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情人节献诗·2006》 (阅读4802次)



《去年天气旧亭台》*有赠

我相信它。有和你一样的情怀,沉默,白色袜子
和干净的爪子。
如果你我孤独,对望几眼,芳草无限制,它还是孤独
酒后,一个灌满液体的鼓起来的暂时性物体,缺钙
像你的孪生兄弟,孤独的传单。
出现在祖国各地。



《何必欢》

我不能假装沉重
来感受环卫工人的心酸
不能假装喝醉
去乱摸你的大小腿
不能在泉州车站
假装对偷窃旅客口袋的新疆小孩
视而不见
不能认那些我一时糊涂种下的小孩
让他们当着满大街的人
抱着我小腿认爸爸
我还不能假装义气和一些肝胆相照的人
喝一些若无其事的酒
别跟我玩阴的
我要与你们连干三杯一醉不起
让男人间的兄弟情谊这玩意儿,至少他妈看上去,有点真。


《距离》*有赠

天快黑了,不能再想你了
再想也没有用
翻出这一座山
疾风知劲草
我现在只想变成一根很劲的草
守在你经过的路上
这样等着等着我估计
天不会那么快,
黑掉。



《楠溪江》
我希望自己就是这部影片中的男体育老师
乡村破烂,小学陈旧
上天派来了小白老师来拯救我
那颗孤独而又破败的心
我们高唱红梅花开红又红
岩高谁能爬上来摘
小白老师的音乐课越教越好了
我们的学生正在参加文艺汇演朗诵: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



《但》*有赠

在高速公路那片漂亮的隔离带边
你穿长裙
驻足不前
闭着双眼
吸了吸鼻子
心里想着
春天了
开花吧。
三枝不嫌少,五枝不多。





《有赠》

我想你是一种生长缓慢的植物
你不会死
像所有我爱过的女人一样
在尘世
在民间
在生辰
没有人杀得了你
禽流感也不能
真菌细菌什么菌有名字的不能
没名字的
更不能。


《新年好》 *有赠

我说带点我喜欢吃的东西吧,你说想吃什么呢
我想了想说,就吃你吧。你说还记得我长什么样吗
我想了想,说,记得记得当然记得
好像是古香古色的样子。



《福建过客》
--乙酉年,一月二十五日,归,阅所收刊物特赋此诗,深谢大江南北黑白两道的好汉们。

2005年,有些失意
在这年关交接的时候
我带上了钳子,没带锤子
深夜潜回了老家。
我带了几本刊物里面
有我比较满意的一些诗歌
其它的全国人民寄来的情义
足足还有两大箱先放着。
我是这样想的。拿这些“文章千古事”的
锦绣东西来取悦父亲他老人家
告诉他要是在古代
您儿子早就是两榜进士了
要是这些他还嫌不够
我就把钳子给他
让他撬开那两大箱
喊正在读商务英语的弟弟过来瞻仰或者
学习一下。


《给阿根打个电话》

收到回信。根据以往经验
我沉痛地拨通阿根电话
紧盯着屏幕,等待着因为网络堵塞未及时传送的短信
迷途知返,嗖的一声
飞入我的屏幕中。


《一月二十四日翻阅旧信》*有赠

我不该提前登山,让野花在山顶独自开败
我不该提前放弃安抚,让林何曾孤独结束
我不该提前宣布,让函授功课荒芜无度
我不该革命成功还提头来见你。我不该让长江断流
让流水改向。 我不该横看成岭侧又成了山峰。



《赠杜秋娘》

遇见你
接很长的吻
写很长的诗
在唐朝
在公元前。
在远古上空
你看见远古飞鸟
飞跃远古人间
在远古雨中
我以为
那是我
冲破了
世俗的弹弓




《去过去》

去过去
很麻烦
坐公交车
上TAXI
扒火车
钻大巴
都误点
都成空
某年某月某日
某地方
为了你
我有大好身躯
曾飞跃你
具体人间






《金缕衣》---情人节,有赠。

我再次唱起金缕衣
父亲以为我怕风寒
我再次想起金缕衣
祖国以为我在畅想未来
亲爱的人。我愿檠烛火再次回想起你
那夜的人民
沿着你,溃,不成军。







《随缘的狗》

有时候
你相信一个人
就像相信一条狗那样
有时候
你不相信一个人
就像不相信另一条狗一样
有时候你躲在人民广场,晒太阳,懒洋洋
梳理羽毛,鸡飞蛋打
纯洁如杂毛
盈盈一水间








