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家族史 (阅读2168次)



家族史



你终于老了,长成了我的一个对手
抚摸着镜中的每一个对手
河滩汩汩是多么的不安啊
我害怕冬天的一只白虫子,弯曲在床上
一个宽肩膀的男人走进冬天的下午
身后是白墙
我的童年正在树旁堆雪人
一个女人正好扭头经过
接着阳光扭头过来
我送你到死亡的路,磷火点燃.……

二十分钟的记程车到家了
妈,我什么也不记得了







火。正以下陷的姿势
松弛。婴儿的啼哭
鱼骨。毛发
上升着病菌的城市
黄羊孤独、担当,终日哀伤
粗野的阿里。剽悍
你们的四肢软骨瞻仰。等待母亲的双乳
下坠
火。熄灭

我们谈到了睡眠,白加黑
圆周率的湿度,倾斜的绷带
和手臂
修葺房顶的冬。牛羊脚蹄子和干草
讲讲叔本华的火焰、水、石头的
地狱
说说契丹人当年的颗粒无收
打火石、凤凰涅槃
倒叙、插叙、暗示

唯独没有说到你
世界将遗弃我眺望的眼睛




1978年的人影子


这个早晨,门坎儿
悠闲地吃着一把炸蚕豆。广播里正在播放平沙落雁
有什么尖锐的东西闯入,光阴寸短。
等到黑心乌、上海青、五月蔓插队
死神的影子快速来回,耐抽薹的生长慢了下来
我和他的爱情转瞬既逝了。

回乡日记中我重新走了一遍母亲的生平。
我在老家锅洞里扒灰,捡起一粒粒火一样的蚕豆
准备送给昨天过五十寿辰的母亲
父亲用细竹竿敲落丫头的手说
“这是1978年的人影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