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70后诗人点评系列之四:唐兴玲 (阅读3428次)



70后诗人点评系列之四

唐兴玲2.0版
康城



手上有两本韦白寄来的诗集《6+0湖南六诗人集》,2000年一册,2001年一册。内收湖南几位诗人的诗作,其中有唐兴玲。从诗作中我明显感到兴玲这几年诗歌写作的变化。

1.0版:爱情的命题有时大于生命

电脑软件有时一年会升级好几次,但又要统一一个品牌,所以一般命名为软件1.0版,接下来是2.0版、2.1版,现在有的直接用2000版,比如说我常用的wps97,和现在用的wps2000,最新的wpsoffice。
搬过来用,标题所说的1.0版是指2000年版诗作中的唐兴玲,这一版她是以一个唯美抒情的女诗人身份出现的,性别非常明显,在我看来,这时在她诗中吐露的并不能完全说是个人情绪,而是迈进诗歌门槛之前的艰难跋涉。开卷涌来的是一大堆的孤独、寂寞和痛苦,执着、灵魂和忧郁,还有伤感(我的天,这个现在只有流行歌曲中才会出现的词汇),爱人爱情,墨兰的香,爱情的骸骨,正午的睡莲,黎明之中的茉莉,傍晚的玫瑰,大有为赋新词强说愁之意。其中也有一些相当美丽的诗句,“梦里有一只温柔的手/指尖上站着我沾满了香草的爱人”,诗中尽情展露女诗人特有的视角和情绪,温柔缠绵,读来令人怦然心动!在《爱人是郊外的一棵松》中写道:“我听到阳光的声音/生命的声音和落叶的声音”“而亲爱的,你就是郊外那棵黑头发的树”都是美丽的想象,远距离观看时,那绿叶情意太深,竟成了满头黑发。
在这一时期,兴玲认为“对爱人的回忆/比智慧更重要”,写出了“那场剧烈的心跳,声势浩大的爱情!”从古到今,从来不曾见到有人写过如此声势浩大的爱情。“每天都有一百朵玫瑰来找我”优美的诗句和灵魂深处的渴盼,展示的人类美丽的心灵和共同的愿望 ,例如爱情/拥抱和健康快乐!在这一时期,有首诗展示了女诗人的情怀《桔子》:“千里之外的北方  一只桔子以冰冻的方式/为我刻骨铭心地活着/我多想成为他梦境里的阳光和果园”在这首诗中的下一句话我觉得几乎可以概括这阶段的诗作:“爱情的命题有时大于生命”。
当然仅有这些无法紧紧地吸引我,或者说让我有更多的触动!因为这些远不是我所认定的现代诗的写作,我认为现代诗是一种和古典诗相区别的写作,差别越大,诗作越成功。最好是在一定意义上否定它们或者代替它们,总不能陷入传统的陷阱和沼泽,而使写作成为无效的重复。但在一些诗作如《旧磁带》“谁与旧磁带失之交臂/谁已枕着音乐沉沉睡去”还有像《辽阔》,写到枣树的语言和平原的辽阔,已经预示了兴玲诗歌中有更多的可能!直到2001年版唐兴玲的出现。仅仅一年,兴玲几乎脱胎换骨。

2.0版:“而另一种生活真的存在”

