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身体 (阅读3548次)





我前年在公共汽车座位的后背读到一个小卡片,正面写着:推拿按摩找小姐,联系电话13×02944×××;它的背面还有一行字,让身心疲惫的您爽身,如浴春风!我脸红心跳的那刻偷看了这个号码,却像犯了罪一样久久地低头下去。有时,我在昏暗的街灯下行走,陌生的人拉住你,要服务吗?这当然不是住店,也不是帮你拿东西,明白人就知道的事情——性,对她们来说是种交易。还有那些面容佼好的人,她们坐在美容美发店向过路者招手。她们神情泰然,穿着妖艳。有时候,我见到她们在那片集贸市场购买日常生活用品,她们需要吃、需要穿、要交流,她们需要省时省力的劳动。在某种意义上说,我爱她们,那种羞涩而放逐的身体——她们不光有肉体,更有没有爱的灵魂。性,对柏拉图来说是无意义的,对诗歌来说,是种拯救。那些陈旧的城市器物、建筑、老字号、城池;那些新生事物:洗头妹、三陪、裸聊、泡吧、足疗、夜总会、KTV;杂乱地扎堆在一起,眼花缭乱。美好的梦是美梦,美好的人是美人。美,赏心悦目。一个人的身体是公开的秘密,不是丑恶,一个人——民工?知识分子?个体工商者?或者公司小职员,他们正剥开生活的茧,他们的手是灵敏而干净的,像万能钥匙一样轻松地陷入她们准备的阴谋和陷阱。这一切无从说起,不可告人。孔子言: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我必须沉默,性是裸体的,而身体是暗语。它是生殖器,有时是商品,可以讨价还价,从50~1000元不等。
身体的标签——性,它不断地暗示一个人:
温柔起来;
松弛起来;
美好起来;
赞美起来;
舒服起来。
也可能是——
紧张起来;
失落起来;
肮脏起来;
丑恶起来;
挥霍起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