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下水道 (阅读2768次)



下水道

他每天背着自制的炸药在楼下走来走去
这炸药能炸死两个人
他要寻找一个闪亮的点炸一下
轰,轰轰
听到声音他就能从下水道钻出来
他把自己塞在下水道中
他没弄明白,为什么要把自己塞在下水道中
他惟一清楚的事是
下水道堵塞了,而且是因为他的体积

像一个喷嚏一样打出来

他不过有一些秽水,别人老婆用过的月经带
每天吃一些下泔,用扫帚的竹须剔牙
受不了体内的膨胀双手自慰一下,你这虫子
然而这样就满足了
他才不在乎什么春天、阳光,效果也不错呀

像一次喷射,一次羊癫疯

但是,这个城市的美容师不断地
戳他的背,他的肚子,甚至鸡鸡
用铁丝、子弹、最污秽的语言
还有人兴奋地扛来了一架大炮,架在脖子上
对着他的屁股眼狠狠地开了一炮

不过是深南大道上的一堆狗屎

他的生存把下水道堵塞了,使城市大小便不畅
所以他必须被吸出,晾在市政大厦的楼顶
当他浑身哆嗦着想亲美人的嘴时
一声爆炸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是他自制的炸弹
在炸毁下水道之前,他先把自己炸毁了
不过结果都是一样,都是能量的一次释放
都是浑浊的眼睛在十月里的一次放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