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歌: 亲爱的水果 (阅读4267次)




石榴


我们像鸟儿爱着风。

一种轻盈,只有石榴。
一种轻盈,只有石榴长在疯树上。

我第一次写到石榴,它坚硬的外壳里面
藏着水晶或红宝石,
和它们小小的黄色骨粒,
清凉的透明血脉。

它是完美的:
一个国家里,住着无数羞怯的、
相亲相爱的子民。



桑椹


它们是被羡慕的。

这些柔软的紫色或暗红色小浆果,
这批孪生的小姐妹。
它们密密麻麻的米粒儿长满一张小乌嘴,
和一些小爱情。

一种谦卑的植物上结着的
纯洁与天真。
一种中国版的伊甸园
亚当和夏娃的童年。

它们是典藏,绝版的。



草莓


枝叶间一群露珠的死亡,
突出一双红色的眼神。

哈代借用了一个轻佻男性的右手,
它固执地到达苔丝的唇边。

一边是大边草帽下受惊的天真,
一边是楚楚衣冠下不能自已的本能。

我爱的草莓,不是你们享用的这些。
是侵占了苔丝双唇的那颗。



樱桃


唇。是风的唇:
亲着我的小面颊……

我挂在你门前的树上,
看见你不断地进出时代广场……

你的阔嘴亲啮,大桃子一样
丰满的水果少妇

我的身体里密藏着
羞涩的小甘露。

时光太急。我太慢,
却并不慌张。

我是自傲的:你们做你们的现代红唇,
我做我的古典小嘴。



梅子


穿青色外衣的邻家小妹,
在门边窥我。

她不媚。她窥我。

我们牵手。我们过嫁嫁。
我们不脸红。

现在,她穿着黄色。
现在,我不骑木马。

……我们是时光中
最无邪的那一对。



李子


水果家族中最谦逊的那一类。

不妖艳,不轻佻。
与桃为邻,不是出于暧昧的目的,
而是地理的必需。

所以,爱芳邻。
所以,尊师长。
不仅仅出于美德。

世界开阔了。
它也红了:
不是骄傲,而是不甘卑微。



榴莲


这么怪的水果:像箭猪,像菠萝。

哦,整整一个季节,我都在期待
她的芳香,她的甜。

而她是视觉上的炸弹,
味觉上的摇滚。
超出了水果的经验和气质,很远。

我再前卫,也吃不下这么另类的水果。



芒果


要爱她彻底的样子:
彻底的金黄——由皮肤到血肉,
到骨骼。

绝对的皇族。

所以,不仅仅爱她的颜色,
还要爱她的形状和重量:

一块肾脏形的柔软黄金,
绝对不超过半斤。

正如恍惚中的
八两富贵与奢望。



橄榄


“……绿色,可以吃,也可以入药。……”

让它入药吧,
把它给记忆,给和平。

因为,它是青果。
因为,依托它的是橄榄枝。

从今天开始:
不偷吃橄榄,甚至不打橄榄球。



杨梅


别怕。不是方言中的梅毒。
是一种暧昧的小水果:

“……果实表面有粒状突起
紫红色或白色,
味酸甜,可以吃。……”

可她太酸了,还咯牙:
仅有的一丝儿甜中藏着沙粒。

我不想吃。只要
这紫红色的天鹅绒小球晃来晃去,
……装饰我紫红色的天鹅绒床第。



杨桃


称她为“桃”,就一定是
桃的远亲,或外省。

绿色,或黄绿色……的螺旋状,
它多汁的厚树叶,或静止的水车。

那个季节,我是多么幸运啊:
在800公里以外的南宁,
邂逅到这水果中的瓷器。

……这艳遇,
让我温柔地脆弱了这么多年。



枇杷


她是黄的。有时不光明地
出现在天桥旁游移的水果摊上。

她是冤的。无故被红尘拽入
方言中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中。

不是她的某个地方,体内的某处有问题,
是她的芳名,不幸与“皮绊”谐音。

皮绊是急速的,闪烁的。
而她不是。所以,必需这样叫她:

枇——杷
这样轻缓的语气,这样慎重的停顿。

惟其如此,才能安慰她的清名。



柠檬


去阻止舌头说酸,
然后,就会有甜味来。

一个尖酸刻薄的背后眼神,
一段缠绵无措的枕边呢喃。

阴影是可以移动的,
生活是可以改变的。

加入冰块和柠檬,
给盛宴中的红酒。



荔枝


“常绿乔木,羽状复叶,小叶长椭圆形,
花绿白色,果实球形或卵形,外皮有瘤状突起,

熟时紫红色,果肉白色,多汁,味道很甜。”
《现代汉语词典》如此注解荔枝。

2006年5月的街边果摊,
我看见了荔枝的别名:妃子笑。

红尘。荔枝。妃子笑。
这是一千几百年前的风流艳史。

荔枝叫荔枝时,肯定是小家碧玉。
叫妃子笑时,绝对是绝代佳人。

一直是这样:我们把俗物的正史编入词典,
把贵族的艳史写进诗歌。


2006,5,18—5,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