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钟点工之死 (阅读2071次)



钟点工之死



它盯了她半个世纪,直到五月林荫泛白
时光滑下山峦。向右拐了一下
她转身
正好看见一只卷毛狗的屁股,那下面山腹中
褐色的排泄物。

孩子在一棵铁树下玩中国式的梅花桩
兴奋的脸在喊:
“Grandmother--,看baby多勇敢!”
她没动。
(一只猫头鹰停靠在烟囱上端的林荫上)

柏油赤露着身子,穿过一条狭长的流浪人群
拐过扭曲的十字街头
总会掠过我的窗口,摇一摇地壳里的响
“喂,黑人老妈。早晨好!”

“好--!”
回音四溅。一张大鸟的脸此时扑面
俯冲下来
她死去的手,向槐树林荫外有力地垂下。
此时,我正合上一本旧书。



去哈尔滨看丹妮


丹妮
听说哈尔滨的红肠好吃
沿途
我买三五斤来看你
丹妮,长白山上应多带几块电池
啤酒瓶滚落一地。当然
别忘了
关照小资的镜片和防护衣

丹妮,丹妮
我看到半山腰活着的海子
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朝我招手
来,我们烤一堆火。把梦马赶成一群
谈谈十个海子
我用手机试试
午饭没吃饱,就来看丹妮



正常的冬天


一只牙齿“哐当”落地
收拾起旋转门外祖国的帐篷,这是第三百零一脚
三百元的房租,搬迁的日子到了
掏出口袋里的风和冷
坐到斜对面伦敦地下铁的走廊上

高过陌生的
教堂尖顶的十字架、胸卡、灯塔里的光罩
每个标志里面都有一只面包
地平线顺着遮阳伞下滑,撕下一小块刚出油的炸牛排
我甚至添着舌头的汗水伸出一只毛耸耸的黑手
去抚偌大广场一位洋女人
那大而坚挺的
最后一顿晚餐

再正常不过的冬天了
从面包车下来,两个便衣警察的微笑划过
玻璃窗划开天空,半个月亮挂下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