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八月蝴蝶 (阅读3401次)




从脚跟开始
你一不小心就滑落
直下高高的海岬陡崖

海风从大陆退缩向孤立的石头
石头阵,是祖宗们的玩意儿
祭司只烧灼了镜鉴中的女子
小小孤独的种子师

在开春时节,在灌木丛中,在腋下的密毛间
在汗珠与痒穴间

雾浪扰乱你的双眼,双手够去空落的高处
仿佛是意外的坠落
却来自于你的内心

蒙尘、害羞、耻为人知
目光躲闪、恨不得一跺脚
消失在地缝深处。我的烧荒时节的
姐姐

我们去不了街上,人深的地方
或没人的地方,相濡以沫的海洋

鲸船的青春,扬起康拉德的炭灰
三个月或更多

这是“八月蝴蝶黄”
一生仅有的行走,到金气克稻木的秋色中

你摇晃卡车,收干虚弱与沮丧的泪
散播风中的迷香

你用油脂涂抹,老巫婆婆!
抓住我,认作是你的儿子

在海岬陡崖,在妒意丛生的葡萄牙
海镜雾气森森,扩展到水中的金刚语义

通透、致密的辫子  就是
瓷花悬荡的水缸,我扣住一只虫子

这并不是我的一切,但我扣住不放
这里面是陌生人的相片,我喜欢你时,我就扣住不放

徘徊高崖的雨天,那时我想起这
弥慢于性情之定命
三世或更少,我当我是扣住了她们。


(2001.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