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挽歌 (阅读3073次)



挽歌

一屋子的人都在等他死去
死亡的过程不是很顺利
事后我们发现足足等了4个小时
这个曾经对我们指手划脚发号施令的家伙
如今像只麻醉过的动物
在死亡的路上昂首挺胸

呼吸机、起搏器、点滴,更多
桔色的药水在他血管里堆积
他跟我们握手微笑说“谢谢”
他脸上少有的真诚
在天刚刚蒙蒙亮时开始发暗
他年老色衰的妻子以及同事
还有一个漂亮的医生
等着(差不多成了期待)他把最后一口气呼出
然后好赶紧合上他瞪了48年的眼睛

打扫战场
一块刚聚完餐的草地
把那些杯盘碗盏放在水池里泡洗用洗洁剂
把桌子抹干净等着第二个午餐到来
又有人提着鸡腿羊肉走在去烧烤场的路上

现在是8时32分,“现在”多么重要
拉拉失去了“现在”
一个跟我一起看黄色录相逛超市的家伙
当年还只有三十几岁
朝气逢勃幻想跟多名女人过性生活
在耗尽了所有的能源之后
如今他把那个闪着性幻想的身体变成了一具尸体
这与一辆抛锚在深南大道的汽车有本质的区别

没有人哭
没有人说话
沉默比什么都重要
一个远离死亡的人在走廊外唱歌
歌中唱到太阳一首过了时的流行曲适合于60年代
还有人在看热闹
半躺着身子枕头压在腰眼上
拉拉的两个病友(男,分别是32岁,68岁)
他们两人都没有死他们在沉思
但是他们跑不掉
何况你得了癌症你能跑到哪里去

漂亮的女医生
她的存在使我不时回过头来
寻找她那美丽神情
一双娇嫩的手指
在白大褂的掩护下藏起止血镊剖腹刀
我知道门外还有许多观众
守在明天商报大厦东门外的风口
交头接耳
谈论死者的生平事迹以及下一个可能是谁

忘记他吧
那个人
不要把他留在他
不要把他交给陌生人
那个嫖客、记者、移民、情感失意者
那间谁都可以进出的房间
彻底忘记他吧

拉拉
年老色衰的妻子开始给你穿衣服
已经没有关系了凋谢的姿色与你无关
真奇怪
跨过早晨的尸体偿温
一具有温度的尸体
身上肯定还有许多人的气息
还在路上奔跑汗流浃背逃避饥饿为了那块5角钱的面包
奋斗啊
拼搏啊
往上爬啊
不择手段啊
心肠变得越来越硬
今年你刚评上副高称职工资下个月发下来

很多人在路上赶
抬头挺胸或低头摆尾
撕开窗帘就是著名的深南大道
阳光灿烂
有人坐在凳子上听收音机
播完了美国大使馆爆炸的消息后是一条性病广告
淋病不用怕有淋必治帮忙
一针打下去
不会再叫再喊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

再也没有人知道拉拉的思想
关于一具尸体(有温度的)脑袋停留的地方
他把思想放在哪个篮框里
继续写他的报告领导讲话稿毫无疑问的垃圾
多么模糊而空洞
那个聪明的头颅
你能用“一切都玩完了”解释吗

妻子
她怎么解释她的生活
像一张用过的邮票把手伸进被子里
用她那擦拭玻璃茶几的手
在拉拉光裸的身体上来回运动
你害羞吗你那短小的性器官扁平的胸部
为什么要把你盖住
因为有人在场吗
因为有一个漂亮的女医生怕你再一次雄伟勃起

白色的衬衫
领带打了三次才打正
刚从万佳百货买来的西装
像要参加一个酒会
我一直没有看清你那套西装的牌子
当我托着你的屁股用力往太平间的抽屉里送
当领子翻开残留的污秽把所有的都弄脏了
有什么意义呢?
你有什么意义呢?
我躲在角落里想
你穿什么样的牌子都没有用
我也一样

上午9点正
所有的人都离去
死亡已经结束
又有人走在去烧烤场的路上
一只丢失的小闹钟在床头柜上有力地向前走
没有停下来的嗒的嗒像扛着枪
我在隔壁房里用菊花牌洗手液洗手一共洗了三遍
我把手上的水擦干慢慢走出来
我想回家
当我走出极度晕弦的病室
阳光灿烂的花园突然一声爆炸
白光一闪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