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们是矿工 (阅读2424次)



我们是矿工



我们不会吃饭不会打牌不会洗澡不会睡觉
更不会学狗叫
我们不会做梦不会浪费不会迷信不会授精
更不会克隆
我们不会蹲监狱不会随地吐痰更不会感染禽流感
我们不会死亡不会生病不会发高烧不会半夜
打摆子不会三更尖叫
我们不会搞阴谋诡计
搞战争搞女人搞对象搞红包搞无聊的行为艺术
我们不会干人所能及的一切事
我们在地球最深的地方打洞
我们不会沦为拜金主义的走狗
我们从左眼流出右眼的
粗黑的叫煤




偶遇


对面临窗小酒楼
的空姐
光泽的手指细长
天蓝的眼影
遮住背后大半个市井
她随意翻弄一本旧书
我推着食品车经过
隔着空气我们对话
需要点什么
她指向窗外
“今晚月色真好
今晚我不指望立地成佛
我只想吃的香
睡的好”




摄影师小金



我没理会她
等我发觉他们打得火热的时候
四岁的小侄女
对着床腿撒完尿
一骨碌
闭着眼睛又睡回去了
床底下的呼噜声彼起此伏

我关掉灯,悄悄跟在她身后
我要到她梦里去看看
白天的那个摄影师大眼睛小金
用舌头添她的大门牙的二流子
到底是不是一条狗



门口飘来一场雪


门口飘来一场雪
记不清是哪一年
一个小雪人
拍打着五个小指印
太阳照耀我
绝望的童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