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无题 (阅读3257次)



当她说,她已不记得了
她的忧郁?天生如此
何世曾有此种心态、眉眼
象细木林、黑树皮探出狎猥的手臂
湿漉漉,遥远但却呈现在你的眼前
仿佛天边的乌云孤立在游曳的闪电中
她的命运,在淫猥的南方
被前世扭弯,信奉腐叶与自由落体
在大国的边陲、小镇的黄昏
当她去看海、去解放横遭束缚的心灵
望见晴空万里,尤若雷电高悬
当她一并继承下兄弟、私生子、痴愚的惩戒
当她代替飞蝇粘上污泥、飞回人世西街
薄翼透明、遍布裂纹、状若晶体
夕阳弯折、肮脏,像一颗痣
提炼出肤色中的秋光

(200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