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11月的文字 (阅读3273次)



(致ZYJ或他人)


这是个寻常的阴冷的下午
从银杏树下走过
我拣起一张淡黄的叶子
在这之前,你正淌过我的内心
我不是活泼的少年
这一年来,我更感到我自己多年的城堡在陷落
市声稀疏,吹拂着一个又一个面庞
美好的青春,正在你们那里流光溢彩
我举起那枚叶子,叹着气,放到眼前
那时,我已在广场的阶石上枯坐许久
我向往着在暮色初降的时候
一生中第一次看见你
诚如你所言,拿波,满世界嘎多欲望
这张树叶,隐喻着时间的流逝
它是我此时沉迷于自己的道具
我思想犀利而优异
还有天性敏感
也许我终会获得相当的声望
但我怕这些虚荣心肠
我只求最终能留下点什么
并在未来被应和
这就是我一生的最高梦想了
你年轻,秀美,声音清越
略微含有人生的焦虑(最好能有些许狡黠)
你虽有无限善意
却还不是接近我心灵的人
昨天夜里,梦中有人和我谈起河流
他率先说出你的芳名
并似有所指地提到1993年冬天的事实:
我虚构了两条河流,让大香河带走了小香河
哦,除了命运的流向,我还多么想要告诉你
那些个河流撒娇的大地
乃我寐生的灵肉降落之所
在第11个月上,即将覆盖上一层薄霜


2005.11.20 17:30 急就成
2005.11.22 第三稿

铁细兰

    铁细兰,是我们乡野里对某草的称呼。这草哪里都能长,一长就是一丛。要是碰巧那里地皮湿润,就十分茂盛,繁荣。形状象发辫,或者山涧里的细小的溪流。叶子的颜色是无法名状的浅调的青,茎干一般是刚紫色的。
    这草救过我的命,在下的小文《水与草》已经提到它。我自小以君王自诩,遍封山野花木为侯王将相,宫娥嫔妃,惟独漏了草。我与它那么邂逅了一下后,才封它为国草。但直到青春期后,我才察觉到,这草的面貌和我深刻喜爱的那类女子的性情完全相近。
    每回出行到一个地方,我总会经意地在那里的植物部落中寻找这种草。前些日子,到了东海深处的一个很小的海岛上,居然也看见了它们。仍旧是:形容柔弱,体魄刚毅,好似小家碧玉;雌伏娴静,梢头轻扬,分明又是侯门闺秀。
    
       2005.11.14

过岳阳

孟春时节
有人反复穿越
八百里洞庭湖泊

春树间,阡陌上
帝国的王气
在和熙地回荡

他忽然泪流满面
念念有词
那时,他误以为自己
是一个再度出巡的君王

2005.04.16/11.13修改

物理现象

花坛里的灌木
树叶浅紫薄红
长着无数细微的纤毛

由于分子间的表面张力作用
残留的宿雨
几乎在每片叶子上
形成了一、二枚大小不等的
滚圆锃亮的露珠

早晨
它们在一层层树叶上
有生命似地
取悦着人的眼睛

2005.11.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