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宁村 (阅读3144次)




想起小时候,洪水沿坡而下
穿过宁村,漫过我家的院子
我总是记不得,是不是
有一只巨蛙
随水流
冲卷而下

村东侧的林荫路两旁
高大的钻天杨,被从路心穿过的风
吹得向两侧微弯了腰
远看好像圣地的分野
面对提着钥匙的人们

对于过客是普通的风景
对于幻想是故事的分野
月亮总是高高
显得微渺
而树林在暗处凑拢
愈加不成形

这些碎片好似
新近栽下,而没能挺过来的树苗
给山坡留下了土坑,蓄满沙子
悄没音的
落下疤痕

栗树与刺玫
一个腰下遍地刺猬般的空壳
一个枝上尖利的小刺
丁香串从紫色漂成粉白
恰如时光更改
果园中的月铲
坟底的暗笑
灌木丛中闪烁野兔的肥腰

我是随你的记忆到达这陌生的村子
在你混淆的记忆中
许多物类,易梦其有,难辨其无
那从山坡上滚下的
大蛤蟆,甚至
难称其为兽类。


(2006,5 密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