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6年诗歌(三):外婆的老虎(2首) (阅读2777次)



01 清明节

他们像花瓶一样
躺在棺材里
我们像花瓶一样
竖在他们面前
两只花瓶
互相献花
邻居的脸都羞红了

(2006年4月27日)

02 外婆的老虎

鸡叫之前
你又来了
你又忘了鸡不会再叫了
空气中弥漫着干草熏马桶的气味
我闭着眼睛打了三个喷嚏
你用陌生的眼神
看着我,什么都不说
不叮咛,不责怪,也不倾诉
你骨瘦如柴,衣衫破成一条一条
像被扎在一把拖把中
又像武侠连续剧中的酷哥儿
这让我很不满意,很不满意

你走时,我们给你穿的黄色府绸大褂呢
你提前二十年为自己绣的
一只老虎在喝血盆的鞋呢
就算穿破了,穿腻了――
不,你一辈子都不知“腻”为何物
陪嫁的马桶一直陪到死
难道外公不会给你买么
这个惯于闪烁其辞的老头子不是托梦来说
他重操旧业,游氏诊所顾客盈门么
他临死时不是哄你说
“这辈子你跟着我担惊受怕
到那边……跟我过好日子去”
难道他带别的风骚老太婆欧洲游去啦
难道他又一走二十一年音讯全无
抛下你守着公婆和两只脸色变暗的马桶
在炊烟的破烂旗帜的掩护下,飞针走线
直到谣言四起,有人说在昆明看到他
挎着王八盒子,挎着一个女人和一个漂亮小崽子
直到有天深夜你听到有人敲窗
他一身破衣烂衫,丢盔弃甲,从旧社会逃回来了
你连夜纺纱,为他缝了一套白布裤褂
如同赶在鸡叫前接生一个婴儿

烟越来越浓越来越呛人
你用陌生的眼神
看着我,什么都不说
你到底在担心什么呢
你走前,抓着我的手说
“找个疼你的男人,给你十只手指
戴满金戒指,傻子,记得要粗的”
你真庸俗,真庸俗
亏你还是从小读过私塾的张家小姐
亏你八十岁时还隐约记得你的闺名
出自“桃花鲜美,落英缤纷”
难道你来是为了找我算帐
用桃花的巴掌
拍打我后悔的骨节

天光半明半暗
房门半开半掩
嘴巴半张半合
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
我牙齿上的洞快赶上你六十岁
脑袋里的洞快赶上你七十岁
鸡叫之前
我为何翻身向壁,捂住脑袋
莫非你用复眼和X光
看到了我脑袋里无法修补的破洞
看到了三十年后我所有的毛病
一半是模仿你的,我的咳嗽里掺着你的咳嗽
一半是新发明的
你闻所未闻的世纪病

十三年了,你的坟越来越低
低成一顶四岁的儿童帐篷
我在阳台上通过望远镜看到你收起帐篷
坐在自己的腿骨上四处张望
子时,你朝西南方池塘投出一颗石子
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难道你的老虎还没有喝干你的血
没有舔净女人一生的血污和“孽”
所以你还不能投胎
还是你已投胎做了一只老虎
在池塘边拨开青草,从容不迫地照自己的前额呢

(2006年5月12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