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关于我的两头狗 (阅读3325次)



罗杰
 

我在秋天的角落里
拾起你
可以抱在怀里的小小童年

小金子
北风再也带不走黄昏了
我身后追赶着闪亮的影子
一起奔跑
行人像沉船上那些忘记惊叫的旅客
留在遥远黑暗的海底
相互谈起那一刻的宠爱或嫉妒
或有精于描述的人――
那是冬日里最后的篝火

热情,依赖,爱和忠诚
我重新寻找这些乌托邦的词语
在窗下播种
飞鼠溪,我去过最遥远的地方
那里没有宽阔的草地与河水
没有春天

在房子不远的山坡下
我们并肩坐在河边
看对岸的房子和树
那些孩子结伴回家吃饭
一些灰尘温暖地扬起
这些令人激动的场面
总会延续到夜晚
你的每个梦和历险
叹息,抽搐,颇为节制的惊叫
这孩子离家太久了

我只走过一次
将你留在超市的门口
那开始相认的地方
还有从未被背叛的遗嘱

二OO三年五月八日。

罗杰,我的品种不详(一说是匈牙利威斯拉猎犬,一说是拉布拉多犬、金毛巡回犬或寻血猎犬的混血种)的狗。当初在超市的门口买下你,只是因为你在深秋的寒风中瑟索着却翻越其它小狗的脊背执着地爬向我,那目光让我想起了自己童年时拥有的第一头狗(现在已经消逝的品种,独属草地的乳白色狼犬),我毫不犹豫地买下你,抱你回家,感觉自己就像是抱着自己已经远逝的童年。



同谋

格日勒其木格•黑鹤

它幼小,却以劫掠者的凶猛
从我的手中取食
一块肉或面包

食物隐秘地消失
我着迷于这种小小的魔法
咀嚼,从来都是太奢侈了

在那一刻,微微发蓝的眼睛里
消失了所有的狡黠和战栗
那是一个隐秘的黑洞

世界,在它的胃里坍塌
玩具,自由和些许的惩罚
都在这一刻消失

一切,都不存在
被离弃在世界之外
开始一次漠视的远行

作为永恒暴君的形象
我也已经短暂地离开
它什么也看不见

饥饿的篡权者
拥有正滋生的力量和
革命的勇气

我抽回自己的手
惊恐地承担
终将到来的伤痕

作为暴力的实施者和承受者
我,
一直都是它的同谋

阿雅,威斯拉猎犬。阿雅为鄂温克语音译,好。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