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记忆一 (阅读3606次)





从楼上望去,那片庞杂而低矮的建筑就是杨家村。我在那里买过菜,吃过饭,睡过觉。其中最有印象的是没有名称的私人旅馆。逼仄的巷子里,贴满了小广告:办证电话、治疗性病、招租、出租房屋、寻物启事、美容美发等,而楼上是旅馆——两个大写的字写在木牌或纸板上,歪歪斜斜。那低速旋转的空调声中,夏日的嘈杂分外明显,满地的纸屑和塑料被风吹走,夏日的水果摊上、餐桌上、菜市上散发着酸腐的气味,苍蝇叮在上面,污水不断地流进下水道。在它旁边,西瓜皮散落了一地。有人光着膀子穿梭在太阳底下,他们是二道贩子,手里兜售一些玛瑙和玉饰品,他们向推销人工仿造的伪制品。也有人围上去,七嘴八舌地搞价。花花绿绿的遮阳伞下,体态婀娜的女人不紧不慢地走着。如果是一对情侣(男女),卖花的小孩快速地跑过去——推销他快要枯萎的玫瑰。五元一朵——三元要不要?不要钱,你小心中计,最后你还是把钱放在他的手里。
那时候我在杨家村。我租住的房子旁边靠街的房子就是私人旅馆,一楼是门面房,全一色的计生用品店和美容美发店。白皙而丰满的姑娘坐在里面,隔着透亮的玻璃,我清楚地看见她们的低胸。过往的人,有意无意地把头偏过去往里看,她们神情怡然,面容姣好。如果你贴近走,她回向你招手示意。有一次,一个衣衫褴褛的乞讨者上门,他被人推出门外。我诧异于这内心羞愧的一幕,每个人奔走在路上,用脚或者用手是无能为力的。如果不是乞讨者,是个民工或个体工商者,接下来我看到的她们笑容相迎的姿态,只要你付出人民币,付出肉体,付出劳动,释放的将是青春的激情。我不可能无动于衷,我一只手已经伸进去了,被它搅动,被它卷到无限的深渊中,被它嘲笑、同情、可怜,又被生活践踏的时候,绝望不断。
那条破旧不堪的街道上,风中摇摆的路灯忽明忽暗地照亮我们的身体,颜色昏暗的、明亮的、粉红的、各式各样的灯亮了起来。它挤满了临时搭建的小商店和流动商贩,人声鼎沸,更隐秘的私处,有人低声私语,这是秘密,这低头的过程,充满各式的诱惑。有人早把欲望置之度外。夏夜,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居所的时候,她们开始躁动不安起来,透明或如薄纱一样的身体曲线,左右摆动,这仿佛是旧电影里的若干个片镜头:1、她去了一家私人旅馆,我听到敲门声;2、她拐进了一家洗浴中心,两手空空;3、她直接走进一家名为“红都”的美容美发店;4、她来到一个男人的身边,然后打车去了另一个地方;5、她原地不动,站在那里,若有所事的样子,偶尔有人低头过来……
那条杂乱无章的街道上,到处停放着杂物、垃圾桶、蜂窝煤、自行车、五金杂货,另有少女的裙子拖在地上。夏日的阳光恶狠狠地照在她纯洁的脸上,只有片刻宁静的风不刮了,知了又叫。有忧伤的人卖唱,过路者却无人驻足,他手拉二胡在唱一首忧伤的歌,秦腔的一种,歌声弥漫于街道上。陌生人的乐园,惊恐者的天堂,游手好闲者把目光紧紧盯在过往的行人里。我在杨家村三五年丢失的东西有三辆破旧的自行车,两个钱包(里面装有纸币10元、银行卡及身份证),晾晒的衣服一套,收音机一个。
它们和这些人这些事构成我记忆里刻骨铭心的部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