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青楼之三:四道指痕 (阅读4288次)



说来说去
拇指还是较短
你不可能
一把就抓住我


说好的相忘于江湖
说好的
欧鹭空中起影
热或冷
粘稠还是离散
存在的某种形式
于形式之间,之中,之外
我们只印证性别


调鸡尾酒,做泡菜
人是有机化合物的容器
人千方百计的打点口味
可以 饥肠寡肚
不要再来淹我、渍我、用蜜糖裹我

世界就是油锅


多好 门是暂时的孔洞
窗子是一片纱
你说有人是离群索居的动物
那谁是挤在涌向地铁人群中的狼
帽子给掀了,谁又是扒手
不如这样吧
当你的指间蘸血
让我的胸口留痕
还是----
拇指较短


在一刻之间听闻人类所有的尖叫和呻吟
温情却贫血苍白的楼宇装点城市
霓虹粉饰太平,一层层趟进下水道的
胭脂泪
就这么相聚
等着阳光来临
等着,还是更白的粉,如石灰
涂抹眼睛


更假的就比如这咆哮,这发泄
完成一个蘑菇云的升起
之后是十年的荒芜和寸草不生
之前转瞬的懊丧与无聊
混合着来苏水的气味
还有 在未来被毙住了生灵的哭声
就为这些


等一个更好的理由
等你的拇指长长,头发可以
拴住我上衣的纽扣
随着我起身你的头皮一阵发麻
在相约的弹性限度内
磨磨蹭蹭


而合同即将期满
江湖中无数个已不是传奇的传奇
影子是我们留给尤大的故事
哄着你走的时候伤口抽起了霉丝
下面是溃疡,拇指的肉芽
辟一个空间
   瞻仰
    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