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合 肥 (阅读3235次)




(一)

“我不在书吧,就在去书吧的路上。”
一个诗人这样说。

其实,你更多的时间花在了路上
有时,你怀疑,这是一个虚幻的城市
你的抵达和离开充满着幻梦
风景一路铺陈
几天前刚刚下过雪
正在慢慢融化
预示一个更新鲜的春天
你最终只能爱上这一路上的风景——
河水的位置不断改变着
去年,你看见一只鹰
在车窗外的天空中静止不动
前年,高速公路上,你看见
孤单单两只羊。仿佛从天而降

(二)

三月的台阶上,忍冬
爬上蓠芭墙
花蕾一天天膨胀
四月花开。已像街边小卖部的
啤酒泡沫一样白
继而金黄。五月是石榴
在银河公园
抱狗的小男孩对着镜头笑着
乌黑的头顶
我们仨坐在铺满花瓣的树下
用手指辨认——
梅花,玉兰,蔷薇,海棠,桂花
它们一一落过了

(三)

我要说,这个城市让我印象深刻的
是树。与那些北方的树有所不同
在这里,它们的枝条低垂下来
让我的手指能够触摸得到
那些披头散发的乌臼
我把它暗红的叶子随手装进衣袋
尝试用体温烘干它,来年春天
我穿上旧衣
它在我的手里已经变得难以辨认
在植物园
巨大的董铺水库犹如人间仙境
水鸟飞来飞去
水杉们临水而居,风中
脱去生锈的旧衣
秋天银杏结满果实
高大,俊美
当我再一次光临,只剩下一地
黄金的叶片

(四)

午夜的窗台
白天恣意汹涌的人群
水迹一样消失无痕
街灯的眼整夜亮着
树冠上金黄的枝条
洒下斑驳的阴影
雨停了
淝河路宽大的袖管低垂着
一个大房间,无数次地进出
身旁,躺着的人发出酣声

(五)

有人抵达,有人正准备离开
交会时,需要尴尬面对
一些暧昧眼神
“是否,江水不再向东流?”
恋歌房里歌声响起来
车来车往,迷失在隔壁的天堂
昔日情敌,放下戒备
把酒论道
另一个房间
你一遍遍阅读往日书简
用呵出的热气取暖

冬日清晨,早班车缓缓驶出城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