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一个名字:花好月圆》 (阅读4332次)




那时,我们举首即看见牡丹
年画里的明月出东墙,照亮了堂屋
那时我们园上看果,田里赶雀
母亲在厨房摘芹菜,煮半锅红薯
我奔跑出门,看见立冬的白霜
挂在南园的树上,而东南方一片
白亮,邻家女人抱柴,呼出白气一团
后来落雪了,父亲在雪中回来
说起年景、麦苗、地墒
我们在雪中滚爬,撞翻了
柴垛。堂屋中,火盆轻燃,壁上
贴一年画:一轮圆月和几株盛开牡丹
它的名字是一种美好:
“花好月圆”——我要说那时
温暖曾经来到人间
譬如天晴了,雪从树上一团团跌落
大地白亮得刺眼,屋檐下不停“滴答”
我们欢呼出门,一下子
停住:天空的碧蓝让我们惊诧
到了正月,阳光变得淡白
我们步行去舅父家,路上走着
赶春会的人,我抬眼:河堤上春冷
犹在,千万条柳丝已经垂下
三月,姑姑串亲戚走来
带来冰糖、核桃、红枣
我们跑出门,发现桃花在南园
开了三千朵,蜂蝶嗡嗡飞舞
柳絮不顾一切扑在墙上
春天曾经让人无法忍耐
这是一种奢侈——后来父亲被
埋葬在河堤的西侧,我们
的姑姑在几里外,那里
土上的野蒿年年长得很高
隔年,桃树被砍,蜂蝶不来
柳絮空自飞过三百家
“花好月圆”,三十年只留下了
一个名字——我要说人间三春
不常,岁年消逝得太快
“花好……月圆”,我念出这个名字
根须回到土里,花朵回到树上,春光
回到了名叫朱寺的村庄:我幼小,一身
碎花衣服,在五月的阳光中站立
仰首,苦楝花开了,树木摇啊摇
那时我未长大,南山未老


                      2004.12.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