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二零零五年的诗歌(31首) (阅读3838次)



●●二零零五年的诗歌(31首)
        丛小桦

●黄昏
黑暗自黄昏涌来
冷风吹着太阳的余温
除了一声叹息在石头上撞出即将熄灭的灯火
再没有任何东西会为此时停顿
2005.09.24

●平常
虚无之中的宝石将降临在谁的头上
一个幻象  
虚幻得一无所有

透过玻璃  云雾
雪和光芒
原本的事物
如我的所见一模一样
具有各种形状
具有各自的形状
而形状之内犹如我们的内心
不是不可言说
而是无以言说
2005.10.07

●来处
从南向北刮的风
现在从北向南刮

燃烧的大火把自己扑灭  
词语回到它的来处
2005.10.29

●无题
词语在寻找词语
对话

水脉在寻找水脉
交融

傻瓜在寻找傻瓜
吵架

来路已变成去路
返回
2005.10.29

●旅途
老马已驮着黄金返回
追赶未来曾是我多年的梦想

如今路已过半  看得见终点
干粮变成的石头
换不回黄金

越来越快  看不清事物
越来越轻  飞向一缕云烟
远天的星星明亮
2005.10.29

●顶多如此
与黄金照面
你看看它
它看看你
似曾相识却擦肩而过
擦肩而过
不过如此

那些堂堂的男人两手空空
在黄金的打击下一厥不振

面对黑暗表演
黄金贯于在好戏收场之后趁乱潜逃
你从梦中醒来
依然两手空空
两手空空
顶多如此
2005.10.28

●发生
这样的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因为我没有这么荣幸
这样的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因为我不会这么倒霉
伟大的事件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因为我不是一个伟大的人
普通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因为我不是一个普通的人
什么事情都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
因为我什么都不是
诗歌发生在我身上了
证明我是一个诗人

在一个诗人身上
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2005.10.28

●飘
暂居枝头的春光
带着去年的旧伤

飞鸟和风  追不上
悬在树间的月亮

每年的树叶是每年的过客
每年返回又每年告别
2005.10.23

●当沉默说出自己
一切都是喧嚣
空气和泥土归于沉默
便是归于自身
树木的根
向着地下延伸

当沉默说出自己的时候
沉默已经产生
我内心的黑暗
是被沉默照亮的部分
2005.10.20

●阳光
在白床单上吃奶,
吃黑发母亲的奶。
牧人在雪地里喝黑色的牦牛的奶。
被风梳理的阳光落进母亲发间。
我满头的黑发像母亲的一样,
如今在大风中变白。
草原已经沉静,
我从冰雪折射的阳光中走来。
2005.10.20

●起风
飞来的玫瑰,
苦苦追求一个生者,
追求一个结果。
疾病诞生于虚无,
以爱的方式扼杀自己的爱情,
同时把自己的一生完成。
以生活的方式破坏生活,
为了生存而过早地追上了死亡。
起风的地方
始终是风在追逐着风。
2005.10.15

●抑郁
在时间的手中搬动
阳光只照亮它的一半
而另一半投下阴影
天色已晚
石头内部的黑暗和灯盏并不突破自身
灯盏点亮的时候石头漂浮
黑暗凝结的时候沉入更深的黑暗
没有风暴的日子里
石头的沉浮完全取决于心情
从不可把握的内视转身
满世界都是塞满瞎子眼中的空洞
2005.10.17

●诗篇
八点神情恍惚地扫了一眼睡眠。
被子不知什么时候已被蹬开,
一个人在词语之外受了风寒。
并不是不可挽回,
再回到词语足够使他出汗。

被子不知什么时候已被蹬开。
他睡去之后无法说出需求,
他睡去了之后无法回到词语。
但是他还有梦,
虚幻的炉火带给他梦中的温暖。

他睡去之后无法说出需求。
他自己就是自身寻找的源泉,
从记忆中舀出一碗烈酒,
谁善于痛饮,
谁就是点燃自身激情的诗篇。

他自己就是自身寻找的源泉。
八点过后的一束亮光看见了他醒来的瞬间。
2005.10.18

●火车
火车在远处以尖锐的汽笛割开夜晚的喉管
原野上轰鸣的绝症瞪大了眼睛
它在追赶一个躺倒了的巨人  病倒在床的人
火车永远也追不上它的时代
2005.10.18

●都市身份
为购买去往未来的时间
戴面具的人排起长队
用假嗓合唱工业文明的交响
躲在玻璃后面打呼噜  放屁
清醒的脑袋比验钞机紧张  

三色信号灯魔鬼一样眨眼
睁一只眼而闭上另一只眼
第三只眼睛用来抛出诱惑
十字路口的人在和机动车争抢时间

无论血案从哪个方向溅到你身上
你都不得不现出真身面对审判
2005.10.30

●钥匙
用一把钥匙打开房间
用一把钥匙打开酒瓶
用一把钥匙打开美女
用一把钥匙打开金库
用一把钥匙打开诗歌
惟独找不到一把钥匙  
打开自己
2005.10.30

