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无题 (阅读3393次)





早上六点钟,我走在路上,林荫下的人,是个生动的人,我只看见她的背影,她执迷不悟地向街心深处走。一个红衣衫的人,如果她是少女,她正乘着风的声音走动。我听到依旧是细微的风,静止般的消失。第一个走向公共汽车的人,除了司机,还有我,后来陆续上来一些人,混乱的气息,在清晨的街道汽车嘈杂起来。
我不可能在清晨仰望天空。我的习惯是低下头去,从高处看下去,从阳台看下去,每个人匍匐前行,像草一样贴近地面,蜿蜒。我不断地沉静于其中,这蠕动的街道。没有人告诉你他要干什么,每个人赶往下一站,他是为何而去的?风吹起碎物,吹动树,吹向更多的人,没有任何准备。也许,我能遇见一个熟人,我的同事、朋友、或者是其他人,总之是我认识的人,一个不剩,我也不会搭理他们。因为此刻,我的内心空空荡荡。
我的身旁不停有汽车插身而过,庞杂的人群中有低语者穿行,其中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偷窥者是我,看美丽的少女,她们面容姣好地摆动裙子。幻想者把手伸向大地酥软的部分,一个人在黑寂之夜正点亮灯盏,他和另一个人正在布景……
我不可能无动于衷。
对于静止的远方,夏日的光摇晃晃地照在城市的脸上,雀斑一样明亮,树草葱绿。从不同地方赶来的人,涌向广场、楼厦、巷陌、胡同,他们是手工业者、工薪族,或者个体户、闲散的人,我无法辨认,从衣着去看,他们五颜六色,忙忙碌碌。当他们试图从一个地方翻越到另一个地方,他们的手早就伤痕累累,像伪钞一样打皱。在明德门小区,有人的一天被冲洗了,他们没等来一个光顾的人。手艺人的生活充满无限的变数。他们唾弃那些冥想而虚伪的激情,痛和痒,对他们来说,像肥皂泡。而他们需要劳动,他们认识人民币……
你看他们,被生活压缩的茧,粗糙地伸向街道柔软的部分,钢铁正消化着他们的意志,有人用一条腿、一只手,或者整个人换回生活的回扣。他们的梦想被断送在飞速旋转的轰鸣声里,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去向。而在一片荫翳的树下,有人席地而睡……其中好像有我乡下亲戚的背影。几年来,当他正试图用另一种方式通往水泥的路面时,他早已与家人全无音讯,当他还吃力地走在路上,更多的人又出发了。
我不可能无动于衷。我对此的理解全部来自于他们的脸、他们的手、他们的背影、他们的性爱、他们身体、他们的恐惧。是的,这一切都是可怕的,像疾病一样无处不在,我必须松弛和舒缓起来,这只是序幕的开始,祈求他们的宽恕吧。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