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12号油画笔 (阅读4411次)



茶不知道茶的隔夜
隔夜是钟声翻过第十二响
茶和洗笔的水并列
调色盘上还有十二垅没播种
春天已在屋外掀窗了
米勒,哪只手还没活过来
桩子已经打好


我就是剪毛后的羊群里的一只
我就在你的晚钟里端起黑夜
米勒,我是一管土黄的颜料
我寻找锌白的涂抹
我的肤皮是画布上起伏的光亮
请换一只十二号的油画笔
我跟着笔触蜿蜒粗旷
请在子夜碘钨灯里涮笔
我还有柔情就要随着你的手活过来了


印象派不播种那样大块的黑,米勒
捆绑干草的时候不要那样大声吆喝,米勒
巴黎没有伐木倒下的尘土
塞纳河没有牧鹅临水的快乐
那快乐让翅膀起风
让红掌倏尔离地
枫丹白露森林有吻我的一瞥蓝么
我的土黄就要在烈日下气息奄奄了


封条了十二日的停尸房里会有鲜血流出
这不是你的画,米勒
你一生写实写风景劳作
你看不见超现实主义后年代的场景
我在秋后的稻田里拾穗
都是些针尖啊米勒


我只好把手掌放在土黄的砖墙上行走
玛格利特却抽走了横撑我躯体的手杖
我将在第十二根高压电杆前倒下
那里
黄狗的尿迹
快让它干了吧米勒
放一幅月光下的牧场
我的魂会安守在木栅栏里
我的毛会再度生长起来



              98,8,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