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羽衣甘蓝 (14首) (阅读5706次)



  羽衣甘蓝

在站前的街边
你停下脚步
“它是什么?”
你的手指向半人高的花坛
上面种着一些观叶植物
红红绿绿
穿着蕾丝的苞心菜
那天你的心情很好
肚子好饿
我们赶着去吃晚饭
可我还是没有弄明白
它的叶子可不可以吃
在三年后的冬天
我想写信告诉你的是
它还长在那儿
现在,我已经知道了它的名字



金桔


昨天,在水果店
我趁着老板秤橙子的时候
偷尝了一颗金桔
于是我又买了金桔
这样的场景令人感激
连同这个午后――
扒在手提电脑前
孤单单一人
嚼着冰凉微甜的金桔
喝一口热茶
房间里静悄悄
太阳从四楼的窗户照进来
屋脊上的积雪躺在阳光下

2006-2-9


拯救


有时,我把城市看成是沙漠
我钦慕马路上的那些送水工
一辆摩托车或者自行车后面
驮着一些巨大的水罐
穿逡飞奔在险象环生的车流
相信他们
才是世界的拯救者
等在另一头的
我们的老人和孩子
的被城市污染弄坏了的胃
白天
把我们呕吐出来
像吐一颗沙砾
夜晚再吞回去
小心翼翼的白天里
我们保持着圆滑
不要硌了他们的牙齿


2006-2-9


一部外国黑白电影


煤气灯下
一切都得以完好保存
一个优雅的年轻女人弹着钢琴
是舒曼的梦幻曲
熟悉的旋律
门外停着马车
衣衫褴褛的乞丐
夜深了
世界从没丢失过什么
伦敦大街飘起陌生的雾
一如当年的露天晒场
黑压压的人头上面
飘起安静的白色下弦月


2006-2-8


旅途之中

旅途之中,我不能够永久保持
我的穿越和上升
有时候,我无法阻止重力
就像不能够阻止
风。以及马鹿在动物园长出犄角
起码,我能够
阻止或者延缓,我的坠落
即便我也不能够阻止或者延缓
我的坠落,那么
在下坠的过程中,希望我能够保持
我的姿态。像中矢的飞鸟
半空中仍持有静止的滑翔
在着地的一瞬
闻到花香


2006-2-10


钟表店老板


钟表店老板的恶梦是
一声巨响之后
墙上所挂的钟表应声坠地
时间穿墙而去
指针诡谲的手,指向虚无
曾经的顾客沦为人质,被时间带走
只留下一片荒芜
他大喊,不!
伸出的手
只抓住一把碎片
他流血了
鲜血在半空即刻凝固
就像头顶静止的云朵
他不禁喃喃自问:难道这就是永恒?
他陷入永无止境的痛苦


2006-2-10


窗台的麻雀


在我离家的日子,它在窗上坐了窝
天亮了,它站在自家门前唱歌
像钩子,把我从梦里拉出来
它的歌唱需要听众
而我读书,后半夜才睡
它恪守祖上早睡早起的训诫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显然,我们拥有不同的时间观
大部分时候,我选择沉默
像对待一位朋友的熟人
容忍它在我的碎梦里鸹躁着进出
有时,也忍无可忍地爬起来
轰走它。有时是两只,有时更多
这冲突只在清晨。整个白天
只有我在空的窗台后面
写一首麻雀的诗


芍药(有赠)


假如,人和植物有轮回
我想,我该是一株
草本芍药。也许应是赤芍
红色的花和红色的根
乍看与牡丹相似
更有些乡野气。花朵更单薄
初夏时节,花香浓郁,在山坡上弥漫
如同一种守望
你不来,花香亦不凋零
赤红的花瓣金黄的花蕊
被剪离枝头
成为适宜保存的饮品
有一天,在城市的仓储柜架上
你一眼就认出它
依然是赤红的花瓣金黄的花蕊
而余下的过程我已作了演练:
中号玻璃杯80度的水温
一朵花就够了
它的芳香略带一点点苦味

2006-1-23

雪仗

一连好多天,天空抑郁着
我们频频抬头看天
有灰色的雾
我们躲进梦里,梦见火车和绳子。早晨
一切变得明亮和安静
雪花堆在屋顶和窗台
有时这情景发生在傍晚
窗玻璃有唰唰的细响
(又是浸人骨髓的牛毛细雨)
直到楼下的空地上传来一句
下雪了!下雪了。雪不停地下
雪花越来越大。该发生的终究发生
我们走出房门,心情变得轻松
街上,马路轧成了溅着雪浪的池塘
人潮和车流
匆匆忙忙。洗着雪花浴
头上的树枝开满绒花
孩子在玩打雪仗
街角,一个胖雪人
它有一根胡萝卜做的红鼻子

2006-1-19

鱼塘

再次经过
看不到惯常的涟漪
一层薄冰
反射冰冷的阳光
打破这无边静谧的
是几声唳叫
让人不由地仰面寻觅
没有风
铅灰的天空了无痕迹
继续往前
围栏内关着几只家鹅
它们是鸿雁的近亲
鸿雁已经飞过多时

2006-1-14

汴河运沙船

沙子已御在了岸边
金黄的一大片
不知从什么地方而来
沙子是湿的
前天下了雪
午后的太阳照在船舷
几床旧棉被上
从船舱口看进去,里面显得灰暗
船上没有人
我离开的时候
一只大锚
正努力地扣住岸上的石块

2006-1-14

独角戏

我是惟一的
我被命名为竞争者
如此,就有了竞争对手
张三?李四?他(她)们
其实都不存在
舞台上,我习惯于独自一人
我想,我更多时间存在于冥想之中
我的窗外,是候车室
摩肩接踵的人群
水一样流淌而过
有时,我摊开一张地图
我在地图上旅行
一个虚拟的目的地
同样有一份预期的收获
这让我兴奋不已
夜晚来临,水浸满庭院
这镜子里的世界更加具有戏剧性
像一首抒情诗
为此,我还需同时扮演一位仲裁者(上帝?)
和他的帮手
让所有的过往一一回到当下
成为正在发生的事情
那么,我将如数接纳
并在落幕之前
赋予它们一个新的结尾

2006-1-13

江南

江南有雨。打湿衣裳
有雾。你的眼睛
看不到眼前
通往山顶的台阶
望不见长江
以及渡船
你看见
白色的雾里
那些低矮的路灯像温柔的星星
踩着落叶
你的双脚在长长的樱花路上
徘徊复徘徊

2005-12-9

洛丽塔
 
它的图案是一个闭合的蚌
捧在手上
微微发黄的外壳,显示搁置时间的久远
丢手以后
如一个缤纷的梦。沉入水底
在天色明亮之前
为适才可能存在的完整性
让彼此心存感激
让那些文字回归
书页
只保留声音。
让它在夜晚的长廊上空久久回荡
保留想像力
以等待水落石出的一天
并为了可以预见的
一场酣畅阅读
去喝一杯
但拒绝香烟
有时候,你需要保持
对某种物的禁忌

2005-1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