●危险
一个女人身上潜伏的危险是家庭的危险
一个男人身上潜伏的危险或许是社会的危险

一个女人身上潜伏的危险
或许是更深的社会危险

战争始于暴发之前
由来已久

危险是另一种趋势导致另一种结局
或许一切危险都导致结束之后的开始

花儿开放  果子成熟  万物生长
或许一切潜伏的危险并不是危险
2005.10.31

●十月是平静的
十月是平静的  让我想到祖国
诗歌自虚无中长出
被隐身的园丁修剪

黑暗草原上的一枝灯火
被点亮的过程是一个遥远的秘密

白昼里的梦游者手持凶器
惊动了城市和警笛

有人指控灯火是凶犯  诗歌是暴力
大风吹过  黄叶和红果纷纷落地
十月是平静的  让我想到祖国
2005.10.31

●一双眼睛
悲伤的水深  欢乐的水浅
泪水中的游鱼不知道源头有多远

抗议的汽球穿过非法的黑暗
像两颗星星浮出水面

东岳之巅等待日出的表情
被挡在铁栏后面
2005.10.31

●黑白
梦里的银匠被雪地绊倒
眩目的火鸟越飞越高
抖落纷飞羽毛

乌鸦在星空鸣叫
翅膀的夜色下
拾炭的孩子在黑暗中睡觉
2005.10.31

●风景
把现实的一角用色彩再描绘一遍
比蓝色更蓝的是你的主观

仔细地把一片片树叶刷上绿漆
再用偏暗的笔调涂抹树干

让花朵再开得更大更合适一些
让鲜艳的更加鲜艳

乞丐经过时不许碰掉一片树叶
风景之外一个说谎的孩子在算术本上学习加减
2005.11.01

●转换
秋风在大地上纺织寒冷
白的是棉花
黑的是夜色

夜晚采集阳光
直到天亮
隐身人在棉花中现身

棉花的温暖落满冬天
2005.11.05

●菊花开了
后山的菊花开了
在空旷的秋天依然挤不出想家的空闲
必须奔跑
必须挤车  必须上班
数着暂时流经手中的钞票和日子
旋涡一般打盹
睁开眼吃饭
菊花开了
想家的念头在喘息的日子里反复出现
菊花开满秋天
忙乱中菊花睁开双眼
看见又一年的冬天站在对面
2005.11.05

●循环
埋藏的矿石碎裂
打呼噜的夜行货车爬上了梦的陡坡

多少吨的沉重才能提炼出我们所需要的轻松
短暂的欢乐抵消了我们多年来所承受的一切

顶点,彩虹和启明星同时出现
从时间里提取的金子还将融入新的时间

虚幻的轮子从高处顺势而下
结束就是开始  开始就是结束
2005.11.07

●黑暗中的观众
试金石流行的时代
石头巧妙地扮演了黄金

练功房里的玻璃发誓要充当宝石的替身

水  棉花和粮食
真实得如同道具

石头金光闪耀
照亮大谈演技和成功的演员
无言的黄金是黑暗中的观众
2005.11.08

●我们
从魔术师手中出发的石头
永不回头  永远飞行

石头之内
刺眼的黑暗里
每天都有生命进出  走动

另一个世界来的青年
用粗笨的语言解读纪念碑
关于人类的童年
我们不知道谁是英雄和功臣
他也从不接受我们的赞颂

机械地朝向石头致敬  我们仰望星空
石头表面的光线
只照耀我们的面孔而不照亮后背

我们无法看清魔术师的手法
假如世界被他猎获
他不说是我们的可悲
2005.11.09

●看见灯光
就怕贫穷看不见灯光
能看见灯光也就看到了使不完的银子
有了使不完的银子就不能算贫穷
虽然不再贫穷但我们两手空空
我们两手空空只要能抓住风声
2005.11.09

●盗火者
盗火者在黑暗中伐木
这惟一的声音强大而空洞
木质的夜晚隐藏的火种
木头的声音里
火把黑暗一点一点掏空
2005.11.09

●天已经冷了
天已经冷了  这么快
刚才的夏天我们还在山中避暑
裸体躺在溪边树阴下的石板上流汗
转眼  时间已经把寒冷中的炉火点燃

那些夏天山中的树木
到了冬天可以用来生火取暖
那些夏天山中流汗的照片
到了冬天闲居的时候可以拿出来在炉边翻看
2005.11.09

●经历
想到谁  谁就来了
感冒不是谁
想到感冒  感冒就到了
而风暴过去了之后
我们才想到是风暴
始终沉默的人在黑暗的身后咳嗽

每天都有人往城市的指缝里挤
每天都有人从城市的掌心出走
流感到来
每天都是陌生人与陌生人相遇
当房屋破旧  城市老去
我们已经来不及说出自己的经历和秘密
2005.11.11

●一天
阴暗和潮湿压扁了地下室的太阳
商业街区的阳光像饱含奶油的冰淇淋涂抹在少年脸上
下午四点半的飞机从上空向着机场的方向降落
二十八楼的白发老人探出身子正在关窗

黄昏的排浪推进着灯光的潮水把长满珊瑚礁的岛屿淹没
黑暗中的汽车尾气制造着这座水泥森林的晨雾
2005.11.0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