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70后诗人点评系列之六:朱佳发 (阅读3556次)



70后诗人点评系列之六

朱佳发的开始

一、诗歌榨取朱佳发?

对于诗歌写作,我一向认为这是对生命的榨取。从古代的诗人屈原、陶渊明,到现代诗的顾城、海子,从朦胧诗到现在,已经有多少位诗人成为诗歌的祭品,他们被诗歌榨取,被诗歌掏空,被诗歌置换和填补了全身的诗歌,直至成为诗歌的代名词。如果一位诗人是天才,那他诗歌的代价是生命。不幸不是天才的我们,仍然时刻感到诗歌的压榨,就如歌德在《浮士德》中和诗歌这个魔鬼签定了一份合约。我不知道用什么和诗魔交换,或许我们的青春,爱情,身体,或者是全部的生命和财富。或许被榨取一分,我们同时就赎回一分诗歌,几乎是一个平等的交换。摆在我面前的问题是:我想不想写诗,我有没有被榨取的准备,直到让诗成为和我一起躺下的尸体。这种观点使我悄悄地注意着周围的诗人,注意他们是否被诗歌榨取?
2002年9月,龙岩上杭有个西普陀笔会,我在会上看到了朱佳发,当时他是以电视台记者的身份出现,所以他的话并不多,给我的印象也不是很深刻。要到后来大家熟悉了,我一翻相片册子才发现原来我们早就合影过。
2003年4月,朱佳发组织了一次诗歌朗诵会。我到龙岩时,他到车站来接我。第二天就是朗诵会了,我坐在他行驶的摩托车后座,一边听他打电话问筹办的情况,落实钱的事情。他有时过于专著在电话里交谈了,我不得不时时提醒他一下前面有车子。在那个时刻我猛然注意到诗歌已经抓住了朱佳发。诗歌正在朱佳发体内榨取,翻腾、排除,注入或者渗透交换着什么?也许佳发自己也已经意识到并作好了准备。也是在这次诗会上我更多的看到佳发的诗歌。

二、朱佳发榨取诗歌?

或许佳发和我一样,我们和诗歌是在互相榨取,是一对紧张的难兄难弟,被无形的文字铐在一起。
我在第三说论坛上看到佳发的新作《俯视端午》《俯视六一》,我以为福建又出了一位豪放诗人。福建的前辈诗人蔡其矫一直以其豪迈的诗风歌颂祖国各地的山山水水,其后鲜有人。漳州几位诗人风格细密,于内心冲突反映得相当强烈,是一些深刻兼隐密的诗人,向内心开放的诗人,但于外界似乎有点麻木。后来安琪向外拓展,走出一片广阔的天地,但其内心的隐秘却仍时时渗透在粗粝的诗歌中,因此常常在滔滔的语词流中间杂能砸晕人的坚硬石块。
而朱佳发的诗歌则大部分是石块,其中间杂着一些小细沙溢出。佳发是向外开放的诗人,这形成了他诗作豪放的特点。他会说:俯视端午,俯视六一。我感觉佳发在诗中仍然骑着他那辆宝贝破摩托车,横冲直撞,无所顾忌。并经常试图往野外无人的地方撒手狂奔。
近来诗作《怀念一部摩托车》《阳台的玫瑰一朵一朵在开》都开始收放自如,挥洒自如,显出佳发自己的本色。佳发的豪放中见着细腻的情怀。“在听音乐时怀念,在失眠时怀念。。。怀念每一次摔打/怀念伤痕累累。。。”在《怀念一部摩托车》中,诗人把摩托车这一现代化的交通工具自然地纳入现代诗的书写,尽管其中不泛古典的情怀,但毕竟有诗人个性的鲜明体现:“我怀念的是据说。。。。。在举止优雅满脸惊恐的人群中穿梭呢”。当然诗人直接的抒写,而对内在的深刻表现反映并不是特别强烈。
“阳台上的玫瑰一朵一朵地开,遵循的是秩序还是孤傲”,而同样是阳台写到康城的空阳台也很有气势,认为那些栏杆划分了广电大楼和立交桥,当然是划分了视线。
朱佳发从生活中看到了诗意,或许《这个城市真好》,已经融入现代生活气息。“在太阳消失之后,在月亮到来之前/我的许多爱人已经露出了肚脐,我的许多朋友正准备和啤酒过不去”一幅城市画像。人是无法再退回,再没有田园生活了。那么现存的我们是不是就此没有诗意地生活。不是,我们的诗人从生活中再次发现和创造出诗意。这种态度也是少有的,有人拒绝而走向自然,有人陷入灯红酒绿肉体狂欢。朱佳发则在城市中行走着。“城市没有黑夜,那是多么惬意的事”,他在《俯视六一》《城市真好》中和城市若即若离,诗人意识到从城市中突围是不可能了,所以诗人在城市在行走,”在太阳消失之后,在月亮到来之前“出其不意地看着邻家小女孩跳绳”。
在城市的街道上行走是不够的,或许在夜深人静的人的视线里漫游更贴近诗歌。在《俯视端午》中佳发写着:“时间喂养朝代,呤咏喂养饥饿,/我拿什么喂养天和神/把诗人、铁器、声音和骨头/扔进水里。最先引燃的/会是波浪还是泥沙”,许佳发已经引燃了诗歌所有的波浪。这波浪不仅会淹没他自己,也正在向我们涌来。诗人在陷入泥沙,或者被波浪淹没的一瞬间将得到自由,而佳发将成为自由的佳发,不再蒙受诗歌的榨取和煎熬。撇开榨取与被榨取,诗歌实际上是奇迹的出现,是一个新的开始,是一种感觉的出发。从阳台开始,从城市开始,诗歌永远是新的开始。
以上的这些短短的感触和佳发共勉。并祝贺佳发的诗集出现,这是佳发和他的诗歌的一次欢聚。加。诗集作为第三说诗丛新的一辑出版。第三说诗丛已出版《第三说》诗刊三册,安琪诗集《任性》,康城同名诗集《康城的速度》,佳发这是第三说的第三本个人诗集。对于有生命力的诗人来说,诗集不是诗的终结,而是诗人重新开始的地方。我想诗集会是朱佳发生活的开始,也是诗的开始。每一首诗都是一种感觉的开始。相信佳发会到达一个更虚幻也更清晰的城市,那里是诗歌的语词超市,是诗歌的高楼大厦和罗马和金字塔,而诗人所要做的就是俯下身子,不加选择地捡拾,因为,任何一个词都是诗!

康城200308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