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的“相思湖作家群”在崛起 (阅读1384次)



新的“相思湖作家群”在崛起

■董迎春

当第二辑诗稿交到我手上的时候,我想起了“相思湖诗群”的一批友人在揽月亭唱和,在可利大道上诗学散步,在江畔远足畅谈哲学思想,在我所居住的简易宿舍里举行沙龙读书的情景,如是等等。因为诗歌,我们走到了一起;因为诗歌,我们关注生命自身,也愈加沉潜;因为诗歌,我们珍爱真情,也愈加真诚。我清楚地记得2004年4月6日来到民大求职(第一次来到民大)的情形,4月8日试讲,经过了重重压力,我终于幸运地成为相思湖群写作者中的一员,这也使我本人在近两年的教学与科研中,写作了近三百首诗歌,直至最近的几个中短篇,我觉得命运本身让我与相思湖发生了关联。无论深夜,还是白天,我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嗅着相思湖畔花草的芳香,将生命托给了诗歌,托给了文学。
诗歌创作,文学沙龙,团结了一批的大学生文学爱好者。诗歌朗诵会让所有爱好文学的同学享受了一道精神的盛宴。我们将在此基础上继续做出某种努力,营建整个民大更良好的文学创作氛围。如果没有“相思湖作家群”较浓厚的思想资源与文化底蕴,没有广西民大领导高瞻远瞩的前沿意识与发展眼光,没有众多中文系教师的“言传身教”,没有广大的大学生诗友的自我定位、努力探索与勤奋写作,今天就不可能出现这样一批诗人,出现了这样一批优秀的诗歌作品。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样成熟的诗歌队伍,在国内大学中并不多见,在整个多元共生态势发展下的广西诗歌中并不多见,他们在以自我挑战的生命意识不断增添广西诗歌写作的元素。他们的存在,成就了文学自身,成就了中国校园诗歌创作,成就了广西文学。我们有理由相信,十年后,他们将以新的“相思湖作家群”之名见证与发展广西的文学。
诗歌创作一直是他们走向神圣文学殿堂的第一步,因为诗的容量短小,技术难度的可操作性,使得这样的文学形式易于被广大文学爱好者接受的同时,并培养出良好的对于文学本身语言、思想、形式的更深层次的理解。从诗歌创作转入小说创作,延展文学创作的向度。只有这样一步步走,他们才有可能以更务实,更沉潜的方式进入神圣的文学。
令人可喜的是,去年十月份著名诗人获得去年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洛夫先生以及他的夫人、著名诗评家叶橹先生、2005年江苏最高文学奖获得者诗人庄晓明先生等其它近十人以民间的形式与“相思湖诗群”友人分别在“蕾雨”宾馆与广西民族大学会议室举行了两次座谈。出版的《相思湖诗群》获得了诗人与诗评家较高的评价。另一件事,由相思湖畔毕业的著名诗人扬克先生在去年《中国诗歌年鉴》中国诗歌界大事记中报道了“相思湖诗会”情况。这说明了“相思湖诗群”的出现,源于校园,但如今已经走出校园,它成为中国诗歌界关注的对象之一。同时,他们当中的一部分人,已经从诗歌走向更丰富的文学世界,一边在诗歌道路上继续探索,一边走向了小说创作。所以,我们谈到“相思湖诗群”的同时,也会在今后更多地提到“相思湖作家群”。
做一个大学教师是幸福的,做一个大学老师是艰难的,这样的生命窘态在我的睡梦中呈现过,在我的思想散步中闪失过,在我的灵魂枯寂时出现过,我必须试图向上再拓展一下自身的思想与形式,以“身先士卒”的写作勇气去担当起作为大学老师这样身份的思想道义。当许多人爱上了更多的其它社会上流行的自我发展模式时,在我们的身边有一批这样心存高远境界畅达的学者,以自己对大学教师的身份认同与人格道义在疲乏平面和表象浮华的时代里作着一种抗争,一种对于“语言存在之家”的另一扇门的开启与探索。写作是幸福的,特别是在写作被肯定以物质性成果呈现之后;但写作是艰辛的,我无数次地鼓励学生,向前再努力一下,你就可能与文学握手了。事实上文学并不遥远,但文学之路无比艰辛,这是任何一个作家都普遍认同的道理。
    事实上,文学创作也给我提供了一种更好的人生确证形式,我一直清楚地明白我们的专业是文学,所以,“阅读”与“写作”,是中文系学生应该努力与发展的技能,也是他们的看家本领。近来,写作教研室在文学院领导的指导之下,我们将在大三,将文学基础好的同学分在一个班级,以便提供更好的师资与写作氛围,为他们更好的成才铺平道路。广西民族学院培养了很多作家,在整个广西文学界主要的作家都会与广西民族学院相关,广西民族大学将沿着以前的发展格局,在与时共进的时代文学气氛中,担当起培养更多的作家的光荣使命。
通过一年多与学生的接触,我了解到大一、大二的许多同学最近陆续在《广西文学》、《红豆》等文学刊物发表了文学作品,在《校园新消费》开辟自己的专栏,在整个广西校园中,产生了重大影响。长此以往,新的相思湖作家的心血将会成为广西区内外文学批评与理论构建的重大的思想资源。我们有理由相信,研究广西的文学史,研究广西的诗歌,就绕不开“相思湖作家群”。
“新”的“相思湖作家群”在崛起,整个广西文学史将会记住他们的名字:侯珏、陆辉艳、长河、兰章、李冰、肖潇、黄玲娜、黄文富,等等,但是,这条路有多艰难呢,文学必须经得起时空的淘洗,最终留下来的将是什么作品,写作的人是谁,这点只有靠他们自身的文学实践去努力了。这也是广西民族大学、广西文学对于他们的期望。我们不久将推出“相思湖作家”丛书,将面向相思湖畔正在读书的同学征集书稿。这套丛书的出版,将是广西民族大学学生创作能力的一个重要确证,也是广西民族大学校史上一个光荣的里程碑。
“相思湖作家群”的文化传统竟然已经有了五十多年,随着整个校史的不断推进让这批成长中的年轻写作者存于文学的时空之中,存于文学的裂变与涂改之中,显然,好的文学创作传统像一颗“道义”的种子已经根植于相思湖畔。然而,作为“相思湖诗群”的元老级人员广西文学的理论家、作家、学者、相思湖文学青年长至始终的关注者杨长勋先生,诗人黄堃先生,知名作家黄志钢先生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我们,离开了我们曾经热爱的相思湖畔,离开了文学。相思湖畔犹在,故人已逝。谨以此文纪念逝去的人,愿文学、诗歌带给生活中更多的启示与幸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