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最热的一夜 (阅读3225次)




无计可施的春天
梅雨
  阴魂不散。

说什么纯洁,不过是命运的迟滞?

我散发狼性的夜晚
嘶哑着嗓子
幻想高山症
养育噩梦

休克时,我进入……
红木小屋,人们漆上灯火
真境花园――水壶乒乓绽放

热水,油脂
混合着
情欲的焦油――
兔子不知道?
    它们敏于观察、怯于冒险
鸽子在天上
敏于发现、钝于抵达。

我也有过翅膀,我飞过,喝高了,为了丢失信件

为了在心房栽上教堂
让它们尖锐、挺拔
逼人仰视
而真实的肉瘤在长着
用螺旋体、松毛虫、独眼党工腐饰着国家

放出血管的末梢,网罗风暴
用舌尖舔,到最深的黑夜――黑夜――
性事的黎明
大头的神灵

请松开齿尖
放开纠缠乌云的闪电
下降。来吧。

这些瘤子、狗牙
封闭在玻璃中的空虚
与水的虚伪对称

在浦江口 沙岛跑马场
草乱长、狗叫着
你盲目跟从马场的义工
追踪着、创描着
抛弃青春
在示弱与等待中

同是这最热的一夜
――谎言――谎言
在把她守候。
把她丢下。

(200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