这里的2.0版等于2001年版,真正对唐兴玲诗歌有较多感触的是她2001年发表在《诗歌月刊》上的三首诗:《树桩》《风在挖》《五棵树》。这三首诗现在收录在《6+0》的2001年版诗集中。可以说从《风在挖》组诗的出现,我发现一位诗人已经开始向我们讲述她诗里的世界,而不再局限于爱情的自我絮絮叨叨中。一个幻想和沉浸于爱情中的人往往遭遇苦涩的后果,而一个对爱情不再抱有幻想的人却能扎扎实实地得到和掌握一些东西,这是矛盾,但人类确实有点愚蠢和残酷,没什么好说。脱开束缚后的唐兴玲在70后诗人中开始展露她独特的颜色,视野宽广,不再局限于某地。脱开个人情感世界,而关注到草原或者一棵树的生存,开始触及人性与外界接触时的表演和渗透历史的关怀与追问。同时开始展现了她对诗的自信、执着和语言上的敏锐。重新审视这个原本就不曾看清,再怎么认真看也看不清的世界,一下子发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所以诗人叫起来,“而另一种生活真的存在”。我觉得从那一时刻起,唐兴玲已经跨入一个前所未有的阶段。
诗人何为?在我看来,诗是排挤,是对抗,而不是对称,要么诗存在,要么世界存 在,二者互相排斥,人们只能相信其一。诗人就是不信任生活的人,他们活在诗中,宁可相信语词,的真实,却对面对面的人的情感和距离抱着审视的凝问。他们把自己从世界中疏离出来,或者躲进自己的内心,总之是为了对事物有个清晰的认识。
这一阶段,诗作呈现出另一种气象和面貌:完全不同的词汇表,例如《缓慢》《风在挖》《五棵树》《墙里的另一块砖》《树桩》等等。兴玲也对自身有清醒的认识,“对于这几行/缺乏逻辑性的诗歌/是我十多年默默表达的/汉语言独一无二的克制”,甚至会说:“我随手抓起一把清醒擦拭眼睛/并且突然在茨维塔耶娃的诗集中/找到了一块自己的骨头”。视野和世界丰富起来,就会认识到一些并不美好的事物例如《我没想到死亡毁灭了这么多》,对以前的反省“在春天挽留我时,我久久停留/那时春天和我都缺少足够的经验!”《我不断破坏自己》。场景发生了变化,“动不动/嘴里就吐出锋利的匕首/生活里充满恐惧和超越的空”“而另一种生活真的存在/在精神的建造和意义上/必须用汗血夹濡的弯曲而短促的/肉身作证/腴而多汁的曼妙!”《而另一种生活真的存在》
对此,我们是否该婉惜,我想不必?生命确实丰富,不要用“看不懂”三个字来把自己拒绝在无疑是更广阔的未知的世界之外。可以说在一切现实之上,未知才是人类快乐的源泉和生存的希望,原谅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或者说是一个神秘主义者更确切,我对“看不懂”三个字里面的东西更感兴趣,有时我觉得“看不懂”这三个字反而最可能隐藏着诗歌的秘密,蕴藏着是无尽的诗歌宝藏。所以当兴玲开始向这些地方开掘时,我以为是找到了正确的方向。
在这里我来具体看看《五棵树》《树桩》等诗,“如果每片草原下都有一个小小的灵魂/五棵树,就已牢牢地钳住了世界”《五棵树》,我想兴玲诗歌的力量已经开始发挥作用,确实,诗歌有一种吸引和抓住人的力量,不止抓住视线,更要抓住灵魂,抓住阅读时的停顿和寂静、呼吸、甚至是神经痉挛。《五棵树》已是如此,而《树桩》一诗更是艺术风格相当统一的熟透的诗作,堪称70后诗歌中优秀的诗篇。整首抄录在这里:
“内蒙浑善达克的那日图。风沙突起的五月天/我看到一只老树桩,坐在河岸/看精疲力竭的阴影盘旋//我悲哀!我只是悲哀这个动词的主语/树桩在高处的思考里/听到阳光褪出树叶的声音/在绿叶里,自然的一切力量都是积极的/妄想时光倒流,天堂可以重新拥有歌唱//老树桩,无法握住自己衣衫的老树桩/像无水之河,像仰头无法嘶鸣的/马。黑骏马早已如电奔赴闪电河南岸/南岸有注满春水的呼吸和阳光的花季//一棵树远不止是一棵树。树希望此时此地能实现具体的美学/我不能辨别老树桩的奥秘/它的孤独随时准备着燃烧/那即将点燃它的孤独的人/'然而,我不复存在'//对不起,没有翅膀的树,这灵魂的变形/我不爱。我悲哀。我只是悲哀这个动词的主语”
