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5年詩選 (阅读4720次)



◎亞洲

北島,羅多羅亞湖。
在通往惠靈頓的路上
我想起日喀則的夏天
下午八點,落山的太陽拖著長長的尾巴
橫掃過份年輕的山巒
留下一片黃。
我突然想起戴著風帽的宗喀巴大師
轉世的班禪,
還有納木錯畔向望大海的喇嘛。
海嘯,低低的呻吟傳來
亞洲有你們小小的山巒,乳房
我感到這裡的夏天和南亞的冬天同步
期待地殼運動,
一次又一次強烈的撞擊,挺進。
車子高速行駛
流動著窗外的綠野
我看到了幸福
它,同時到達兩個季節。

2005.1初抵新西蘭




◎包圍

醒來,你在亞洲
日出,永遠在我的國度
在遠離世界的島上
我依舊懷念你
亞洲小小的乳房。

我的平原有群山環繞
我和世界的距離
被四周的海洋肯定,包容
我騎在羊背上
和故鄉隔著幾重大洋。

2005.2.9年初一





◎中國球

樓下的茶水房搭著乒乓球桌
一塊拍子一個球,
安躺在周日靜默的空氣裡。
下午,陽光的烘烤不再猛烈
塵埃在光線間自由穿梭。
入秋的日子近在眼前
我的中國日曆上寫得分明:
立春和雨水剛過
驚蟄的雷聲已滾落天邊。
今天是二月二十七日,星期天
校園空曠
雲朵比平原還要廣闊
一只白色乒乓球安躺於綠色的球台。

2005.2.27
新西蘭





◎西雙版納

三月初秋的下午
陽光穿過所有樹木
懶洋洋
躺在地上

空氣裡
有一種液態的物質流動
關於愛情
或者
無望的等待

一頭印度象走在熱帶叢林裡
舒緩
蹄子輕輕敲擊
陽光四濺

昨夜
我的夢經過西雙版納

2005.3.12
新西蘭





◎四月天

落淚的季節,我告別亞洲、機場
小小的乳房
聽見成群的淚水游向深海
內心的毛髮紛紛掉落

牧羊的季節
山崗上藍色眼睛的姑娘懷揣手機
眺望南阿爾卑斯山的雪峰連綿
收發短信──

雪山又到了收集雪花的季節
明信片上的風景在逐漸復原

我是再也回不來了,我想
「必定要等到那一天」,你說
「肉體的苦痛和精神的苦痛
無法比較。」

2005.4  
新西蘭    





◎Te Awamutu水電站

河的上游 水在堆積
力量在堆積──
水電站建在峽谷內
高空吊橋在水聲裡 穿梭

堆積的愛和水
帶來光明 在冬季到來前
在雪的大軍殺到前
點亮內心的房間

夜晚無雲
天空晶晶亮
平原上的城市
擁有了燈火

牛郎在峽谷的這邊
織女在星河的那邊
吊橋隱形於黑夜
世界還有嗚咽在唱歌

2005.4.21晚





◎五月:雨水和思念的歌唱

我已經飛不動了
讓我睡在這裡吧
──題記

1.
昨夜雨水把我打醒
鐵皮屋頂有人徹夜舞蹈
重彩的深秋
車子駛過一幅幅油畫
有人在遠離世界的國度
收集雨水、果實
以及思念。

2.
樹開始移動身子,更換衣裳
有些樹開始隱形
有些樹開始燃燒
有些樹開始發出光芒
像黃金寶塔
有些樹開始歌唱
還有一些樹,開始思考

3.
路旁掛著一盞盞巨大的紅燈籠,黃燈籠
新西蘭的窗台上有複眺的眼睛
這裡沒有燕子,所謂的南方
在我腳下都是北方。

4.
大雨在平原上空行走
無掩無遮,就像
牧草向天空靠近,自由自由
就像
這裡的人們喜歡赤腳行走
這裡的人們喜歡淋著雨行走

5.
再也沒有比我的馬兒更寂寞的事物了
它和我邂逅在曠野大島
一起坐著等待秋天
有時我們相約,在城市的邊緣遊蕩
一起聽歌,哭泣
我可以進入它的軀體擁抱它

6.
風越來越硬
它穿越山崗時明顯帶著火
窗外的兩株楓樹
一夜就著了

7.
突然感覺秋天太近了
像在眼前燃燒的一團火
夜晚,楓樹
比街燈明亮,紅艷
它一直點在那裡
即使進入夢鄉也不曾熄滅

8.
突然想起
似曾相識的景象
純淨透明的天空,金色的翅膀,流動的火焰
……是那年十月
在丹佛高原,一個
帶著長焦鏡頭和三角架的男子
又去狩獵暴風雪 

9.
秋天它遠去了
清早在山崗,我看見
平原深處的霧
像潮水一樣層層退卻
露水裹足的大地
光芒卻留了下來,無處不在

10.
行走樹林
看日子輕飄飄墮落,無聲
樹林失去羽毛
整個冬季,它只能望著
光秃秃的天空
默想飛翔的河流

11.
五月已儘
大地藏起它的燈籠
懷凱特河捲走兩岸落葉
奔向塔斯曼海

12.
雲層平平的鋪展開去
遮住地平線
只留一道縫,給大地透氣
我想起萬里之外的清水灣
冬日裡
和烏雲一起翻騰的大海
大海盡頭金閃閃的光線
……終於明白了
平原也是大海

