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没去过塘沽 (阅读3325次)








我像一棵树栽进
你的命内
那一天乌托邦来临
一个阳光不明不暗的下午
沿着高速路我们逃离
北京兰州上海和新加坡
我们逃离一切地方
去看海
在那里
我们能逃到哪儿去呢
我一看见海就淹死了
像桃核掉进污泥不能自拔
我将破罐破摔长肉开花
像生活操我不能自拔

大气不明不暗
树影淡若蝉翼低语
它在梦中患上甲亢高歌挺进
在一艘蛋形的飞艇中产下这样一天

带着馊味的屁股没有冰箱就会烂掉
熟透的青年没有空调就不能享受高潮
而我只用冷水擦身
我产下一堆报纸来当被窝来顶替手纸
为此我吐了又吐
在某一个午后顿悟

阳光不明不暗
秋天的蝴蝶匆忙死去
我迫不急待要搂住你的腰
你和我一起向晚节致敬
一起颓废老朽脱发掉牙

你性器之美如一枚杏核
一个烂透的秘密在光中颤动
火苗搂住木柴在我的ZIPPO中
劣质汽油缓慢挥发如老朽脱肛
劣质汽油从不谄媚向老朽点枪
该死的汽油也从不向我谄媚
让我在冰冷的大海面前
突然一无所有
丧失了焚尸的勇气

我顿悟劣质是生活的本质
像我爱你颈上的碎珠
爱你手上的婚戒和给我的谎言
我栽进你的命内
扎进这座城市
任何一个阴暗的角落
脏得看不见

趁还来得及幻想
挥着铲子来挖掘
我挖出你大腿上的汗毛森林
准备好为私奔而匿身之所
再挖出你胸前的明月
理想从来主仆相伴亦正亦邪
我为你双眼换上宜家的纸灯笼
为了远离电器你不会烂掉
为了你我在满月时分召摇过市的淫念
叫上十二宫的马车夺路逃窜
为了逃离青春拧歪的嘴脸
为了不干瘪枯燥,只会在国贸大厦前发呆
在宜家之家点起蜡烛

何不换上小拖鞋
何不披挂虚无
何不亮出你的红舌苔
何不扔掉小脑就此滑落

每一个婊子都让你热爱
每一座城市你苦闷
你模仿铁鸟飞跃国贸大厦
你的影子已经烂掉,肺里滴着春鸟的经血
而鸽子聚结在
建设兵团重型卡车的道路上

高速路,妖夜慌踪
通向一个烂掉的海洋
泥沙、粪尿、塑料袋和快餐盒
一个严重布防的码头、进进出出的码头
我不能自拔地爱上……



(200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