尽管我认为诗不需要解读,诗是散文等其它文体无法表述的那部分,但为了行文方便我只好谈一些感受,并不是为了解读。诗人从看到一只老树桩开始起笔,精疲力竭的阴影,多么有意思,那些事物背后的东西被形象化了。老树桩极欲积极地参与和介入,一种力量于无声中震撼人心。这是一种强大的力量,要让时光倒流,天堂可以重新拥有歌唱。心愿,诗人的力量如此强大。悲哀!这里是对生命的感悟,整个自然,并非个人的,那悲哀充斥于天地间,在风沙突起的五月天,在内蒙古善达克的那日图(这应是地名),它是独立存在的,所以我只是它暂时的主语。悲哀有自己的生命力,像无水之河,像仰头无法嘶鸣的马。艺术的力量尤如奔腾的骏马,而此时一棵树远不止是一棵树,树桩不止是树桩,或者它已是一种力量,一种生存的象征,或者已是诗的本体,因为它希望此时此地能实现具体的美学。而我不能辨别老树桩的奥秘。是的,这诗学的奥秘,谁敢说已经窃取?我想这已是一只抽象的树桩,而这只树桩正是诗歌的形象,是诗歌的象征,是诗歌的灵魂,或是诗本身。我把诗理解为是一首艺术的赞歌。全诗激情浑然,一气呵成,意境完整,我为兴玲抓住了这个树桩而难以言表地激动,因为诗人达到这点为数极少。
诗集中还有不少精彩的诗作。诗作中还有一些相当出奇的想象,例如这样的句子“就像那些男人站在码头上/卸下大海。”这些都是值得珍惜的。
相对而言唐兴玲的诗并不放纵,较为理性。女性诗歌要不放纵,要不纯情,很少有踏实的声音。但兴玲不一样,她并不飘在空中,而是脚踏实地,偶尔做一些跳跃。因为她舍不得放弃,这是女性的弱点,也是女性对这个世界安宁最有力的支持、最终的贡献。
诗作《我在路上》展示了诗人目前自身的认识和心境。“真的有点累了。除了我宽敞的/书房跳动着赤裸的心和/巴黎的忧郁,满世界都是/沸腾的欢乐。//我已经脱掉了美丽的水晶鞋/我细嫩的赤脚板上来了许多/又红又肿的长驻小客户//在汉语言文学的盛宴上/我本是要做个精致厨娘的/可是现在离聚餐地甚远/我在必经的街衢做着清道夫//真的有点累了。如果你认识那个碎片满地的诗人,请你提醒他/提醒他裹紧灵魂。如果你认识那个床单飞翔的美女,请你提醒她/提醒她裹紧胴体。如果你和我同路/也不要过多地指责他们的迷途//贪婪的欢乐在城市肆意横行/并且野蛮地掠夺了语言的庄重/和纯净的座位。只有少数几个人看到/那个空心人“宁可被撕裂四散/也不要完整地受辱……”
这应该是诗人心境的独白,夹杂时代的烙印,所以我把整首诗抄录下来,让我们对唐兴玲和这个时代有个更真切的认识。

唐兴玲2001年开始担任网络诗歌论坛第三说的版主,她抱着对诗歌的巨大的热情和爱心,管理论坛、回帖,事无巨细,诗无论好坏,只要能取一句则取,以鼓励为主,所以她大有取之不尽的趋势。这展示一位诗人的博大胸怀和巨大的耐心。这和我在论坛上的思路是一致的,网络上赤裸裸的叫骂很多,实际上诗歌批评不等于无根据的谩骂,我们应该期待有一片净土,深入集中的讨论诗歌, 我私下认为第三说的坚持正是诗歌的幸运,这其中包含了很多人的努力。正如唐兴玲在论坛上所说“其他可以放弃,唯独诗她无法放弃”。这已不是一般人浅尝辙止可以说出的体验!诗与人类的心灵最接近,一旦被诗触动,或爱上,那将是巨大的震动,这震荡将维持一辈子。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一个人爱上诗,写诗,他的爱可能会比对他的爱人更投入,更愿意付出,也更持久,这就是诗的魅力。
现在外面是IT的世界,比以往电影里的外星人E.T.还神奇,并且更新速度越来越快。或许明天早上一出门,我们就碰到一个更高版本的唐兴玲,值得期待!
2002.06.05一稿,0607二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