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陈大力之死 (阅读3609次)



陈大力之死

一、 大力去世了

陈大力死了
我想我应该说点什么
陈大力是我的病友
一个28的小伙子
身高1.8米以上
人也不错
我们都喜欢看NBA

陈大力是半夜被推出去的
当时我睡得迷糊
只见灯光摇曳
一群穿白大褂的医生
像一群肉联厂的师傅
在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中
把陈大力推到了手术台上

醒来时我发现天在下雨
走廊里很安静
病房就剩下我一个人
一个女人悄悄地进来
我们互相看了一眼
都没有做声
她无声无息地
帮陈大力收拾东西

今天是火箭队与太阳队比赛的日子
我期待了许久
陈大力也期待了许久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
问那个女人
“你是陈大力-------”
我担心别人拿了他的东西

女人看了我一眼,没有做声
女人二十七八岁,很漂亮
我真想抱住她
就在此刻
就在这间房里
她不像一个偷东西的人

姚明转身扣篮
“好球!”
姚明打得非常漂亮
27分22板5个帽
多么了不起,绝对超级
陈大力为什么一个上午都没有来呢
这是一件令遗憾的事情
否则两人看球的话会更带劲

女人收拾好东西后
转身出门
我看见她前面的天空
还在下雨
她突然回过头来
很礼貌地说,大力去世了
我把他东西拿走
我愣了愣
说,好的,好的


二、姚医生

姚医生是10时23分进房的
年轻漂亮的姚医生
梳着一个俏丽的发辫
迈着一串纤细的步子
她有一对小小的乳房

我时刻想吸吮她的乳房

姚医生问我今天怎么样
我说好极了,就是有点发烧
我叫她用手在我额头上试试
她就用手在我额头上试试
说不发烧呀
我说你多试试
她就多试试
当她再次把手放在我额头上时
我把她的手紧紧地抓在怀里

我时刻想吸吮她的乳房

我要在生命结束的那一刹那
把姚医生揽在怀里
我不能把生命白废
我不能把青春丢失
姚医生就是我的一粒救命药丸
一棵走向幸福和彼岸的稻草
汪洋大海中的一艘渡轮
当她穿过长长的走廊开始查房时
就注定了要落入我的口中

姚医生说,你不会死的
我冷笑一声
昨天晚上
陈大力就死了

三、私事

姚医生是对的
当我吸吮她的乳房时
我发现死是一件私人的事
具体到陈大力身上
就是陈大力私人的事
虽然我们同住一个房间
虽然我们患同一种病
虽然我们都爱看NBA
但是陈大力的死与任何人无关
与我无关
也就是说
没有人要为他的死承担责任
更没有人要为他的死而死
甚至没有人要为他的死流一滴眼泪
我的生命装在我的桶里
他的生命装在他的桶里
我的桶与他的桶无关
他的桶破了
我的桶还装着我的水和全部的骨头
我随时可以从里面舀起中午煮饭的米
我随时可以吸吮姚医生的乳汁
陈大力的桶破了
让大地来把他盛装
愿他今年种下明年就能开花

四、时间

夜晚
我睡不着
时间在我血管里流动
时间无所不在,不仅仅是一条河
时间照亮了陈大力的空床和被单
关于死亡,那是人生无法抵达的高度
包括你,陈大力
当你死亡的时候,你已失去了意志力
所以你仅仅是死了,而没有到达
那么今天晚上你在哪里呢
在这个我肉眼所能看见的世界上
在这个时间的表面
你停在一朵花里吗?像一只蜜蜂
或者躲在灯光的背面,在钨丝里
你能看见我孤独地躺在床上吗
当时间像走廊里的一阵风吹过
吹得我微微有些颤抖
吹得我头发竖了起来
吹得我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陈大力,把你的身体也拿过来吧
在寂静的夜晚,躺在床上
跟我一起享受一剑穿心的味道

五、飞了

陈大力死的第二天
我的股票连升了18块
姚医生换了一件性感的唐装
窗台上的玖瑰花娇艳地开了
今天的气温也回升至23度
花园里有个小姑娘在跳舞
两只蜜蜂开始交配
身体健壮的保安躲在监控室里手淫
我也从床上爬了起来
用手摸了摸身体
乳房、四肢、屁股
它们都非常好
我笑了
决定下楼
我向门口的清洁工小芳敬了一个礼
我向提着化验污物的护士敬了一个礼
我向所有的医务人员敬了一个礼
我向人民敬了一个礼
我穿着一条短裤衩在东湖医院的大门外
疯狂地奔跑
我冲破围墙沿着北环大道
跑到了宝安机场
我在跑道上一挺胸就飞起来了

六、游戏本质

我发现这是一场游戏
事实上陈大力这个人是不存在的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当然我见过的人非常有限
也许佛山就有一个或者在大连
世界这么大,人口众多
陈大力是无关紧要的
晓水也无关紧要
我们都可以把名字抛掉
就剩下一副身子
我们也可以把身子抛掉
就剩下一个灵魂(当然这种可能性不大)
我们也可以把灵魂抛掉
什么都不剩
但事实上最后什么都不会改变
就连今天的气温
明天列车出发的时间
我们也可以说,陈大力是存在的
不过是另一个人或动物
或者干脆是地球、月亮、太阳
我们还是可以把陈大力抛掉
因为我们可以把满天的繁星
脚下的硬地抛掉
这只不过是一场游戏
允许任何一种假设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