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路 (阅读3302次)






看见树耷拉着叶子,在夏日的光照下被风扬起。看见黑色的垃圾袋堆在半边虚掩的门边,有人进出。一条路,反复地被人修理,这些人黝黑的脸,他们的手不断地挖深生活留给我的记忆——并夜不停留地挖——机器的轰鸣,让整个房子颤微起来。它的两边被隔开的挡板被人卸下来,他们喜欢走捷径去菜市场、去早餐店、去商铺、去上班。推土机和拉土机来回跑动,路政指示牌提醒他们:修路给您带来不便,请绕行。却有人为此付出一条腿、半只手,或者整个身体——没有人搭理这些,他们依旧熟视无睹地穿行。他们要省掉力气和时间,在自己的身上,在自己的大地上。往往,一条路整理好了,他们丢掉了命运,剩下残缺的手或脚。我看过去,端直的水泥路,很漂亮,五颜六色的人看上去完全没有了那回事,他们可能不缺手不少腿,但在路上还是遇到发生车祸的的事。这些陌生的脸,刻在青春的记忆里。我无法找回置身之外的感觉,我无处不在其中,那些路边小贩提醒我,我可能需要这些廉价的物品;或者是蹲在那里的小工们,我想起我家的厕所堵塞了、墙壁被熏黄了、插座可能接触不好、地砖裂缝了;还有我想买掉旧报纸、空瓶子、废塑料,收破烂的人排队在那里等着。这条路突然来了这么人,还真好。路边上有多了许多店面:理发店、便利店、面馆、话吧、快餐店、棋牌室、足浴、网吧、邮局、计生用品店、茶秀,它们陆续开张。我要找的人都在,我想去的地方也有了。它们确实有些乱,我的生活大概是这样的。住了一段时间,这些地方开始熟悉和破旧起来,但不久一些店面又开始翻新,有些彻底改头换面了——话吧改成了干洗店、网吧改成了歌厅等。而路还经常被深挖,加宽,填上,隔段时间又挖了,听说,一场大雨下水道堵塞了;不久,煤气管道改造;电缆要埋地下了;夏天没过,市政供热管道开工了。一条支离破碎的路终于开始支离破碎起来,像月亮一样,圆圆缺缺,只有它自己知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