入死亡的梦魇


第二十三章:苍狼

阿兰豁阿的预言中,一匹狼进入我的体内
它迅速成为强大的力量,驾凌于一切事物之上
我目击飞鹰掠肉的情景,其间的微妙默记在心

异像纷沓,那么多美丽的形像在我面前呈现
我,生于黑铁时代的一匹生翅之狼
攀上大地的极顶,目之所及将成为我的牧场
我是一匹饥饿之狼,扑捕食物于苍茫之野

我是愤怒的爆雷,在毁灭与建筑中
臣服的颂唱盖过穹顶
我是不可一世的狂傲者,脸上露出空前绝后的冷笑

我是天地间的异像者,足及之处闻到了
死亡的气息;我是半人半神者,问道于兵刃的喧响
诡笑中,众神们维持的秩序毁于一旦


第二十四章:红巾军

我来过这地方,看见时间的沟壑长出新苦
一群思乡的人们,潜于黑夜
挖掘一条通往家乡的暗河
知更雀冷冷地啼叫,它是否暗示着未来的一切

异族的凶灵、手持长鞭的魔鬼站在河边
在他大脑肌群的谷地,一个个可怕的梦魇正反复排演
他晦莫如深的冷笑背后,祸祟骤聚----
众人举火,于明王之夜挑起一场巅覆之火

面对这无妄的世界,石人闭眼,河源分流……
诸事都出于必然,神的意愿驱使契机运生

时机已成熟,天降不泯之火于我----
号令朝圣者歃血为盟于子夜。心怀仇恨者首缚红巾
于神冥想之际,再一次为历史的伤痛揭开序幕


第二十五章:黄道周

麦苗忘情地生长,在这蓬勃生机的背后
那么多声音我无法察觉,那么多人走过
却没有听见一个朝代的齿轮断裂

面对这大厦将倾的末世,我曾将自己深锁在
铜山孤岛的石室,觅道于冥想
我曾捶胸呐喊,将报国的意愿刻入骨髓

但山河一派神弃的景象
紫禁城浸入日落的黄昏,走向另一个轮回

盛装的歌女已经散去,而我仍独自立在
他们聚会的山头,立在不可逆转的风口。巫师
你是否闻到了——

我热血中的固执?你是否早就预示了
山塌城陷的情景?是否预卜到十二月的婺源
我倒下的身躯,也无以填平一个民族的伤痛


第二十六章:煤山

黑暗从我内心向外衍生,今天的夜空
黑过任何一个夜
煤山之顶,我举目四望,只见天穹如盖
大地一贫如洗……

站在栀子树下,听城崩若果实坠地之声
我还能愁苦含笑吗?我从未见过光明的事物
从未见过歌舞升平的唱台,山河
多像一只内外交患的陶瓶,十七年来
我狂呼疾走,为它缝缝补补

然而今天,经过亡国之路来到此境,我已身心憔悴
冥王之火、殉国之火如此强烈,熏烤着我的躯体

星辰坠落,诸神的福音绝迹。我和你的子民
像失巢的鸟群,四散哀鸣。亡国的艰险历程上
你是否曾放下所有的欲念,向自己询问病痛的原因


第二十七章:对话04

(天空被分成两半。一边昼。一边夜。众影子来来去去,最终消隐而去。广场漫无边际)

巫师:我们在浩大的广场相遇,枯死的落叶相互交融
一种声音将大地的双耳捕捉
蓝色的声音,将天空的肺叶扩张

修罕:也许是出于某个传说,也许是出于注定的仪式
从人举起双手,像众鸟弃离的枯槁树杆
更多是一种无法的言说的孤寂
白色朵不适时宜地绽放,以极刺眼的姿势插入秋天的心脏

你得到了什么?
你又失去了什么?
你为何痛苦的十指反复地打磨?

巫师:大地像一个喑哑的妇人,悲痛地捶打着自己的前胸
大地正将一个个传说,一个个头颅运往宿命的列车
我还能说什么?

修罕:海风已将你健康的脸扭曲,让你面向黑夜
面向时间的疼痛,秋天的乐曲最终嘎然停止
众人散去,而你仍站在广场中央
像一个大地缺口,容纳一切的黑洞

第二十八章:独白

(河水断流。稻田烧燔,灰烬漫飞。少女扑倒,身体里长出绿草)

巫师:深秋,河水堆聚山冈,那些我赞美过的
树叶像穷孩子的灯笼,又像我的手掌
在半山腰燃烧。生育过的大地躺在不幸的大地上
挂着两只永远干瘪的乳房

此刻,成熟的谷粒坐满天穹
于一个寒冷的夜,他们把稻杆深深埋葬
大地的痛苦堆放火上,烘红冻僵的手指
大地曾无数次死而复生,生而复死
在四季的轮回的爆裂中,我闻到了你身体
吐出的芳香

深秋的最后一夜,寒风相互推送
我像大地新产的儿子,坐在漆黑的河岸
看见牧羊的少年醉倒在路上
看见太阳躺在第一张病床上

秋天的苍凉走向我,我向着空荡的稻田,疼痛穿心而过
坐在漆黑的河岸,我的双耳如白花,听见
成熟的少女,在最后一夜,产下一盘血液后死在山岗

2003年10月至2004年1月•广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