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一个现代灵魂与但丁的对白 (阅读3454次)





灵魂抱着自己的身体,像狗守护着金币
但丁从堤岸上摸了过来
黑暗的洞开始有了一些光线
当他们能彼此看清时,便停下了步子

但丁:清明的人,你有鲜嫩的肉体
你有鲜嫩的四肢
你手心上有奔流的河川
就连你脚下的河川也不如
为何你要到这路上来,而不顾在阳光下
灵魂:圣明的哲人哪, 你的眼睛真如一束电光
这黑暗的路上本来不见五指
这黑暗的路上本来也川流不息
但没有一个人看见我
因此我坐在这儿等了很久 圣明的哲人哪
因此我坐在这儿等了很久
但丁:是不是我已经离去?
灵魂:自从那次森林中迷路以来
上面的情景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
可是我要说的而我不能说
因为城门已牢牢锁在嘴上
因为瓜果腐烂在手上
就像光阴的飞碟和虫子
但丁:飞碟和虫子?
灵魂:心中有光明和火的人
我手中的瓜果在开放
而我的身体在腐烂,随着河川流走
我是在看着它的流走, 如千帆相竞的海上
但丁:那儿不是有阳光?
那儿不是有微风吹动窗叶?
那儿不是有情人站有沙滩上?
灵魂:但是一场黑夜抹去了一切
使我降临到这儿来
我是垂直降临到我的底层 地狱

也就是你现在经过的地方
这儿岂不是更加坚硬,也更加牢固
更能摸着周围的一切 就连黑暗
但丁:但是苦难的人儿,应该去上帝指引的地方
应该在肥沃的地上
耕田 播种 上班下班 生儿育女
在清明的阳光下,朝着路往前走
灵魂:圣明的哲人哪,你的话对极了
圣明的哲人哪
我且躲在这儿流一流我的眼泪
我且躲在这儿听一听寂静的琴声


贝亚德上,拉着了但丁的臂弯
她的手指犹如刀削的葱尖
她的谦和柔顺的目光
也瞧着了那坐在石上望河川的人

灵魂:我要流一流我的眼泪
但丁:我的手指不能给你一些安慰
我也仿佛回到了我的家乡
丢失了的佛罗伦萨,在那儿
有野鸽子飞在绿波柔柔的田野上
有风从四面八方吹来
教堂的塔顶指着黄昏的天上
在那儿,仿佛在我的泪水中
生活就像梦想一样
灵魂:胸中有火和光明的人
听了你的话更叫我伤心
我从来没有听过你这样的话语
但是船儿带走了一切
在绿波浩渺的大海上我已经不能一见
它永远在我心中
如白沫在海上
但丁:是不是爱使你到这儿来
是不是爱使你心肠柔弱无力
灵魂:尊敬的哲人哪,我已经不能告诉你
在世上,我也是一样的人
我也是穿着了上帝衣裳的人
但在那儿,上帝已经死了
但丁(惊恐地):死了!
灵魂:自从一个疯子出来之后,它便死了
现在连疯子也死了
只有一群人在大路上草木一样生长着
草木一样在四季的门缝里望着天空
但丁:天空不会下雨吗?
灵魂:雨落下之后,流进了河里
又通过流河流进了海里
但丁;道路仍然发白吗?
灵魂:阳光照在地上时,它就像人的脸一样
但丁:我已经不能够随你去了
但我真想告诉那儿的人
上帝仍然活着,上帝永远在自已身边
就像天堂永远在自己身边
那儿可以容下无数的人
但容不得沙子
灵魂:也可以容下我吗?假如我
抛弃尘世的苦难和爱情
假如我抛弃尘世的肉体和灵魂
假如我抛弃美丽的早晨和黄昏
抛弃马匹和草场 白杨树
假如我抛弃船只
随风在海上
也可以容下我在天堂的桌子上吗 抱住我的情人
但丁:孩子啊,你的目光痴迷
你已经把种子洒遍四方
你要乘着你的马车在故乡的路上
灵魂:但是地狱?
但丁:那是天堂的阶梯
灵魂:但是地狱?
但丁:是心
灵魂:哲人哪,你的话语使我糊涂
使我的四周越来越空白,越来越黑暗
但我似乎见到了光明
我马上就要见到光明
梦幻一般的光明啊
但丁:孩子,顺着光明走吧
顺着光明就能找到梦想和希望
就能见到真正的天堂
天堂的光辉洒在你的路上
灵魂:再见了,哲人
再见了,贝亚德,我老师的翅膀
但丁:再见了
贝亚德:再见
灵魂:再见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