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骷髅的生活 (阅读3769次)



  《骷髅的生活》
     ——献给欧阳·狄伦


欧阳狄伦,欧阳狄伦
一个肉体与骨头交媾的败类
游丝轻纱,并非月影下总是有笑颜
可含血不讳的通奸

一夜,片片致密的枝叶
久久地孤单在梦境的水流中
——充满泡沫的旋涡
你死去了很久
你生活了很久

      花园的骷髅如日常生活着
我想要制止那从开始就泛起的红晕
那从天空如圆石滚落的
那枝叶安静的预谋
那绝望地高尚地在被风干
又是一个苏醒得太早的节日

欧阳狄伦此刻,思考那
成群的浮现

在传道途中
下腭骨失去的是再也无法弥补的
和平或者暗自腹语

被紧紧的绑在需要的角度上
却达不到曾经的辽阔
      
      欧阳狄伦望着天空
释加牟尼这样的青牛即将出现
从空洞中像火凤凰般落在高的建筑物上

他常常想世界
是透露在地表的我
和一个苏醒过早的忌日

“此人杀伐重心不稳不乱
是乃乳白飞翔
墨色梨香香飘血球……
嗡嗡嗡……像下了火也!”
                ——欧阳狄伦之歌

欧阳狄伦你这匹骆驼
背负着我的光荣
背负着全世界羊的过冬青草
在穿过太阳的背面
你却始终无疑地恋着死亡
一路上,那几个落寞的咏春诗人
在践踏着仁爱、沙丘……
与一群黄蜂战斗
最终,爱上这世间生活的枯燥
骆驼的泪光里开始隐现出无数礁岛

欧阳狄伦你那凭谁
怎么推也推不开的心扉
于胸腐烂成泥的思想

欧阳狄伦面临北方的冬季
和爱情生下了三眼的孩子
手上和心脏在干裂、爆裂
昭示着我们对生活的细微发现

欧阳狄伦 冬夜的盗贼
飞雪令他心惊胆战
喝完两盅,美好的空虚
于是美好?横卧在沥青公路上
分娩出眼泪制成的飞机

欧阳狄伦常常对着镜子
能看见书和诗人 液晶屏似的反映
同他们走向年老 从年轻
欧阳狄伦若然向低处走去
义无返顾的奔向无知和缄默
无趣和内敛 鲜有的微笑

欧阳狄伦生命有无数次
而恰又用去了最终 惟逃遁失踪
划着长长的木船 尽力戒烟
一群木船 跃入到红色的江里
去往他所知道的久远
在四周充满水的夜里
说“忍耐是人的基本品质!”

像只傻傻的鹳 隐蔽在赣南山区
该重新定义宗教和社会

欧阳狄伦悲剧般的诗人
如他为了反抗生活而生活
而反抗诗歌而写诗歌

在子夜 如人一生的反复轮回
有一群鸟在子夜受精
繁衍了一群鸟人 互不相识
在想象里 巨大而不堪的诗歌写作环境里
苍蝇飞舞在新的诗无法完成的宿命


06/3/2,07/3/18,07/3/31,07/11/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