13.
雨一直下啊下啊
才發現思念
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就像形形色色的葉子
都拼命往地上跑

14.
我想這世界肯定是瘋了
那麼多的果子掉在地上沒有人採摘
那麼多的葉子掉在地上任雨水腐蝕
那麼多的思念
都白白流入大海,就像
立體的波浪在平原湧動
卻沒有人欣賞

2005.5





◎一個人的亞洲

1.
亞洲的窗口
風的小翅膀來回穿梭
「這裡沒有冬天
季節以晴天和雨天劃分」
雜貨店的印裔老闆說,
「我已經是第七代
在馬六甲居住了。」

2.
我留連於破落的街道
想著一代代的華人
如何遠涉重洋,來到馬六甲
在基督教,印度教和回教
寺院間,矗立起香林寺
瓊州會館,福建會館,洛陽印務局。

3.
一個甲子以前,祖父的腳步
曾踏上這塊熱土
我滿街的找啊找啊──
空氣裡榴槤的味道
土家灣臭豆腐的味道
以及祖父憂鬱的眼睛
隔著兩代
依然令人懷戀

4.
一個人的亞洲
潮濕而燠熱
到處都有熱鬧的夜市和攤檔
「在人群中尋找溫暖」,
……而亞洲小小的乳房已經崩塌
女人不再是女人
世界只剩一雙黑眼睛。

5.
鳳凰木撐開它傘狀枝葉
十六年來,我一直生活在沒有雪的地方
種植陽光
然後滿世界地亂跑,亂跑。

2005.7.1-15亞洲之旅





◎九月也會春暖花開

你不能征服別人,就被歲月征服
──題記

平原的雨季已過,屋外的梨花開了
雪白雪白的,像紙錢

這個冬天,我學會雨後駕車外出
在平原上撿拾彩虹

我已經完成了所有作業
趕在天黑前,看那一片梨花

在黃昏的光線裡憂傷,墜落。
我們都是長不大的孩子

走過多少的雪山和草地,我才到達
我的聖城──

我現在過的是這些年來最安靜的生活
臨睡前流淚的病也好了。

他們說我在中土世界過著神仙般的生活
水仙花一樣的亞洲女生不時在窗前飄過

我常常有了錯覺,以為
太陽在子午線那邊,昨天就是今天

放棄星圖引路
日出前我抵達春天和大海

2005.8新西蘭





◎掌葉鐵線蕨(Maidenhair Fern)

我被困在遠方的大島,亂雲飛渡
你在哪裡。

我懷念那座天橋,那段鐵軌
我懷念星巴克的咖啡,牛奶泡沫,乳房
地圖上的亞洲,港口

Hong Kong,Hong Kong,Hong Kong……
我輕輕叫著你的名字
降落傘一樣的鳳凰木

風越來越大
耳旁永遠有噴射機的起落

鴨子湖畔
七棵櫻花樹種下我的痛

比安靜還靜
原來我一生都在尋找傷害

無法言痛,火燒雲在心中

2005.9-11





◎一個人的瑪吉阿米

「喜歡呆在博物館裡
不再相信時間」,我說。
在悉尼,我想起古昌耀
和他的掌模
我懷疑眼前的一切──
海中的島嶼,貝殼山
日與月交輝的鏡像
赤道兩岸的季節……
有人選擇駐留
有人偏愛飛翔,流浪和自由
而我只想穿越一棵棵的白樺樹
回到水仙花盛放的國度。
不再相信海水的藍
在夜晚,它們比黑更黑
承載一切。
平安夜,凌晨兩點的長安街
我突然懷念我的寶馬
我該騎著它
在長安道上飛馳
飛越天安門,朝陽門,天壇,地壇
我問我的祖國
我和愛情之間,為何隔著一片山河。
我終於到過冬天的北方
帶回一場感冒
滿街走動的冰糖葫蘆
是我的淚水
凝結在歲末的首都
我所懷戀的胡同,已是四車道大街
名存實亡。
我在北方感冒,
因此北方欠我一場雪。
──試著想像在河上行走吧
在冬天的北方,冰雪鎖住巨龍
就成為可能。
在赤道之南我走過的冬季
有雨水,濃霧,卻少人煙
使我對人擠人的亞洲有了無限的依戀
──王府井,南京路,銅鑼灣,西門町
到了夜晚,中國的燈火釋放溫暖
讓人沉醉。

(給J,感謝長安街上的同行)

2005.12悉尼、香港、北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