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溃疡之诗 (阅读3229次)





那个口腔溃疡的人
你尽可以嘲笑他
多日未好,口不能言
在既将好转的那几天
进饮过多美酒,不避大海上的渔夫的馈赠
也曾倒吸冷气,强颜欢笑
到得白云山顶,用不太好的景致去调理一张烂嘴
天机不可说,而可说者又不堪说破
假如我与猪手对话,只能让粘膜上的溃烂灿如云朵
寡人有疾,只在嘴里
如果沉默能带来转机,我将学会举手沉默
如果装作若无其事--我曾经这么干过
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君吃兔头我失态
疼痛源于一个人要吃饭、说话及拥吻

他疼的时候与你们一样
会流下眼泪,这是可以忍受的最小的疼痛
在没有人的时候,脆弱的一面口腔
就像那个伤心欲绝的人所种植的几颗白痣
无法取走,不能合拢
在镜子里,它们妖冶的露点,张开自己的小嘴
吸吮食物,纪录谈话,去亲吻另一面舌头
在既将被打败的那几天里,它们卷舌重来
是这个洞穴的真正统治者
它们的老人死去,而新人诞生
清醒时它们先于他清醒
昏睡时它们后于他昏睡

中药降伏不了这个胃热心热之人
的快意恩仇的一面,嘴巴关上大门
门内早已开始了一场斗嘴
那个与自己斗嘴的人,每天喝两大杯果汁
一小颗金施尔康,若干粒维生素B2
用盐水漱口,早晚涮牙
不说粗口,将脚步放慢
调整呼吸,泯着嘴角的裂痕
用艰难的吞咽回到集体中间
满嘴子弹,呼之欲出
那个口腔溃疡的人
你尽可以嘲笑他
他的一生,乏善可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