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那个人是小偷 (阅读2166次)




三叔的春天


此时,牛正从屠宰场交易出来
三叔等在春天的墙头
而我正在冬天的锅灶上骑木马,牛皮袋里没有水
我们谁也没有抱怨

秋后,三叔的头发长了
从墙头挂下来,我修剪去枝杈和上泥灰
“驾——嘘”三叔赶着电瓶车老远喊着,我折回厨房
一天的生活从腹部开始



那个人是小偷


黑夜在看我,打着饱嗝伸向
油锅的两只指头
弯曲
黑夜来看我
时针再走一圈,就到午夜十二点

对面站着一条繁华大街,黑夜轮流看着我
三角梅开了一遍,走近的那个人
在纵火



父亲的日记



Χ月Χ日Χ年,多云。喜鹊在枝头
邮递员送来打工者的第一个早晨
我咬着初冬一节一节手指,鼻子呛出老家红辣子的腥味
有点冲动,想着远方的某个人

一只野狗的早晨,今天
一只尸体在沙锅里喂熟了北方的一伙野鬼
它拖着残疾
拐进幽暗的观音竹林……

他的一条假肢靠在窑门口
牙齿散落在各个省市的水垢
脸倾向黑暗中的一张张地铺,十九岁的小黑子嘟囔:
“他妈的,明天掏鸟蛋去!”

我在蓝皮本上摸索着下一行诗——
望着陡立在集市上的鸟人
一杆骨架
一座空城


黄昏


时间在椿树头顶闪了一下。
我混在男孩子队伍里撒尿,赤着小脚丫。
一盆葱绿在拔高。
白雾垂直大地。
母亲沿着晒场的曲线锯。往后的日子
一棵大槐树
砸在谁家的祖坟上。
羊吃高了叶子上的月亮。
拨开草丛一只手往深处挖。
送葬队的爆竹吹吹打打。我们给死人点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