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6年一季度诗歌 (阅读3667次)



       《等雪》


整整三天,我坐在窗口
像一只乌鸦,惦记着去年的一次灵感
卸空了渺茫的灰色,我和一只乌鸦
不再是杜撰出来的场景,三百天后
他们先后离开了山谷,空茫的回声
让一滴露水在枯草尖上颤抖了三百天

当西北风再次来到的时候,整整三天
我仿佛在等待一位老友,也许
是另一只乌鸦,它张开口
吐出雪,在湮没城市之前
先湮没我


  《无主题的年末》

它将以怎样的速度来到
比风快,比树叶的飘落慢
比一声叹气更轻微。
一个组织被约束,就像
一个中年男人,我们努力工作
还清上辈子的债,谁也不能幸免

冬天我们流汗,我们让自己亏空
换来孤单、恐惧、泪水
越来越快的速度,江南
全成了掉在水里的都市

我们让自己受骗,把年末的寒冷
当成了春天的潮湿





《他们是这样一群人》
——给铁血大旗的兄弟们

他们是这么一群人,衣冠楚楚
按时上班、下班,抚养孩子
也抚养每一个白天和晚上。他们安静
少有喝酒闹事的时候。在现实中
江南男子的文雅像安静的杉树。

他们是这么一群人,杀人但不放火
打家但不劫舍,在另一个空间中
穿上铠甲,手持利剑。他们的坐骑
在17英寸的显示屏上飞奔。
他们杀了很多人,手上没有一点血
他们用正义谋杀其他人的正义。

他们是这么一群人,不断的死去
不断地复活,补充体力
仿佛给自己的孩子补充营养。
占据了城市以后,强盗会暂时变成官兵
但没人管这些,虽然大家相互记住了对方
希奇古怪的姓名。带头的大哥
有时候会扯着嗓子大喊,只要你愿意
可以听不见。

他们是这么一群人,每个星期
会分一次钱,却依然
穷的穷,富的富
谁也没有怨言。谁也不会
背叛一个陌生人。一个
不存在的国邦。



《江南用雨水告诉我的……》

江南用雨水告诉我的小小的池塘
鸭子,我看不见它们漂亮的脚掌
告诉我们一夜之间,孩子可能成为老人
在被称作大队的老房子前,江南用雨水
做的简单的符号,你可以摘录一些
作为装饰,和焦黑的枯木放在一起
小小的埠头说:这村落也叫做我们的家

江南有雨水告诉我的屋檐、回廊
安静的炊烟,在中午,它们按时出来散步
说一些一百年前的旧事,绵软的故事
让我把诗歌写成了散文。

江南用雨水告诉我的山泉
今天你们茂盛,和低矮的松树林一样
我像一只松鼠一样停下脚步
第一次, 我写下了时间和地点:
2006年2月25日,浙江,诸暨,牌头
一个手上的村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