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重 返 嘉 荫――谨以此文献给已逝散文作家苇岸先生 (阅读3928次)




重 返 嘉 荫
――谨以此文献给已逝散文作家苇岸先生

格日勒其木格•黑鹤

我并不讳言选择秋天去嘉荫是因为已逝散文作家苇岸,正是因为读了他的《美丽的嘉荫》,我才决定在十月走向这座北方的小城。
也许,走向嘉荫的路就是嘉荫本身。这个过程美丽,安详,平静。
汽车要穿越连绵不断的山地,每个人都耐心地等待着车爬上一个并不陡立的山坡,然后平滑地驶下另一侧的缓坡。在这个过程中,总是能够被秋天林地的色彩所感动,每一片坡地都因为树种的组合而呈现迥异不同的色彩。
落尽叶子的白桦树从灰色的灌木丛中露出纤细清瘦的身影,线条整洁清晰,一如刚刚开始打出线条的油画。落叶松如同正缓慢融化的黄金,弥漫着一种将生命燃烧至极致的辉煌。常绿松因为秋季干爽的天气而呈现出一丝漫不经心的深绿,由于尘土的蒙覆,更加显现出略显疲惫的寂静。
混生林构成山坡上不同的层次,乘车翻过一个小丘,似乎就可以探询到一片山地从辉煌走向平静的过程。林地安详而隐秘,在林间空地上的一根树桩上,一只巨硕的长角林枭被穿破树冠的一束阳光所笼罩,无声无息地凝视着自白银时代以来被小心珍藏,毫发未损的俄罗斯往事。林地间不时闪现出一个沐浴在秋日阳光中的村庄。每一个村庄都是平静的秘密,与林地同样的色彩和质地,是林地的不成缺少的一部分。在这里,人与森林达成了期待已久的和谐与统一。眼前的一切让你相信,村庄与树木是一起生长起来的。毕竟,这世界需要一片安静的土地。
这是一种没有企求的通过。我相信,林间的路将把我带向真正的北方,至少,是与北方最接近的地方。
嘉荫在路的尽头。
房屋整齐地依江而建,每扇窗子都宽敞明亮,每个院落都整洁安静,围墙外堆砌着整整齐齐的劈柴。小镇的概念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解释。江堤上长椅因为长久地磨损,露出清晰的木质纹理,我看到两位相携而去的老人温暖的背影。
黄昏,我第一次看到北方的河。江水缓慢沉稳地向东流淌,平静的水面泛起微小而隐秘的波纹。在广阔的灰蓝天空下,红日即将落尽,江边两个游戏的孩子久久不愿离去。
当你离开嘉荫时,你会相信,已经将自己最美好的愿望留在那里了。

    
后记:读过苇岸先生的作品《美丽的嘉荫》后我才萌生去那里的想法,真正抵达之前已经完成了一次精神的游历。所以,我希望这篇短文是《重返嘉荫》。


二OO一年十月一日,中秋节,于去嘉荫的途中。十一月二十八日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