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参与》 (阅读3437次)



     ——送给新的早班火车

最先进入房间的是雨丝
被一件外套带进来的还有
一副精致的壁画,酒气
此时我端作电脑前,一个
叫津渡的大胖子,企图
用他的文字让我痛苦

后来,我放下结构
准备和暗夜喝完一瓶烈性酒
火车上的人开始彬彬有礼
这和过去有所不同,无名越来越有名
旧城换新颜,谁都知道
热爱旅游的女子一生幸福

小雅也越来越大雅了,可是三年了
派拉蒙没有拍出一部三级片
色情电影院面临倒闭,这是
一个严肃的问题,靠幽默不能挽救
一个诗人的窘迫,就像一只金黄的老虎
他无法挽救整个森林,沧海终于变成了桑田。

蒋峰不写诗,结婚,写小说
关于他的传说,由春天传播
并且应该可以带去我的问候,
一只布谷鸟,也许是他下一个长篇的主角。

不可不戒广收门徒,偶作狮子吼
写散文,并且优雅地把稿费称作润笔
磨砖成镜,磨砖成镜,只有傻瓜才坐禅。
傻瓜道一摘梅子,才知道石头是滑的。

陈剑冰挤破了江南的大门之后
拿着剧本读论语:
“沽之哉,沽之哉,我待沽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