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造访表情通达的门口 (阅读3910次)



九歌已歇
无力问天
高丘之上,更高的楼群拔地而起
琴瑟是齐风的淫声
小区的回廊底下
葡萄架安抚着玫瑰园


一些零碎的语言
铺路
让天马去跑
没有蹄声扣云和落下萧萧古木
你,我今生唯一及永远的读者
你看得见飞扬的鬃
你听到蝙蝠在葱茏的黑洞里扑打


你读,你同时又是词语在写
用文字注释文字
让心灵转折心灵
象趟过一条河,鹅卵石磨击掌趾
你捧揣急的旋涡洗脸
吟颂潺潺丁冬并溅起笑容的浪花
说开放是一种滴淌


还有漫漫黄沙酒肆旗蟠飘摇
还有乍暖还寒新桃旧符的一厢守侯
出门的日子
一打白袜是你临行的礼物
缝头尽可能窄
你说我可不必费心的区分反正不需配对
(再怎样心不在焉抓两只来穿上)
左脚都应该象右脚了,如此的过往
深一坑浅一坑已是你
疏于浏览的典籍


这样的盲者匍匐海边
这样的一手一掌比比划划
写了读,读了再抹
忘记自己一直是在沙滩上锄筑
忘记自己任随心潮起落涨退
藏成一胸的珊礁而陨落满脸额头的海贝
你惊鸿一瞥
你说撑起天宇的那四根廊柱
我摸摸大象,数数腿
就去了几十年


还有谁来读
喧哗人境里的这间柴庐
读盆景里虬曲的叹息
蓬莱的气象都幻入这迷离的城市了
更美
更多的词语掉入楼群之间的壑沟
很多嫁接的主义都在开花啊
我能从泥沼紫草的缝隙里探出头来么


           1998,4,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