《相好的》

喂,相好的
愣什么呢
说的就是你
还记得吗
那一次你穿裙子
那一次我们相见
你说这辈子都忘不了我
你说的那么决绝
口气坚硬
仿佛阴茎
让我一下子无端端
相信了六年


《尴尬》

大年初几
《孝庄秘史》看到这一集
多尔衮抱着玉儿
大声疾呼
“今天就要你”
玉儿称
“你不为了先帝,为了我儿福临你也不能这样”时
爸爸突然下床
开门去厨房和妈妈一起煮东西
我回头接着看电视时
发现玉儿已推开多尔衮
多尔衮驼着福临怒发冲冠的走了出去
害的我看的也悻悻然
换了一个频道



《少年游》

我记忆中的少年时期仿佛不在此地度过。那时候新校舍刚建成
不久,但现在墙体上的石灰已严重脱落,我也由学生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
的农民,肩荷锄头,偶尔站在栏杆外
盯着栏杆内新长成的少年们。他们一个个隐隐贵气,和我相像。



《乡村公路》

1987,问世间情为何物
衣衫单薄的我已长成一付诗人模样
我在马路边看到了一辆卡车
我伸手抓住了卡车尾部
卡车运着甘蔗,我想跟着它一起去看看
这条路到底通向哪里




《亲爱的,你发育成熟了》

昨晚听说
某个八零后的女诗人
已被某个诗坛
中坚著名老男人
通过著名的爱情
一觉成名一夜催熟
培养成了很著名
级别的女诗人
并在全国各刊各物中一片红
大放了异彩
长江前浪推后浪啊
我这后浪也该学习学习了啊
大年三十我闯入了
市附属小学
打算折一些十五六岁的
祖国未来的小花朵们
回家下下酒
或者回去好好培养培养
成不了女诗人
再怎么着也要让这些花朵们
在明晨的枝头
有一段铭心刻骨的扑闪扑闪的爱情
扑到小学门口时
忽然想起放寒假了
这时候都没有一个人在学校里
不由的一阵心酸
可怜我都三十有一了
还没培养过一朵小花朵
真是对不起党
对不起人民
对不起情何以堪啊




《陈如果》

我从来没有到达过中央大街。
记忆里那些军统大衣也不曾披过我肩膀。
我不是袁大头。站过的地方也都不是中央。
我不曾参加过革命。
也不曾窃取过胜利的果实。
更不曾在十月人民的讨伐声中一命呜呼。



《毛主席派人来》

看见这些熟悉的镜头
主席像贴在正中央
列宁斯大林贴两边
高音啦叭拴在演讲台的两边
广播员热情洋溢呼吁大家
大干快干60天
实现共产主义
到时大家吃饭都不要钱了
妓女不用出卖肉体赚钱了
自由平等了
都光着屁股寻找真爱去了
诗人都不用卖血上网了
亲热都不带TAO了
娃生的满地乱爬了
口粮紧缺了
农民兄弟拿起笔写诗了
地里庄稼没人修理了
地都荒了
大家都学艾略特写荒原去了
诗人朋友都喝啤酒聚会去了
福建的诗人朋友又拼命喝酒了
喝死一个少一个了
公社有新指示了
毛主席派人来了
今晚在礼堂朗诵诗歌了
明晚开展三反五反斗争了
反的恶霸地主少爷少妇心拨凉拨凉的了
少妇不思春了
十八没得摸了
人民得解放了
过上幸福生活了
打过鸭绿江去了
十亿人民扛着大炮解放阿扁去了
还有一亿生产孩子去了
兵力源源不断了
炸掉了一个还有两个了
我们都收拾起诗人脆弱的心了
我们都假装刚强了
我们都肾不虚了
我们都痛哭了
我们都傻不啦叽了
我们都一脸正派了
我们都纯洁了
我们都不同居了
我们都执手相看了,场景竟然有些
凝固了 模糊了了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