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溢出 (阅读3011次)





康城诗稿:溢出

第一组:溯溪

溯溪



我们溯溪而上
没有固定的台阶
我看见石头层门叠户
让水流不致于加快失败
一块船石只能从一个角度欣赏
一根藤,可以增加恩爱的柔韧
但一批水,没有命运可解释

整条山溪,只有一条鳄鱼露出水面
只是一种假设,我们需要往石头的身体里添加想象
需要不同的耳朵
石头才能敲出不同的声音

完整的漩涡石有令人心颤的弧线
在它的痛和漫长的时间中
有一些小石子诞生

马洋溪有石头的标准
有冲击的标准
在漩涡内,时间找到居所

一块石头磨出半径12公分的容器
留下时间长久居住的痕迹
在石头深处
时间不会体现为金钱

我们溯溪而上,最后到达
谦虚的瀑布
从两边避开中间的石壁
进入有停滞感的流泻

在山顶,我们脱下衣服
成为湖水的一部分


溪水上涨,石头就不存在
一旦溪水们疲惫
露出真实表情的河床
石头赫然出现
底层的事物被季节发现

沿着季节而上,树叶的颜色变深
而石头却无法改变
颜色或硬度

一块漩涡石张开嘴喘息
它们被水折磨得透不过气

但可以说,整条马洋溪
唯有石头
能让流水和时间的速度减慢
2002.4.17
应长泰何安主之邀与诗人黑枣到马洋溪沿着浅水的河床走到上游,名之为溯溪。晚9点多回家中,即兴作溯溪二首。



一行人,他们进山
在水声里休息
但又和水保持一定的距离

锄头和柴刀在前面
遇见的树枝和灌木
改变了延伸的方向,这是
道路的要求。而人们并不需要
在一块石头的干裂前面停下

他们互相拉开距离
有一位坐在岩石上吃鸡蛋
而最前面的那位
身子刚刚钻进一块石头

马洋溪,或者另一些没有名字的溪流
常常不存在
缺少一些活跃的事物
三个小时的溯溪
沉默占据上风
顺流而下,瞬间淹没我们

唯有石头喧嚣
这些石头,是确实的本地居民
我称它们漩涡石
它们的皮肤被阳光晒黑
交流没有规则

2002.4.26发表于香港<当代文学><极光><海峡都市报><滑动门>,收入《70后诗集》。


发表于《十月》


瑞竹岩



呈现和水里不同的状态,
岩石在山上
没有摆出对抗的姿态
生命的细微和幻化
保持不动的姿势
无从判断,石头是不是灵魂们的汇集!
在水里,它们隐藏内心的矛盾
那些,导致内部裂开的原因

各种混音不再是山的全体
寺庙正悄悄占据山的灵魂和知觉
石径,一步步地规划
山的性格和情绪

半山亭,风把眼珠和大部分器官吹出身体
空荡荡的空间
山脚下是九龙江平原,无数的风在此交汇
原谅我不再提寺庙
我驻足的土地从来不分是非

无数的人登临这座山
但没有一个人将与我的生命纠缠
到这里人类才懂得顶礼膜拜
一块石头,木片或者刺过树木的猛裂阳光
让人晕眩!

佛唱从未知的地方升起
执着的重复使人相信
岩石和柱子的纹理发生变化
超出某种程度和范围

栀子花落在石径上
成为灌木需要的全部
有段山路,我发现满山都是栀子花的残骸
而它们从未宣称已占领此地

或许我听不懂石头的抗议
它们的姿势和语言迥异
没有人能拒绝石头遥遥相望
而石头也无法拒绝花朵绽开
石头的命运,不是我的重复
它们互相了解
必须有母体,才能有岩石的软弱和阴凉

我把携带的不安和多余的事物扔进山谷
它们毫无痛苦的表示,即使可能和巨石相撞!

2002.5.5
发表于《诗林》

暗物质
——读隐士的书

阅读自然的人,贴在石壁上
纸一样薄

一些浮木,从水井涌出
它们的来源是可疑的
他们需要的菜刀和盐从山下挑上来

清晨的雾气弥漫
还有一些暗物质
睡觉时没有听觉
周围的水却呼应着它

好了,他们开始会讲本地话
那是松树、松针和草药的语言

2002.2.12
发表于《诗歌蓝本》

东山的夜
康城


大海是一床不安的棉被覆盖着你的睡眠
裸体的鱼群无法入睡,背部的肌肉
瘦成刺。

失眠就转身翻一次波浪,手是一张网
捕捉一定的长度。
它欢迎进入更深的离开,成为一座房子的阳台

对于渔民来说,鱼群是砖瓦
或是一片玻璃
一座不安的发电厂


波浪声在你的意识里清醒
一颗风动石填住你的全部睡眠
致命的触动
风,流过,石头迅速复活

石头分裂,在白天,1992年
在夜晚,它们则往各自的中心聚集

2000.02.02



屋顶上的破轮胎

二楼屋顶上躺着一大堆旧轮胎
不再运转,奔跑
走过的路,仍然在山川之间
没有一条路消失,或被重建

雨冲刷屋顶
一大堆旧轮胎的记忆发亮
它们在屋顶上,背互相靠着
没有说话,也并不感觉寒冷

轮胎的黑色,散布在木板门、窗户
和竹楼梯的黄色之间
几天前我发现它们
并未想过它们早已呆在那里
或者比我来得更早

在空中屋顶是宽敞的车道
想象中的奔跑仍在继续
怀旧的气息从轮胎堆放的姿势里发出
看来雨水并没有冲刷走
原本清晰的事物

2002.6.11

发表于《伯乐》

榜山

一次,两次
我们将第三次经过
那条山路,那块石头
你站在上面探路
其实仅是摆了个姿势

我们在一块石头上躺下
身体发热
灵魂却变得清凉

那些石头,那些人
不经过我们的想像

2005年元月28日

发表于《诗歌蓝本》


溢出

在电话里苏醒
声音断断续续
把握不了节奏
更多时候我放弃
一些权利和生活在一起的愿望
为了更长久地脱离生活
作品一样存在

只有死亡能够保证一个人不再消失
重复孤独和耻辱
诗歌把尊严和人类互相介绍

不会就此结束
我的困难
它的毁灭不是石头的毁灭
纸张和储存体不在场
火烧掉的仅是灰烬
空气是烧不完的
我们的感情
没有不能渗透的地方

在路上,我们并排走
轨道渐渐消失
有时你偏过头来看我
你咬着嘴唇
咬着微笑和幸福
身体转瞬即逝
在路上,没有什么不被忽略

我在恢复
体力和谦虚
我重新拥有
有段时间,我丢了笔
现在你帮我找回
激情,夏天的七分裤
活泼、蹦蹦跳跳
一只乒乓球
或是一双白色的旅游鞋

我开始写了,恢复成没事的人
一杯水满了
努力克制不让自己溢出
在这么多人面前

2004.5。22


第二组:白色水管

白色水管
康城

首先指定一根白色水管
然后把感情倾注在它身上
直到它复活

街道摇摇晃晃
从二楼窗子往外看
那里聚集一群人
一辆警车即将带走酗酒的人
你有点害怕
隔壁的人,会在幻觉消失之前敲你的门

一根白色水管
把其它事物逼到角落
只剩下它的延伸和缠绕
占据整个画面
整个夜晚
昏昏沉沉

直到起床的声音最终把我唤醒
我陷入白天这块清醒的巨大烤肉里面

20040331
发表于《诗林》


白色水管
康城


白色水管固定在楼房的角落
不被注意
它的自由不够光滑
它在梦里延伸
和水一起游动

水太多
消除了干渴
那时我们在一起
二楼靠窗的位子
一根白色水管的欲望顺着水流攀援
越升越高


柔软一点
它就学会了缠绕

年轻的白色水管
再给它多一些时间
会有更多的锈迹

一根白色水管
它不能空着
它是水的铁轨
挣扎和拥抱是它的双轨



一根白色水管在夜里试图引人注意
它在视线和语言之外延伸
现在它是真实的
它有白色的西装和礼服
它有白色的牙齿和笑容
它会厌倦
当它摘下墨镜
周围的水忘记了流淌


白色水管疲倦了
靠着墙休息
因为过多的思想
显得有点瘦

一根白色水管
它在汽车站等人时有点烦
但它不能挪开
它看到另外一根水管
在不同的城市买冰淇淋 买烧烤
手上随时有冰冻的矿泉水

一根白色水管
埋怨钉子
把它困在墙上
而不在想象中穿过它的身体


一根白色水管
经过多次的叙述
失去自身的真实性

一根白色水管
就此独立
和墙划清的界限

一根白色水管
我不得不伸出手
再次证明它的存在


一根白色水管穿过七个楼层

第一层的深夜
我听到共同的呼吸
试图把我唤醒
它把脸贴在我的额头
它带给我水
但不能使我清醒

第二层的图书馆
一个小女孩
看书和等候
在纸上记录它的青春
它需要水
它是一根干渴而空洞的水管

第三层的咖啡屋
它学会了缠绕
这些动作即使在大庭广众之下也不会停止

第四层是公共汽车站
它开始埋怨速度
并试图做些开关水龙头的小动作

第五层它开始破裂
在城市的交通要道留下一滩积水
它暴露在更强的阳光下
发热、膨胀
它哭闹,在畅流的间隙
站在窗前沉默

第六层是异乡的火车站
把自己想象成铁轨
它们注定要分开
持不同的车票
往不同的房间延伸

第七层是天台
它打开天窗
有飞翔的冲动和欲望
但没有结局
2004.8。18
发表于《东北亚》诗刊

简历:
康城,原名郑炳文。1972年12月生于福建漳州,1994年福州大学电子专业毕业。2000年5月创办第三说诗歌论坛:http://bj.netsh.com/bbs/80584,是全国最早创办并产生影响的诗歌论坛之一。著有诗集《康城的速度》。编著有《漳州7人诗选》,与安琪合编《第三说》诗刊,与黄礼孩、朱佳发、老皮合编《70后诗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